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骗花

    柳皎月越这么说,倒是让晋长盈越发好奇,柳皎月对花草颇有研究,既然连她都这么说了,那必定是极为罕见的花了。

    “究竟是什么花?”晋长盈问道,还未等柳皎月说话,便见几个下人抬着一盆花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将花放在地上,随后退下了。

    晋长盈看到摆在堂下的花,站起身走到花面前,看着这花的枝叶,有些迟疑问道:“这是……兰花?”

    “县主好眼力,这就是兰花,且还是兰花中最珍贵的品种,素冠荷鼎!”柳皎月终于洋洋得意地宣布了它的名字,对于柳皎月这样的“花痴”来说,送她什么胭脂水粉,金钗珠宝,都不如送一盆珍贵的花来得好,不得不说,五皇子的确是抓住了柳皎月的七寸,这花是送到了柳皎月的心坎儿上。

    “什么!素冠荷鼎?!”晋长盈刚看到这花时,不觉有什么,然而听到柳皎月说出的名字时,她不由自主地惊叫出声。⿴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不能怪她大惊小怪,饶是晋长盈对兰花没有研究,也是听闻过素冠荷鼎的名号的,这素冠荷鼎,即便是在她那个时代,也是要卖出几百上千万的天价的,几百万成交的都是卖亏了,由此足以见得这花有多珍贵。

    晋长盈前世身为珠宝设计师,做过一期有关于花卉的珠宝设计,也翻阅过兰花的资料图片,然而如此近距离地看素冠荷鼎,却是头一次,所以她方才第一眼才没有看出来。

    “你说这是素冠荷鼎?”晋长盈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凑近了看,又马上远离了这盆花,若是碰坏了她可赔不起。

    “好看吧?”柳皎月献宝似的道。

    “额……好看是好看……”这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吧,这花有多贵,你知不知道啊!你这样大大咧咧地摆出来,就不怕有心人给你一铲子铲了偷了?

    晋长盈作为一个极度缺钱的穷逼,这时候看着这盆花只觉得这兰花散发出的香味都带着金子的味道。

    晋长盈这时候终于不得不承认,五皇子为了拉拢柳升明,也算是下了血本了,就算他是渣男,也是个敬业的渣男!她佩服!

    这盆花若是她没猜错,只怕是要把五皇子这么些年的积蓄都掏空一半吧,五皇子当真也是舍得。

    “果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晋长盈看着素冠荷鼎,又抬眼看了柳皎月一眼,发现柳皎月正用一种十分痴迷地目光看着兰花,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她这时候可不是佩服五皇子的时候,五皇子都这么下血本了,但凡柳皎月懂点情调,这时候只怕也是明白五皇子的心意了。x https:/m.x/

    “咳咳……咳嗯……”晋长盈轻咳了两声,试图让柳皎月回神。

    柳皎月闻见晋长盈的咳嗽声,不由关心道:“县主,可是着凉了?这夏日炎炎,热是热了些,但县主也不要贪凉,若是染了风寒便麻烦了。”

    “无事,只是这素冠荷鼎如此珍贵,五皇子为何会无缘无故送给你?”晋长盈摆了摆手,将话题重新转回花上。

    “兴许是先头皎月送了盆花给殿下吧,殿下心中过意不去,这才又回了皎月一盆?”柳皎月猜测道,她之前给五皇子送的那盆花珍贵程度与素冠荷鼎不相上下,甚至还犹有过之,柳皎月送出去后可是心疼了好多天,是以五皇子回她这么一盆,柳皎月也不觉得有什么。

    “我可不这么认为,兴许五皇子是对你有意思?”晋长盈见柳皎月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有些受不了她的迟钝,干脆直接挑明说。

    “啊?”柳皎月听到晋长盈的话,果然一脸呆样,仿佛不敢相信晋长盈的话,“县主,这……”

    晋长盈不顾柳皎月脸上错愕的神情,自顾自道:“据我所知,事实上,五皇子其实压根儿对花草不感什么兴趣,说他突然对养花感兴趣,似乎也是最近的事,你们这样把花送来送去的,我看啊,五皇子多半是想打你的主意。”

    晋长盈半点也没避讳什么,甚至不怕被让人听见她在背后妄议五皇子。

    柳皎月眼睛瞪大,连话都有些不会说了,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会……兴许五皇子只是最近才喜欢花,这才与皎月……”

    晋长盈不屑嗤笑一声,五皇子那样的人,只对权利有兴趣,也只有柳皎月这样的傻样才会相信五皇子地鬼话。

    “五皇子就是想勾搭你,如若不然,怎的他早不爱花晚不爱花,你一回京,他就感兴趣了?”晋长盈刚说出这话就有些后悔了,她这样说,听上去不就像在替五皇子撮合他们两个?

    还没等晋长盈后悔得咬舌头,柳皎月便开口了,她眉头微皱,看上去半点不像被追求的怀春少女,反倒语气中还带着点嫌弃,道:“县主所言当真?”

    “额自然当真!我说的话,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我觉得他肯定不是喜欢你,看着也不像啊……你可千万别被他的小伎俩蛊惑了!”晋长盈又不放心的补了几句,生怕柳皎月就这么被五皇子忽悠了。

    “县主放心,若是县主所言当真,皎月自然不能受五皇子的花,只是皎月有些失望,还以为五皇子是个真心爱花的人,没想到却不是,只是可惜皎月送出的那盆鬼兰,原本以为它碰到了惜花的主人,却没料是个骗花的!”说到最后,柳皎月话语中竟已是带上了三分的怒意,直言五皇子骗花,这素冠荷鼎珍贵是珍贵,然而与她先头送出去的那盆鬼兰相比,却还是差了点。

    “额……”见柳皎月如此生气,晋长盈松了口气之余,又有些无语,为什么柳皎月的脑回路和他们正常人总有些不一样,好半天柳皎月居然是在纠结五皇子不是真的爱花,而不是纠结五皇子为什么借着爱花的名义接近她。x www.x m.x

    “柳小姐也莫要气恼,那鬼兰十分珍贵,想来五皇子定然是在宫中命人好生养着的。”柳皎月怒气不减,晋长盈连忙出声安抚道。

    “不成!那鬼兰是爹爹帮我找了许久才找到的,原本皎月还是看在五皇子也同样是爱花之人,这才忍痛割爱,如今既然五皇子不稀罕那花,我定是要向殿下讨回来的!”柳皎月腾地一声站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