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枯萎

    五皇子此时可没有和五皇子妃赏花的心情,他嘴角衔着笑意,然而那笑意却不达眼底,他走到素冠荷鼎面前,如五皇子妃一般凑近了轻轻嗅闻,又十分敷衍道:“的确香气宜人,当真不愧是花中君子。”

    五皇子妃并未注意到五皇子的心不在焉,满心欢喜地和五皇子说话,然而五皇子的思绪却早已飘到九霄云外。

    五皇子眸色阴沉地看着眼前这盆素冠荷鼎,若是早知道它最终只能沦为五皇子妃窗前的一个摆件,他也不至于花费那么多人力财力,去找这么一朵破花!

    毕竟他不是如柳皎月那样爱花成痴的人,自然理解不了旁人为了爱花一掷千金的心理,他之所以会为了这朵花耗费了上万两黄金,都是为了讨好柳皎月,谁知道柳皎月没讨好成,反倒便宜了五皇子妃。

    五皇子看着五皇子妃轻嗅着兰花的模样,心中不由嗤笑,你懂花么,在这里装模作样给谁看!

    五皇子妃的举动没由来地让五皇子心中一阵烦躁,甚至想要不管不顾,将这花砸了了事。

    等等,或许还有法子……

    五皇子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突然没那么焦躁了,看着五皇子妃的神情也温柔了许多,还与五皇子妃一同说说笑笑。

    五皇子妃得了那株珍贵的素冠荷鼎,丝毫不敢怠慢,日日都让花匠来寝宫中悉心照料,生怕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五皇子妃如此费心照料,刚开始几日那花还散发着勃勃生机,然而突然有一日,专门照料素冠荷鼎的花匠清早来一看,便见兰花在盆中枯萎了,花枝花瓣都皱巴巴的,仿佛一夜之间便被吸干了水分。

    “这……这是怎么回事!”五皇子妃清早刚醒,便从下人口中得知了这个噩耗,她身上随意披着一件外衫,疾步走到窗前,果然看到那素冠荷鼎如婢女所说,枯萎得不成样子,若不是它还栽在那花盆里,五皇子妃差点认不出来,分明昨日还在阳光下开得正好的兰花,今日便成了这副模样。

    “娘娘,奴婢……奴婢也不知……奴婢今早一来,便看到这花枯萎了,不关奴婢的事啊……”那每日照料兰花的花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五皇子妃喊冤道。

    五皇子妃看着枯萎的素冠荷鼎,眸色阴沉,对花匠的喊冤声充耳不闻,她匆匆让人给自己梳妆打扮好,这才遣人去通报五皇子一声。

    五皇子一听到来报,便匆匆赶了回来,看到窗台上已经枯萎得一片褐黄的兰花,他眸光微微闪动,走到五皇子妃面前,温柔地执起她的手,问道:“怎么了?”

    五皇子妃抽出被五皇子握住的手,十分自觉地跪在地上,愧疚地对五皇子道:“殿下,妾身照料不周,这素冠荷鼎,果真被妾身养……”

    五皇子妃话还未说完,便被五皇子从地上拉了起来,五皇子让五皇子妃坐在身旁,替她理了理鬓边的发丝,眉眼含笑道:“不过是朵花罢了,死了便死了,不值得本宫的怜儿为此伤怀。”(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五皇子妃闻言,抬眼一脸感动地看着五皇子,“殿下……殿下,可是这素冠荷鼎珍贵异常,妾身将如此珍贵的花糟蹋了,妾身心中难安……”x https:/m.x/

    “好了,莫要自责,再如何珍贵,也不过只是一朵花罢了,和本宫的怜儿相比,它算不了什么,本宫搜集这些花,本意便是想讨得心上人一笑,只要怜儿开心本宫做的一切都值了,若是这话惹得怜儿不快了,那本宫要它也无用了。”五皇子深情脉脉地看着五皇子妃,说得十分义正言辞。

    五皇子妃被他的话感动得稀里哗啦,两人抱在一起又是一阵温存,只是在五皇子妃没注意到的地方,五皇子对跪在地上的花匠使了个眼色,那花匠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随即悄悄退了出去,五皇子妃竟是丝毫不对劲都没有察觉。x www.x m.x

    与此同时,柳总督府上。

    “你说什么?这就是兰花中的绝品,素冠荷鼎?!”柳皎月闻见那面白无须的太监介绍,没忍住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脸惊喜地看着摆在桌上的兰花。

    “月儿,不可无礼。”柳总督早知道女儿爱花成痴,此时听到素冠荷鼎的大名,自然平静不下来,是以只是象征性地说教了两句。

    柳皎月被父亲教训了,不敢再妄动,吐了吐舌头,坐在椅子上,脖子不住往前伸,想把这花看得更加仔细些。

    “正是,柳小姐对花颇有研究,咱们殿下也说了,殿下与柳小姐志同道合,殿下送这花来,也是想与柳小姐探讨一番养花之道。”那太监对柳皎月恭恭敬敬道。

    柳皎月此时再也淡定不了了,站起身走到桌前,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那神情宛如一个信仰神明的信徒一般虔诚。

    柳总督见女儿没规没矩的,一来便随意碰人家的东西,却也没说她,只是无奈摇摇头,对传话的公公道:“小女失礼了,还请公公多担待。”

    “无妨无妨,柳小姐乃性情中人,不拘小节,杂家自然不敢同柳小姐计较这些。”那太监连忙摆手道,这柳总督可是五殿下都要拉拢的对象,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太监,又哪里敢受柳总督的礼。

    “爹爹!你快来看!这真的是素冠荷鼎,与我在书上看到的一模一样!”那边柳皎月还在兴奋地对柳总督招手,拼命招呼着让他过去。

    柳总督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对她是有求必应,言听计从,在人前也不避讳,柳总督走了过去,看着这朵价值万金的花,眸色微微暗沉。

    自他进京后,朝廷内各方势力便没少向他抛来橄榄枝,然而柳升明为官一生清正廉洁,他又是武将,不爱朝堂上那些弯弯绕绕,是以对这些人明里暗里的拉拢都视而不见,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五皇子和长公主。

    原本他是义正言辞拒绝了五皇子,然而偏生五皇子却又时不时借着赏花的名义,多次对女儿相邀,柳升明不是柳皎月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自然知道五皇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何况五皇子借着女儿,想与自己扯上关系的行为已经触碰到他的底线。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