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敲诈

    “也好。”晋长盈点点头,两人便折道往东市去了。

    东市并不远,两人走了一会儿便到了,远远的便看到东市灯火通明,人们来来往往的十分热闹,街道上还有小贩的叫卖声,虽是晚上,但街上的人却不比白天少,柳皎月几步小跑着近了些,一脸惊喜地看着晋长盈道:“县主,这里好热闹呀!”

    说着,柳皎月便像刚刚进城的乡巴佬一般,好奇地走在街道上,这个摸摸,那个瞅瞅,十分新奇,晋长盈跟在柳皎月身后,心中有些好笑。

    “县主,你看这个!”柳皎月走到一个小摊前,拿起一串铃铛,在手上晃了晃,铃铛跟着她的动作“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

    “这位小姐,这是西域女子最爱佩戴的手镯子,里头还藏着有香料呢,可以让小姐举手抬足之间都带着香气!”摊子上的小贩见来生意了,又看柳皎月与晋长盈穿着俱是不凡,马上热情招待道。

    柳皎月听到小贩的介绍,眼睛更亮了些,转头对晋长盈道:“县主,这个镯子真好看,皎月还未见过带着铃铛的镯子呢,不若皎月买来了送给县主做礼物吧!”

    “那倒不必,柳姑娘若是喜欢,自己买了便是,我对这些小玩意儿倒是没什么。”晋长盈摆了摆手,这些东西柳皎月看着新奇,事实上晋长盈前世不知见过多少,何况晋长盈的本职还是个珠宝设计师,平日里掌握的都是最新一手的时尚资讯,像柳皎月手上拿着的这一串,对晋长盈的审美来说,倒是有些老气了。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不过若是将镯子上坠着的那颗大红宝石去掉,反倒要好看不少,晋长盈心中暗忖,职业病又犯了,接过柳皎月手中的镯子,拿在手中细细端详。

    原本柳皎月听到晋长盈说不感兴趣,还有些失落,但晋长盈又接过了镯子,让柳皎月的心情又飞扬起来,期待地看着晋长盈道:“县主觉得如何?是不是还挺好看的?润玉,掏钱!”柳皎月说着,十分豪迈地对自己的婢女挥了挥手。

    润玉点了点头,从袖袋中拿出一袋银子,走到小贩面前,问道:“这镯子怎么卖?”x www.x m.x

    那小贩就喜欢像柳皎月这样爽快的客人,马上喜道:“不贵不贵,才五十两银子!”

    一旁晋长盈不过只是拿着镯子看一下,如何能改得好看一些,谁知道柳皎月便要掏钱买了,听到小贩给出的价格,微微皱眉,马上阻止道:“不用了,咱们不买。”

    “县主不喜欢吗?”柳皎月微微愣了愣。

    那小贩还以为这次碰到了个大主顾,正想着狠敲一笔,柳皎月看着就像人傻钱多的那款,但却没料晋长盈会阻止。

    小贩悄悄打量着晋长盈,女人穿着一身芙蓉色丝锦曳地望仙裙,纤长的脖颈和莹白如玉的锁骨裸露出来,一头青丝梳得一丝不苟,精致的五官在灯光下显得越发动人,却又带着一丝不容侵犯的高贵,她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人心一般,看向小贩时,让他不由心虚地移开了目光,自惭形秽地低下头。

    晋长盈带给人的感觉雍容而神秘,然而她说出口的话,却十足刁钻,与她高贵的气质丝毫不符,“这么个破镯子,你告诉我,要五十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额……”那小贩原本就有些心虚,此时更是被晋长盈问得抬不起头来。

    “县主,这东西还挺好看的,还是人家从西域运过来的呢,一路山高水远的,难免要耗费些人力财力,卖贵些也是再所难免。”柳皎月见那小贩为难,连忙开口打圆场道。

    晋长盈冷哼一声,睨柳皎月一眼,抬手用食指戳了戳柳皎月的额头,没好气道:“他说这是西域运来的你就信了?即便当真是西域的东西,如此粗制滥造,即便是送给本小姐本小姐还嫌咯手,什么黑贩子竟然还敢卖这么贵,看我不掀了你这摊子!”晋长盈说着,声音越发上扬,看着小贩的目光咄咄逼人。

    “这位小姐,咱们……咱们小本买卖……您不愿买便罢了,为难我一介商贩做什么呢……”那小贩子委屈极了,他不过只是看着柳皎月和晋长盈穿着不一般,想着若是能敲诈上一笔,那他一年到头便都不用来摆摊了,谁知道却被晋长盈当面揭穿,吓得两条腿都在打颤,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为难?你这么个破镯子,卖五十两银子,还敢说本县主为难你?!信不信我叫人把你关进大牢,届时我看你在牢里还能怎么骗人!”晋长盈厉声道。

    这边摊子发生的动静并不小,旁边摊位的贩子和客人们都往这边张望,好奇地打量着晋长盈。

    那小贩听到晋长盈一口一个“本县主”,又想到柳皎月方才叫晋长盈正是县主,吓得当即跪了下来,道:“县主……县主饶命啊!饶了小的吧!小的不过是一时鬼迷了心窍,这才……这才……小的再也不敢了!”

    “一个破烂玩意儿!还敢卖五十两!我看你是找打!”她店里精雕细琢的首饰有的都还卖不到五十两,这小贩子是想钱想疯了,欺负她们不懂行情!

    “县主饶命啊……县主饶命啊……”小贩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生怕晋长盈一怒之下,当真把他送进牢里,“小的这也是没办法啊,上有老下有小,小的也是不得已为之啊……”

    旁边有行人看热闹的都围了过来,对晋长盈和柳皎月指指点点,这些人不明就里,只看到晋长盈和柳皎月穿着奢华,又人多势众,而小商贩一个人势单力薄的,那就必定是她们俩欺负人家了。

    柳皎月看着小贩子跪在地上不住求饶的模样,也有些心软了,对晋长盈求情道:“县主,算了吧,这小贩子也只不过是想多赚些钱,养家糊口罢了,这回他知错了,下回便不敢再这样骗人了,县主就别与他一般计较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什么叫想多赚些钱?他想多赚些钱就可以骗人了?这破烂玩意儿连一两银子本县主都嫌贵,他竟然还敢狮子大开口,卖五十两,我看他是不想活了!”晋长盈越说越气,恨不能一巴掌拍在这小贩身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