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兰花

    五皇子既然汲汲营营,费尽心机想拉拢镇南侯世子,那她便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想来,镇南侯府的林姨娘,也应当是不介意与她合作一番的。

    长公主思及此,冷笑一声,对她来说,只要能打成目的,就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长岐,进来。”长公主唤了一声。

    一个丫鬟毕恭毕敬走了进来,跪在长公主面前,“长公主,有何吩咐。”

    “你过来。”长公主对她招了招手。

    长岐会意,俯到长公主身边,长公主对她耳语几句,长岐点了点头,拱手道:“遵命!”

    长岐是长公主最重用的心腹,明面上是公主府不起眼的一个抛洒丫鬟,罕少出现在人前,实际上却是长公主身边暗卫的首领,办事滴水不漏,十分得长公主的宠信,是以长公主把事情交给她去办非常放心。

    这日,五皇子从宫外着人运了许多兰花进宫,其中还有十分罕见的名品,一盆一盆的兰花争奇斗艳,被宫人们搬进了景阳宫内的花园里。

    五皇子妃在一旁看着宫人们有条不紊地搬运着兰花,时不时开口指挥一二,又对管事的太监问道:“殿下上哪儿去弄了这么多兰花来,本宫怎么没听殿下提起过?”

    “娘娘,是这样的,殿下说下月便是娘娘的生辰了,想着提前给娘娘准备点什么,好让娘娘高兴高兴!”那大太监手执拂尘,对五皇子妃毕恭毕敬道。

    五皇子妃闻言,保养得莹白如玉的面容浮上了两片红晕,似娇似嗔埋怨道:“这不是还早么,这么急做什么……”嘴上虽这么说着,但五皇子妃心中却十分受用,看着这些兰花的目光都柔和了许多。

    “殿下对娘娘情深意重,为娘娘做这些个事情,都是值得的。”大太监连忙说了两句讨巧话,逗得五皇子妃眉开眼笑,赏了他好些东西。

    “娘娘,这些花儿真好看!”五皇子妃身边的婢女看着满园的兰花,不由赞叹出声。

    这些兰花有好些品种都十分珍贵,连五皇子妃也未见过几次,自然知道它们不只是好看这么简单,能把这么多名贵品种汇聚到一起,想来殿下也是费了心思的,想到殿下搜罗这些话,都是为了哄她开心,五皇子妃心中便忍不住甜滋滋的。

    五皇子妃搭着丫鬟的手,在花园中漫不经心地欣赏着满园的兰花,她眸光不经意一瞥,看到一盆兰花,花型有些像荷花,却又比荷花更加素净淡雅,在一盆盆娇颜的花朵中,它独特的气质依然能让人一眼便注意到它的存在。

    五皇子妃一眼便喜欢上了这朵花,她踱步到这朵花面前,轻轻用手抚了抚它娇嫩的花瓣,喜爱之情溢于言表,问一旁的管事太监道:“这是什么品种,看着倒十分淡雅,本宫以往还未曾见过。”

    “回娘娘的话,这是素冠荷鼎,还是殿下托人找遍了羲国,这才找到这么一盆呢,可说是这么多兰花里头最珍贵的品种了,殿下说,兰花乃高贵典雅,冰清玉洁的象征,而这素冠荷鼎有有着雍容华贵的大气,与娘娘最为相配,派人苦寻了许久,才找到这么一盆呢。”太监道。

    “素冠荷鼎……”五皇子妃口中低声念着它的名字,听到太监谄媚的话,唇角不由自主向上扬,“把这花给本宫单独送到寝宫内,本宫要日日看到这花儿。”

    “是。”太监对五皇子妃福了福身,又对身后的小太监们挥了挥手,招呼着人将素冠荷鼎搬进皇子妃的寝宫。

    “娘娘,咱们殿下对娘娘这是越来越好了,自娘娘诞下皇长孙以后,殿下便更把咱们娘娘捧在手心上头似的了!”五皇子妃身旁的丫鬟嘻嘻笑道,很是为五皇子妃高兴。

    “可不是,这些日子殿下什么好东西好玩意儿都往娘娘这边送,可见在殿下心里头,只有咱们娘娘才是最重要的!”就连一旁的方嬷嬷说到这里,也是一脸的笑意,丝毫不见五皇子妃生产时对五皇子的不满。

    五皇子妃眼中的幸福笑意挡都挡不住,原本诞下儿子以后,她还有些怀疑五皇子对自己的真心,然而之后的这段日子,五皇子对她可谓是无微不至,对她有求必应,把她疼到了骨子里,让五皇子妃原本还有些不安定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

    只要殿下心里还有她,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此时,五皇子刚下朝回到宫邸,却见宫人们正一盆一盆地往景阳宫内搬花,似想到什么,五皇子脸色微变,马上走上前,拦住一个正在搬花的小太监,沉声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那小太监正低着头搬花,突然被五皇子拦住,差点一个趔趄将花盆砸得在地上,“殿……殿下!奴才……奴才们照殿下的吩咐,把这些兰花都搬进景阳宫的花园啊。”⿴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什么?!谁跟你们说是本宫的吩咐!”五皇子的面色转冷,看着宫人们还在一盆一盆地从车上搬花,脸色十分难看。

    “这……赵公公……”小太监见五皇子面有不虞,当即被吓得两股战战,汗出如浆,抖着声音跟五皇子解释道:“赵公公说……殿下……殿下想给娘娘准备庆祝生辰,转成将这些兰花运进宫来哄娘娘开心的……”

    五皇子面沉如水,没再追问那小太监,只是太监进了景阳宫,便见管事太监还在吆喝着搬花,五皇子站在阶梯上,居高临下看着他,冷声逼问道:“赵文,本宫何时准许你动了本宫的花!?”

    “殿、殿下!”赵公公见五皇子突然出现,连忙跪下对五皇子磕头,一头雾水道:“这……这不是殿下遣人跟奴才说的吗?奴才这是遵照殿下的指示办事啊,殿下不是让奴才把这些花都运进宫吗,奴才以为……奴才以为这是给娘娘……”赵公公说着说着,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闭上了嘴巴,他们这些做奴才的,最忌讳揣测主子的心思。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殿下恕罪,奴才该死!”赵公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地扇着自己,不一会儿,两边脸便被扇得通红。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