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败露

    这个消息不只是让五皇子妃和柳皎月震惊,就连晋长盈也被惊得差点掉了下巴,这五皇子未免也太过不要脸了吧,居然把柳皎月送给他的花转手卖了,又去换了盆差不多的,脸皮厚到这种境界,也是绝了。

    她就说嘛,五皇子怎么可能情愿掏空自己的金库,没想到还有这一招。

    五皇子妃听到小德子的话,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她还以为柳皎月有多受五皇子重视,没想到也不过如此而已,虽然五皇子的背叛依旧让五皇子妃感到震惊痛苦,然而现下五皇子妃的心态已经放平和许多,看来这个柳皎月也不如何,想要撼动她的地位,她还不够格。

    “唉,真是可惜,县主的花,似乎不在这里了。”五皇子妃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目光朝柳皎月瞥了瞥。

    那株鬼兰是柳皎月最为钟爱的一株兰花,原本送给五皇子就已经让她很肉痛,然而没想到五皇子根本就没有好好对待她的花,反而是转头就把她的花给卖了,当着一套背着一套。

    柳皎月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只是掩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攥得死紧,若非她极力忍耐,她只怕这会儿已经冲到五皇子面前,让他还她花了。

    “是吗?那便罢了,咱们走吧。”晋长盈没再说什么,拉着柳皎月的手就往外走,竟然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确确实实在五皇子妃面前上演了什么叫变脸比翻书还快。

    五皇子妃神色莫测看着晋长盈拉着柳皎月离开的背影,却也并不恼,只是看着柳皎月的眸光微微泛冷。

    五皇子妃不与晋长盈计较什么,但她身边的方嬷嬷却愤愤不平道:“娘娘,这祯明县主也忒不把娘娘放在眼里了,仗着先头在灵台寺救过娘娘一命,便如此横行无忌,当真是……”

    五皇子妃抬手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道:“罢了,回景阳宫。”

    回到景阳宫,面对柳皎月松来的那盆素冠荷鼎,五皇子妃站在花盆前看了许久,越是看这朵花,她的心便越是凉的彻骨,良久,她吩咐道:“把这盆花,搬到寝殿。”

    “娘娘……”方嬷嬷看着五皇子妃神情恍惚的模样,有些不忍。

    “去。”五皇子妃冷声道。

    见五皇子妃态度坚决,方嬷嬷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退到一旁。

    宫人们把素冠荷鼎搬到寝殿先前摆放素冠荷鼎的窗台前,五皇子妃站在窗台前,也不知站了多久,方嬷嬷迈着小碎步走到五皇子妃跟前,低声对五皇子妃耳语道:“娘娘,殿下回来了。”

    已经站得浑身僵直的五皇子妃似这才醒过神来,恍惚地看了一眼方嬷嬷,对她微微点点头,迈步朝殿外走去,发现五皇子正朝着这边走来,手中似还那些什么东西。

    “怜儿,这是本宫今日去宫外办差,偶然看见的,想着与你般配极了,这便买下了。”五皇子手中拿着一支珠钗,对五皇子妃笑意盈盈。

    五皇子妃看着五皇子手中的珠钗,只是勉强扯了扯嘴角,五皇子并未察觉五皇子妃有些反常的情绪,将珠钗簪上了五皇子妃的发髻,轻抚着她的脸,柔声道:“好看。”

    若是往日,五皇子妃这会儿早就红透了脸蛋,对然而这会儿,她脸色依旧苍白得跟一张纸一般,面对五皇子的温柔小意,她丝毫不为所动,将五皇子刚刚簪上去的珠钗扯了下来,拿在手里仔细赏玩,不一会儿,她轻轻笑了。

    五皇子这才察觉到五皇子妃的异样,不由问道:“怜儿,怎么了?”

    五皇子妃不答话,她摸着珠钗上面的配饰,这才轻声道:“很精美的珠花,殿下有心了,殿下总是这般,给怜儿意料之外的惊喜。”五皇子妃话中有话道,脸上的神色未变,丝毫看不出一丝喜色。

    五皇子见状,心中漏了一拍,故作无事笑道:“怜儿作甚还与本宫生疏了,本宫心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只要你高兴了,本宫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是吗?”五皇子妃抬眼看着五皇子,眼眸漆黑如墨,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五皇子妃表现出来的莫测让五皇子颇为不适,他皱了皱眉,直言问道:“怜儿,今日可是宫中发生了何事?这是怎的了?”

    五皇子问了,五皇子妃轻笑出声,抬眼看着五皇子,笑靥如花道:“无事,只是殿下给妾身准备了惊喜,正巧了,妾身也给殿下准备了个惊喜,殿下可要随同妾身去看看?”

    看到五皇子妃脸上的笑,五皇子这才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笑道:“好啊,看看怜儿给本宫准备了什么惊喜。”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五皇子妃带着五皇子进了寝殿,走到放着那盆兰花的地方,对五皇子回眸一笑,道:“殿下,您看,这是什么?”

    “什么……”五皇子脸上的笑意在看到这盆花时彻底僵硬在脸上,他看了看那盆素冠荷鼎,若是他没记错的花,这盆花此时应当是在柳府才对,然而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景阳宫寝殿内。

    “怜儿,这……”五皇子带着僵硬的笑意,询问地看向五皇子妃。

    “殿下可还惊喜?”五皇子妃笑意盈盈道,“先头妾身养的那盆花死了,妾身心中十分愧疚,没想到今日便又来了一盆。”五皇子妃仰头看着五皇子笑,然而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五皇子看着五皇子妃眸中的冰冷,终于意识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计划似乎败露了,他轻咳了咳,挥退宫人,“你们都下去吧。”

    “是。”宫人们依言鱼贯而出。⿴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等到宫人们都离开,五皇子这才道:“这花,是哪里来的?”

    “从哪里来的,殿下不应该比妾身更清楚才对。”五皇子妃冷冰冰答道。

    果然。

    五皇子心中的猜测验证,然而他却想不通,为什么原本都已经送到柳皎月府上的花,会出现在景阳宫。

    “殿下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原本送给柳皎月的花,此时会出现在妾身这里?”柳皎月看着五皇子的神色,不用猜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五皇子原本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五皇子妃当面揭穿,是以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他站在五皇子妃面前,却莫名有些招架不住,以及难堪,良久,他才哑声问道:“为什么?”

    x https:/m.x/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