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入宫贺寿

    晋长盈伸出一根手指沾了点盖子上的酱,放进嘴里,眼睛发亮地对宿玄竖起大拇指,不知不觉间,宿玄已经被她调教得往厨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原本晋长盈是想着要不要给宿玄请个大夫做师父,让他跟着学医,后头去问了问帝京那些有名的大夫收徒的价钱,被价格劝退,晋长盈便打算过段时间宽裕了再说,但现在看看,让宿玄平时捣鼓捣鼓吃食,做个厨师也未尝不可嘛,没事也能来给她做点吃的。

    宿玄往日里也给她做了不少吃食,还从来没有翻车过,真是不得不感叹,有些人天生会做饭,即便一窍不通,但那做出来的,就是比一般人好吃!

    看来宿玄是个天生的厨子!

    晋长盈这么想着,十分欣慰地拍了拍宿玄的脑袋,道:“很好,姐姐非常满意,做得很好,你若是对这方面感兴趣,平日里也可以多琢磨琢磨,姐姐可以给你试吃。”(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宿玄被晋长盈表扬了,看着晋长盈的眸子黑得发亮,对晋长盈道:“姐姐若是喜欢,阿玄下次还给姐姐做!”

    傅濯在一旁看着两人自顾自聊天,自己完全插不进去,眸色微暗,笑着道:“夫人这般可不成,难不成要让宿玄一辈子做厨子?以宿玄兄弟的能力,即便是入仕为官,也是使得的,夫人这般却是屈才了。”

    傅濯这么一说,晋长盈才如梦初醒,有些心虚地看了宿玄一眼,觉得傅濯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宿玄虽说自小受了不少苦,但也因此练就了一身武艺和超凡的毒术,分明身怀绝技,又怎会有人甘愿一辈子做一个不能出人头地的厨子,这不是去给人做奴才么!

    这么一想,晋长盈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有些想当然了,毕竟宿玄的人生自然要他自己做主才行,于是晋长盈点点头,问宿玄道:“阿玄,傅濯说得对,你可有入朝为官的打算?”

    问是这么问,只是,在晋长盈看来,宿玄应当不会对做朝廷的爪牙感兴趣,毕竟宿伊姐弟两人的舅舅,韩炼臣对朝廷深恶痛绝,是以宿伊和宿玄两姐弟在韩炼臣多年的熏陶和思想教育下,应当是不会再对入朝为官感兴趣了。

    这么想着,晋长盈也就是随意象征性问问。

    宿玄看出来傅濯就是不想让他和晋长盈,但傅濯越是这样,他就偏要,宿玄脸上带着笑,看着晋长盈道:“只要姐姐喜欢,阿玄便是给姐姐做一辈子的厨子,也无妨,只要姐姐高兴便是了。”

    宿玄这话可把晋长盈哄得心花怒放,高兴地伸手便搓着宿玄的脸蛋,十分欣慰道:“我的傻弟弟,这可不是姐姐高兴不高兴,你若是想,姐姐便给你引荐,让你入仕。”

    以晋将军的权势,晋长盈想为在朝中谋个什么差事也不算太难,是以若宿玄当真想的话,晋长盈也会尽力帮他的。x www.x m.x

    宿玄闻见晋长盈的话,心中十分温暖,对晋长盈笑着道:“姐姐对阿玄的好,阿玄心里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阿玄志不在此,姐姐就莫要为阿玄费心了。”

    这世上也只有晋长盈才会为他的前程做打算,这让宿玄心中越发放不下晋长盈,自然也对傅濯更加仇视,宿玄话说完,便眸光森冷地往傅濯那边剜了一眼。

    傅濯看着两人和乐融融的氛围,分明他才是晋长盈的夫婿,然而现下坐冷板凳的反倒是他了,傅濯脸色微微难看了一瞬,接收到宿玄阴冷的目光,傅濯迎视宿玄的目光也不算和善。x https:/m.x/

    宿玄对傅濯挑衅一笑,眼中充满了恶意,若非先前晋长盈警告过他,只怕这会儿他早就把傅濯用毒药化成一滩血水了,哪里还轮得到他在这里碍眼。

    晋长盈对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分毫未觉,招呼着紫棠让她去泡杯蜂蜜柚子茶,紫棠抱着罐子屁颠屁颠出去了。

    宿玄这才对晋长盈道:“姐姐,今年的万寿节,姐姐也要入宫贺寿?”

    晋长盈点点头,又挑眉看向宿玄,道:“怎么,你想随我进宫去?”

    宿玄眸中流露出一丝渴望,闻见晋长盈的话,连忙摇摇头,掩饰道:“不了,阿玄身份低微……又怎么敢进宫,丢了姐姐的面子……”宿玄说着说着,话中带上了一丝伤感。

    果然,晋长盈听到宿玄这样贬低自己,当即便受不了了,十分心疼,敲了敲宿玄的脑袋,没好气道:“说什么傻话,什么丢不丢面子的,阿玄既然想去,那便多捎你一个进宫也无妨,伊人呢?不若届时你们姐弟二人都随我一同进宫。”

    “当真?”宿玄眸子微微发亮,期待地看着晋长盈,随后又暗淡了下去,摇摇头道:“可是,若是给添麻烦,谁姐姐丢了面子,那便不好了。”

    晋长盈弹了弹他的额头,道:“少装可怜,我哪回出去嫌弃过你,便是丢人,也早丢了,也不差这一回,你想去便去。”

    “谢谢姐姐!”宿玄摸着被晋长盈弹得有些泛红的额头,十分开心地对晋长盈笑得一脸傻乎乎。

    “可是,夫人,每年万寿节,携带的家眷人数,宫中都有限制,这只怕是……”傅濯没想到宿玄脸皮这么厚,晋长盈进宫赴宴他也跟着去,斟酌着开口,想让晋长盈打消带宿玄进宫的想法。

    谁知晋长盈却十分不以为意道:“那有什么,左右咱们府中除了你我,也再没有第二个人,你从哪里再去找几个人带进宫去?”

    “那……王府……”傅濯被晋长盈噎了一下,正想说带越王府的人进宫,却被晋长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傅秉青和晋沅君都有入宫贺寿的资格,你不要告诉我你想让我带上越王府的几个庶出儿子。”晋长盈只以为傅濯是老毛病又犯了,又想着给越王府的人一点便宜占。

    “那——”傅濯不死心。

    “傅允芳更不行,我宁愿让一条狗上我的马车,也不可能让她随我入宫,何况,越王妃对她如此宠爱,她作为傅家大小姐,自然能入宫赴宴,需不需要你好心都不一定。”晋长盈淡淡道,她就看不惯越王府那些人,傅濯若是硬要让她与他们搅和在一起,晋长盈不介意跟傅濯翻脸。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