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秘密

    男子不经意间抬眸,露出一双亮若寒星的黑眸,他肤白如雪,唇色殷红,面庞如刀削斧凿般,在他脸上,简直找不到一处不完美。

    男子策马而来,又宛如一阵风一般,匆匆离去。

    这几乎是晋长盈目前为止,见过最好看的人,而非常不幸的是,这个人正是张宗依的夫婿,周照。

    晋长盈身旁的柳皎月早看呆了,那惊鸿一睹差点带走了她的魂儿,周照策马而过许久,柳皎月嘴里呆呆喃道:“帝……帝京竟还有如此绝色……”

    “回神儿了!”晋长盈在柳皎月眼前挥了挥手,因着她上回在侯府的婚宴上见过周照一次,是以这次见了也并不如何惊艳,但柳皎月却是头一次见,会如此惊艳也并不奇怪。(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柳皎月这才回过神,忆及方才的翩翩公子,又忍不住问道:“他……他是哪家的公子……”

    “别想了,他就是周照。”晋长盈见柳皎月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不禁有些怀疑,柳皎月不是跟完颜肃绑了cp?该不会看到周照,就移情别恋了吧!

    周照不是个好人啊喂!

    “什么?”柳皎月显然被晋长盈说得一懵,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他就是周照?”

    闻见晋长盈的话,柳皎月的脸霎时苍白了下去,身子甚至还在轻微地颤抖,仿佛十分不敢相信一般。

    晋长盈察觉到柳皎月异常的反应,心下了然,柳皎月果然知道周照的不同寻常,这周照不只是个变态,他还是个有断袖之癖的变态。

    其实也要与他自幼的经历有关,镇南侯府正室与妾室斗得不可开交,简直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在周照小时候,镇南侯夫人便趁小妾不备,偷偷将周照卖到小倌馆。

    然而当年那办事的下人却搞错了,加上周照外貌昳丽,以为他是个女孩,便将周照送到了妓馆,因着周照年纪还小,并未接客,然而却是着实受了一月非人的折磨,后被接回侯府,周照却患上了恐女的毛病。

    最严重时,除了他的身后,身旁的其他女人接近,他都会生理性呕吐,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周照的心理疾病看着像是减轻了许多,然而事实上,他内心对女人的厌恶却没有减少一分一毫,具体便体现在,他不要丫鬟伺候,但却喜欢玩各种花样折磨府中的丫鬟,比如用烙铁在丫鬟身上烙出一个个血印子,又比如性虐待府中的丫鬟,手段层出不穷,就是个妥妥的变态。

    周照喜好男风,原本在大羲朝也不算罕见,然而他的生母,镇南侯的宠妾林氏却不这样认为,她一心想让自己的儿子袭爵,又怎会让镇南侯知道周照这样的怪癖,是以林氏知晓儿子的性取向后,便将平日里伺候他的那些小厮都赐了死。

    原本周氏对圣上赐下的婚还有些不满,但发现儿子的“不正常”以后,她却是不敢再耽搁,以死相逼让周照将张宗依迎娶进门,也不管张宗依合不合心意,只要周照娶了个女人做妻子便够了。⿴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母亲如此威逼,让周照不得不从,然而却更加刺激了他心中对女人的反感,过后对张宗依折磨起来更是毫不手软,想来晋沅君也是知道周照的秘密,这才故意将张宗依推进了这样一个火坑。

    而柳皎月之所以会知道,只怕是先头晋沅君为了讨好柳皎月,将张宗依和周照的事情都告诉了柳皎月,然而晋沅君却没想到,柳皎月和她不一样。

    即便张宗依之前推了柳皎月落水,但在柳皎月心中,张宗依却罪不至此,所说原先张宗依推了柳皎月落水,柳皎月心中对张宗依还有些不满,那么当柳皎月知道,张宗依是因为自己才嫁给了周照那样一个变态后,心中对她不仅没有半分不满,反而还会更加愧疚,只因为她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

    “原……原来是他。”柳皎月果然如晋长盈想的那般,心中对张宗依十分愧疚,周照面上长得是人模狗样的,然而平日里干的那都不叫人事!

    晋长盈看柳皎月的神情,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有心想安慰一下柳皎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毕竟不论她说什么,不都会暴露她知道周照的秘密?

    于是晋长盈只得装作不知,看着柳皎月失魂落魄地在心里想着什么。

    说起来也是晋沅君操之过急,她想与柳皎月套近乎,却连最基本的了解都没有做到,若是她认真了解了柳皎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后,便不会做这样让柳皎月进退两难的事。

    ……

    公主府。

    许久未出现在人前的长公主,此时正坐在书桌前,桌上摆了一本兵书,她神情肃穆,看得出神,片刻后,将书翻了一页。

    “主子,一直盯着柳家小姐的眼线来报。”书房门口的婢女敲了敲门,压低声音对里面的长公主道。

    “让他进来。”长公主头也没抬道。

    话落,一个打扮得十分市井的男人便进了书房,毕恭毕敬对长公主拱了拱手,道:“属下参见长公主。”

    长公主摆了摆手,道:“行了,说吧。”

    “是。”那人站起身,回话道:“小的这段时日一直盯着柳总督家的千金,发现柳小姐与世子妃之间并无甚私交,倒是与祯明县主像是有些交情,五皇子与皇子妃感情甚笃,看上去也不像是对柳家小姐有意的样子。”x https:/m.x/

    长公主闻言,不由嗤笑一声,道:“这不过是他们的障眼法罢了,旁人不知道他梁明琮,本宫难道还不知道么?不过是个靠着女人上位的窝囊废罢了,如今有这么个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他能眼睁睁放过?”

    这世上敢在背后如此议论五皇子的人,大概也只有长公主了,那眼线垂着头,听着长公主的话。

    长公主贬低了五皇子一番,似还有些不解气,又冷哼一声,道:“哼,五皇子妃即便生了个儿子又如何?只不知,若是五皇子妃知晓五皇子有了异心,还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对他死心塌地!”她这么些年一直想找五皇子的破绽,但五皇子装得实在太好,长公主蛰伏不出多日,就是等着五皇子得意忘形,现下终于被她逮到了。

    “去,好好盯着,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回报本宫。”长公主说罢,重新拿起兵书,看了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