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水云纱

    消息传到晋长盈耳朵里,一听说女主居然把那几个人碎尸了,晋长盈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心中不由发毛,对系统道:“女主这么心狠手辣,我非常怀疑我能不能在女主的手底下活到最后!”

    【女主本来不就是心狠手辣的人设嘛,宿主你应该习惯才对。】系统慢悠悠答道。

    晋长盈气得直磨后槽牙,“现在到女主面前后悔痛哭,抱她大腿还来不来得及?”

    【不可以!不能崩人设!】系统断然拒绝。

    所以要怎么样既不崩人设,又能抱大腿呢?

    “呵呵。”

    紫棠端着午膳走进厢房,便见县主坐在床前,一会儿冷笑,一会儿又要哭不哭,看上去滑稽莫名,所幸晋长盈经常如此,紫棠早已见怪不怪,她走到桌前放下膳食,对晋长盈道:“县主,该用膳了。”

    晋长盈不情不愿地走到桌前坐下,紫棠见县主兴致似乎有些不太高的样子,在一旁帮晋长盈布菜,主动挑起话茬,道:“今日布庄的人传话来说,前些日子县主在布庄定制的衣裳,已经做好了,等着县主去看看呢,说是还进了一批新布料,紧着县主先挑选。”

    晋长盈这才想起,眼看着要入夏了,府里已经开始做夏装了,她便给傅濯和宿伊姐弟在布庄一人做了两件,这事都过去好久了,她差点忘记了。

    “这就做好了?那一会儿用完膳便去瞧瞧吧。”

    说起来,今年夏天,晋长盈自己都还没有做一身衣裳呢,也不是手头缺钱,主要是女主如今进宫了,上下需要打点的事务也变多了。

    晋长盈平日里也不敢乱花钱,留着点也好给女主应应急,左右她往年的衣裳也不是不能穿,是以变没有置办新的,日子过得是紧巴巴的。

    晋长盈用完午膳过后,便去了布庄,谁知好巧不巧,却在布庄碰上了许久未见的张宗依,还有柳皎月。

    “什么呀!这水云纱分明是我们小姐先看上的!凭什么要让给你们!”柳皎月身边的丫鬟一脸气愤道。

    “什么你们小姐看上的?我现在来了,它就是我的布!掌柜的,给我包起来!”张宗依蛮横道。

    两人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张宗依一脸耀武扬威地看着柳皎月,柳皎月则是带着丫鬟退到一旁,避其锋芒,显然是不愿意与张宗依过多争执什么。

    然而正是柳皎月这副不愿计较的模样,更加助长了张宗依的气焰,她这些日子可没少仗着侯府的威名在外作威作福,在府中受周照的磋磨,正好张宗依便将这气撒在旁人身上。

    正如此刻,柳皎月来布庄看布,凑巧碰上了张宗依,张宗依原本就见不得柳皎月这副白莲花的样,又加上五皇子对柳皎月的另眼相待,让张宗依更加嫉妒柳皎月。

    今日看到柳皎月落单,她自然是要为难一番,柳皎月原本看上了布庄新进的一匹水云纱,都与掌柜谈好了价钱,谁知道却被张宗依横插一脚,硬要买柳皎月看上的布。

    这水云纱的产量稀少,价格又极为昂贵,好看是好看,然因为其性价比不太高,是以罕少有人会用水云纱做衣裳,往日里在铺子里摆上几月都没人买的东西,今日却来了两位都要同一匹。⿴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偏生这水云纱销量不高,是以掌柜只进了一匹,于是便出现了眼下晋长盈看到的一幕,张宗依非要掌柜的把这匹布卖给自己,然而又偏偏是柳皎月先来的,是以掌柜一时有些左右为难。

    柳皎月见掌柜十分为难,对张宗依淡淡一笑,道:“既然周二夫人看上了这匹布,那皎月便不要了,掌柜的卖给周二夫人吧。”

    掌柜的正左右为难,又两边都不好得罪,急得满头大汗,现下见柳皎月主动退一步,心下十分感激,连忙点头应声,又道:“柳姑娘再看看咱们店里的其他布料吧,也都是上品,小的给柳姑娘优惠两成!”

    “那便谢谢掌柜了!”听到还有优惠,柳皎月眼睛一亮,对掌柜笑得眉眼弯弯,显然,张宗依的刻意刁难,根本没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她甚至还对张宗依友好地笑了笑,可见心中当真毫无芥蒂。

    张宗依的为难,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使不出力,原本张宗依就是想看看柳皎月不服气的样子,谁知道被气到的竟然是自己,心中更为火光。

    然而还没等张宗依再次为难,晋长盈的声音便在她身后响起——

    “凡事都要讲究个先来后到,莫非周二夫人在闺阁时,这些事情张夫人都未教导过周夫人么,还要旁人来提醒?”x https:/m.x/

    张宗依闻见这熟悉的声音,这浑然天成的嚣张语气,不是晋长盈又是哪个?

    她身子微微一僵,回头一看,果然是晋长盈,她勉强勾起一抹微笑,对晋长盈福了福身,道:“见过县主。”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有许久没见过张宗依了,她先前暴瘦后,如今也没有再胖回去,不知是不是因为瘦得太快,她脸上的肌肤十分松弛,显得倒是比往常更老了些。

    和柳皎月站在一切,简直对比惨烈,两人分明年纪相仿,然而张宗依看上去却像是整整比柳皎月大了一轮。

    “皎月见过县主,县主日安,真是太巧了,县主怎会来这里?”柳皎月一见晋长盈,马上提起裙摆小跑到晋长盈面前,对她笑得十分灿烂,露出一口小白牙。

    “我若是不来,还不知道某些人在这里狗仗人势呢。”晋长盈笑吟吟地答道,眼神却看向张宗依。

    张宗依闻见晋长盈竟然把她比作狗,心中的气愤可想而知,她垂下头,露出十分怨恨的神色,然而却不敢让晋长盈看到。

    “县主误会了,方才宗依与皎月妹妹看上了同一匹布,宗依见皎月妹妹喜欢得紧,想着买下来送给皎月妹妹。”张宗依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对晋长盈解释道。

    柳皎月闻言,有些惊讶地看着张宗依,方才周二夫人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是吗?既然如此,那咱们便不客气了,周二夫人既要给柳姑娘买,那便掏银子吧。”晋长盈最喜欢张宗依这样的冤大头。

    “不用了,皎月看周二夫人也喜欢那匹水云纱,周二夫人便拿去吧,皎月选别的便好了。”柳皎月连忙摆手,她哪里看不出来,周二夫人这是害怕县主才这样说,她又怎么能趁人之危呢。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