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征

    “皇子妃?可是这兰花有何异处?”柳皎月见五皇子妃一直盯着那兰花看,不由问道。

    五皇子妃这才回神,强忍心中的伤恸,嘴角上扬,除了眼角微红,她看上去与方才无异,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皇子妃。

    “无事,只是早前本宫宫里也有一盆素冠荷鼎,只是不知何故,这素冠荷鼎却枯萎了,也罢,兴许是本宫无福消受这花中君子了,今日见到柳小姐这盆花,倒是喜欢得紧。”这满宫的人都看到了柳皎月松来的话,五皇子妃即便有心想遮掩一二,也堵不住悠悠之口,索性大大方方说出来,倒显得不那么令人匪夷所思,毕竟这素冠荷鼎虽说罕见,同时出现两株也不是不可能。

    柳皎月闻言,先是愣了愣,随即面露喜色,道:“既然如此,那这盆花便献给娘娘吧。”

    五皇子妃神情略微僵硬了一瞬,随即目光落在柳皎月脸上,似是在仔细观察,她究竟是在装傻示威,还是当真不知。

    柳皎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与五皇子妃对视,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却让五皇子妃更加迷惑。

    柳皎月不明白五皇子妃话中的深意,然而晋长盈却察觉除了一丝异常,十分耐人寻味,五皇子妃宫中的素冠荷鼎枯萎了,而偏生柳皎月这里,昨日五皇子又送来了一盆素冠荷鼎,这究竟意味着什么,答案昭然若揭。

    晋长盈心思电转,很快便想通了其中关卡,多半是五皇子想要讨好柳皎月,特地寻来了这盆素冠荷鼎,却不知为何被送到了五皇子妃这里,于是五皇子便玩了一手偷天换日,难怪五皇子说什么让柳皎月不要声张,原是问题出在这里。

    “不必了,这花既然是殿下所赠,断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柳小姐还是收下吧,所谓鲜花赠美人,便是如此,柳小姐不必拘礼。”五皇子妃只是颓然了一瞬,便很快振作起来,坐在主位上,对柳皎月温和道,只是眸光却泛着丝丝的凉意,幽暗不见一丝光亮。

    “啊这……”柳皎月有些为难,她还心心念念着她那盆鬼兰,然眼下五皇子不在,她也不好开口朝五皇子妃讨要,她想了想,抬头对五皇子妃恭敬道:“这素冠荷鼎实在太过于珍贵,不若还是等到殿下回来再做定夺吧。”

    五皇子妃一听,心中冷笑,果然露出了马脚,她就说,这好端端的,柳皎月为何进宫非要归还这兰花,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跟她示威来了!

    “不必了,这花儿殿下也跟本宫提起过,就是送给柳小姐的,柳小姐收下便收下吧,不碍事的。”五皇子妃明白了柳皎月的来意,再看她那张清纯无辜的脸,便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说话语气也有些冷硬。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柳皎月被五皇子妃突然变换的语气吓了一跳,不知道五皇子妃为什么态度急转,她还想说什么,却被晋长盈率先开口打断了,“皇子妃当真是大方,素冠荷鼎这样珍贵的品种,五殿下与皇子妃也能眼睛都不眨一下,转手赠给他人,只是既然柳小姐自觉受之有愧,皇子妃又格外钟情于这株兰花,不若将这素冠荷鼎收下如何?”

    五皇子妃见晋长盈说话,脸上的神情微微转晴了些许,然而晋长盈说的话却不那么讨喜,直将五皇子妃本就血淋淋的心捅了个血肉模糊。

    五皇子妃冷眼看着桌上的花,原本它是五皇子爱她的象征,然而如今它从柳皎月手上转了一圈,又回到自己手上,五皇子妃却觉得它比火炭还要灼人。

    “还请五皇子妃收下皎月的一片心意吧,这素冠荷鼎乃兰花中的极品,象征着尊贵淡雅,正好与五皇子妃相配,皎月倒是有些配不上这花了。”柳皎月也跟着晋长盈在一旁趁热打铁劝说道。

    然而五皇子妃买晋长盈的帐,却不代表她也买柳皎月的帐,相反,她如今将柳皎月视作情敌,无论柳皎月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觉得柳皎月是在向自己示威。

    不只是五皇子妃,就连五皇子妃身边的方嬷嬷也是这样想的,是以当柳皎月说完这话,方嬷嬷看着柳皎月的神色便带上了一丝不善,偏生柳皎月还傻乎乎的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脸希冀地看着五皇子妃,希望五皇子妃能收下这盆花。

    “柳小姐说哪里的花,这花儿既然咱们殿下送给了柳小姐,那自然是觉得柳小姐比咱们娘娘还要配得上这兰花了,如今柳小姐硬要将兰花送回来,也不知是下殿下的脸子,还是在跟咱们娘娘示威。”方嬷嬷忍不住,阴阳怪气地出声道,她是五皇子妃的陪嫁嬷嬷,自幼看着五皇子妃长大,感情自然非同一般,如今五皇子妃受了委屈,她简直比五皇子妃自己还要着急。

    饶是柳皎月再迟钝,这会儿也听出来方嬷嬷话语中带着的敌意,她一脸懵地看看方嬷嬷,又看看五皇子妃,又转头眨巴着眼睛,求助地看着晋长盈。

    晋长盈扶额叹了口气,她也没想到五皇子会翻车翻在这上面,这也太大胆了,同一盆花轮流送给两个女人,就是换做了她,她也忍不了,更何况是五皇子妃了。

    “嬷嬷!别说了!”五皇子妃出声打断了方嬷嬷的花,显然方才方嬷嬷的话也戳到了她的痛处。

    “娘娘……”方嬷嬷见五皇子妃眼眶微红,意识到自己失言,有心想说什么弥补。

    “柳小姐既然是来还花的,那本宫便收下了,本宫有些乏了,便不留柳小姐与县主用膳了。”五皇子妃强撑着一口气道,眼中已是有泪光闪烁,她原以为自己嫁得良人,却没料五皇子心中不止她一个女子。

    他究竟骗了她多久?

    上回在灵台寺,五皇子口口声声说着与柳皎月接触,只是为了向柳皎月讨教养花之法,并无私情,然而眼前这盆花,又确确实实昭示着,殿下欺骗了她,他与柳皎月分明就是有什么,然而却这样瞒着她,甚至让柳皎月今日有机会这样折辱她!x https:/m.x/x www.x m.x

    她身为宰相之女,自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又因着是宰相老来得女,娇养惯了,她要什么没有?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