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杖毙

    她原本能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更好,然而却偏生看上这么个玩意儿,他背弃了两人所有的誓言,他背叛了她!

    这个认知让五皇子妃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掌生生捏碎一般,痛得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攥紧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暴突,她却丝毫未觉。

    五皇子妃都开口赶人了,按理说,两人这时候是应该走了,然而柳皎月心心念念着那盆鬼兰,却怎么也没好意思开口,柳皎月犹犹豫豫地站起身,对柳皎月行了一礼。

    晋长盈也站了起来,看了五皇子妃一眼,轻易便发觉了五皇子妃的异常,她心中叹了口气,但却并不同情她,她早前就已经提醒过她一次,但五皇子妃却不当回事,那现在她也只有两个字送给她,活该。

    不过,若是五皇子妃这次能醒悟那也不算太晚。

    “那……”晋长盈正想告退,然而却见柳皎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了五皇子妃一眼又一眼,却怎么也没说出口。

    晋长盈看不下去,在心中摇摇头,扬声道:“长盈还有一事相求,不知娘娘能否做主。”

    “何事,县主但说无妨。”因着晋长盈在五皇子妃生产时救过五皇子妃一命,是以五皇子妃对晋长盈还算和蔼,何况,她没记错的话,晋长盈早先已经提醒过她一回,然而她却被甜言蜜语迷了眼,没把晋长盈的话放在心上。

    “柳小姐说她曾经向五殿下献上了一盆鬼兰,娘娘有所不知,事实上,这株鬼兰是长盈赠给柳小姐,柳小姐对这株鬼兰视若珍宝,原本没有将它献出的打算,谁知却被下面的人弄错了,错将这株鬼兰献给了殿下,这株鬼兰对长盈意义非凡,如今长盈厚着脸皮前来,就是想向娘娘讨要回这株鬼兰,不知娘娘能否做主,卖长盈这个面子?”

    晋长盈说完,柳皎月对晋长盈递了个感激的眼神,心中庆幸,今日若不是晋长盈同她一起进宫,只怕她还当真开不了这个口。

    五皇子妃没想到五皇子与柳皎月事先还有往来,他究竟瞒了她多久?这两个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暗通款曲,然而她却毫无所觉,被人当傻子一样耍。

    五皇子妃心中早已将柳皎月凌迟了百八十遍,柳皎月这个贱人,今日果真是来向她示威的,还带着晋长盈一同来,当真以为她怕了么?

    五皇子妃故作沉吟了许久,才道:“这事殿下倒是未同本宫提及,不若本宫同你们前往花房一趟?既然这花对县主意义非同,若是找到了那盆花,县主便收回去吧。”

    “也好,那便劳烦娘娘了。”晋长盈和柳皎月对五皇子妃福了福身。

    随后,五皇子妃便带着两人到了宫中专程养花的地方,皇宫内的花房很大,单单只是一个花房,占地便足有五十多亩,里面养植着各式各样的花,有的还是反季的花,却开得十分娇艳。

    几人甫一走进花房,一股淡淡的花香夹杂着泥土的清香扑鼻而来,各种各样的花香糅杂在一起,又混合成了一股十分奇异的香气,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奴才参见五皇子妃,参见县主。”管理花房的大太监眼尖,一眼便看到了走进来的五皇子妃和晋长盈,只是柳皎月罕少在人前露面,倒是个生面孔,他毕恭毕敬地站在五皇子妃面前,带着讨好的笑,道:“今日娘娘亲自来花房,可是想带什么花回景阳宫?”(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五皇子妃淡淡瞥了他一眼,居高临下道:“去,把前几日给本宫照料兰花的那个花匠叫过来。”⿴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大太监微微愣了愣,随即点头哈腰称是,马上便带着个小宫女到五皇子妃面前,那小宫女一看到五皇子妃,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战战兢兢地跪在五皇子妃面前,给五皇子妃磕头道:“奴婢参见五皇子妃。”

    五皇子妃坐在一旁的软椅上,宫女很快给五皇子妃斟了杯茶,五皇子妃轻啜了口茶,看也未看那小宫女,曼声道:“来人,拉下去,杖毙。”

    “五皇子妃?!”

    五皇子妃此言一出,不只是那小宫女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就连身边其他的下人,也都战战兢兢地跪下,晋长盈和柳皎月原本以为五皇子妃不过只是带她们来看花的,却没料事情会突然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

    “是!”五皇子妃随行的侍卫领命,上前一把架起那小宫女,就要拖下去杖毙。

    那小宫女当场被吓破了胆,哭着喊着对五皇子妃求饶道:“娘娘!娘娘饶命啊!娘娘饶了奴婢吧!”

    花房那管事的太监见五皇子妃面无表情,也摸不清五皇子妃的心思,不敢触怒了五皇子妃,小心翼翼问道:“娘娘……不知小莲她做了何事,惹得娘娘如此不快?”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五皇子妃目光落在小莲身上,眸中闪过一丝杀意,冷哼一声,道:“做了何事?本宫宫中那盆素冠荷鼎是何等珍贵的兰花,本宫将照料兰花的任务交给了她,不过才几天,便给本宫养死了,真是晦气!莫要坏了我景阳宫的风水!也不看看你这条贱命,抵不抵得上本宫的花!”

    五皇子妃提及素冠荷鼎,小莲脸上果真显出一丝心虚,她连忙对五皇子妃求饶道:“皇子妃饶命啊,奴婢知错了……奴婢也不想的啊……是——”

    “把她嘴给本宫堵上!拉下去打死了!”五皇子妃厉声呵斥,两边的侍卫连忙照做,将小莲扭送了下去。

    原本昨日那素冠荷鼎枯萎了,五皇子妃伤心归伤心,但她向来体恤下人,并未因此事责罚花匠办事不力,然而今日却受了柳皎月的刺激,迁怒了花房的花匠。

    但究竟是不是迁怒,也只有五皇子和小莲自己心里清楚了。

    柳皎月和晋长盈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柳皎月虽说平日里爱花成痴,但她花田里那么多花,每日死的也有不少,她也不至于因为死了一盆珍贵的花,处死下人。

    柳皎月看不过眼,上前跪在五皇子妃面前,替小莲求情道:“还请五皇子妃息怒,不过是一盆花罢了,花虽说珍贵,但再怎么也比不上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还请皇子妃手下留情!”

    “哦?”五皇子妃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柳皎月。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