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受之有愧

    “柳姑娘这话就不对了,这可是咱们周二夫人的一片心意,你若是不收,那才是不给周二夫人面子呢,周二夫人,你说是也不是?”

    晋长盈拉住了柳皎月,阻止了她想要拒绝的动作,对张宗依皮笑肉不笑,张宗依只感觉晋长盈的眼神就像一把泛着寒光的刀,看得她头皮发麻,只好硬着头皮点头,道:“县主说得是,我与柳姑娘如此投缘,如今想要送一匹布给皎月妹妹,妹妹便莫要拒绝了。”

    “就是啊,不过是一匹布罢了,不值什么钱的,你便莫要拒绝了。”

    晋长盈说出这话时,张宗依的心都在滴血,什么叫不值什么钱,这水云纱平日里张宗依来布庄,那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只因价格太贵,即便她如今嫁进了侯府,月例银子也只有那么点,她又未主持中馈,买下这匹水云纱,对她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今日若非她存心想要为难一下柳皎月,她也是绝对不会买的,现下晋长盈来了,竟然还想让她买下这匹布送给柳皎月,偏生张宗依还不敢拒绝。,心中颇为憋屈。

    见张宗依为难,柳皎月拉住晋长盈的衣袖,求情道:“县主,算了吧,还是我来给银子吧,就莫要让周二夫人为难了。”

    柳皎月这话分明是在为张宗依求情,然而听在张宗依耳中,却不像那么回事了,这是赤裸裸的嘲讽!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县主说得极是,不过是一匹布罢了,这点钱姐姐我还是给得起的,皎月妹妹便莫要再推脱了。”张宗依马上开口道。

    “这……”柳皎月有些迟疑地看着张宗依,周二夫人看上去就不像很情愿的样子。

    张宗依勉强扬起一个笑容,对身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便找掌柜付账去了,张宗依转头对柳皎月尽量和善道:“这是姐姐的一片心意,妹妹若是拒绝了,姐姐才是伤心。”

    “就是啊,柳姑娘便收下吧,周二夫人帐都结了。”晋长盈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着风凉话。

    “可是……”柳皎月还在迟疑。

    说话间,掌柜那便很快付了帐,将布匹包了起来,送到张宗依面前,道:“周二夫人,这是您的布。”

    张宗依看着眼前这匹布,肉痛得心都在滴血,嘴角抽搐地扬起一个笑容,做出一副十分阔绰的模样,对掌柜的道:“给柳姑娘吧。”

    “诶好嘞!”掌柜的闻言,马上便将水云纱交给了柳皎月身旁的丫鬟,那丫鬟可不跟张宗依客气,喜滋滋地一把便从掌柜手中抱过了布。

    张宗依便眼睁睁看着自己花了几千两银子买的布,连摸都没摸一下,便转手白送给他人了,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还是她厌憎的柳皎月,张宗依想想,便觉得心口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晋长盈笑眯眯看着张宗依故作镇定,又肉痛得要死的模样,心中简直乐开了花,她还嫌不够,故意找张宗依不痛快道:“嗨呀,周二夫人当真是阔绰啊,三千两一匹的水云纱,连我都不敢这么挥霍,侯府果真是财大气粗!真是让人羡慕。”晋长盈嘴上说着羡慕云云,然而眼里的幸灾乐祸却是掩也掩不住。

    在场的人恐怕就只有晋长盈觉得好玩了,柳皎月看着自己丫鬟手中的布匹,有些左右为难,她与张宗依说到底不过只是点头之交,如此昂贵的礼物,她也不好意思收啊。x https:/m.x/

    而张宗依被晋长盈说得,脸色更加难看至极,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简直比调色盘还要精彩。

    “宗依想起还有些事,先失陪了,还请县主见谅。”张宗依憋屈得脸上的笑容都挂不住,连表面功夫都做不出来,只能硬邦邦地对晋长盈福了福身,匆匆告辞,便带着丫鬟离去。

    晋长盈也不介意她此时的失礼,看着张宗依气急败坏的背影,心中更加可乐,还对一旁的柳皎月道:“解气不?这个张宗依平日里惯会装模作样,我看她日后还敢作威作福!”

    柳皎月脸色也不比张宗依好看到哪里去,只是她更多的却是为难,对晋长盈道:“县主,这匹布皎月不能收啊,何况周二夫人也看上了这匹布,现下却被皎月拿走了,周二夫人心中必定不好受……”

    “说什么呢!这还不是她自己自作自受,若不是她自己想找你麻烦,我也不至于让她买了这布。”晋长盈不以为然道。

    “什么?”柳皎月微微一愣,没明白晋长盈说得“找麻烦”是什么时候,“周二夫人从未找过皎月的麻烦,县主应当是误会了吧。”

    “方才她分明就是看你想要这匹布……”晋长盈还想跟柳皎月解释一番,然而在看到柳皎月一脸不解时,她突然放弃了想要解释的想法,这柳皎月真就一整个傻白甜,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那种,若是她能跟女主中和一下,晋长盈不知道要省多少心。

    “这布是周二夫人付的银子,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皎月还是将这匹布还给周二夫人为好。”

    “小姐,您这般替周二夫人想做什么?方才周二夫人分明就是在为难小姐您。”柳皎月的丫鬟云萝十分不乐意地嘀咕道。

    “周二夫人喜欢这匹布,便罢了,左右这布庄这么多的布,我也还能买其他的。”柳皎月十分佛系地笑了笑,对晋长盈道:“皎月多谢县主方才替皎月说话,只是这布皎月实在受之有愧,还请掌柜将这布送到侯府。”

    “说你傻,你还真傻,做什么给那张宗依面子。”晋长盈都有些服了柳皎月这不争不抢的性子。

    晋长盈提及此,柳皎月眸中闪过一丝愧疚,但却只是摇了摇头,道:“皎月多谢县主替皎月着想,但无功不受禄,这匹布太过珍贵,皎月受之有愧……”

    柳皎月说着,态度十分坚决地让自己的丫鬟将布还给了掌柜,云萝虽说十分不情愿,但也不敢不听柳皎月的话,将水云纱还给了布庄的掌柜。

    正在此时,布庄外却突然传来一阵喧嚣之声,街上还有不少女子捂着脸尖叫。

    晋长盈和柳皎月闻见喧哗之声,纷纷朝布庄外的大街上看去,却见街道上,一白衣男子策马自城门而来,马上的男子面如冠玉,相貌堂堂。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