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3.083

    阿雅文学 ,最快更新妖后的小太监gl最新章节!

    因您的订阅不足,现在显示的是防盗章节, 正文48小时后可阅读

    门外传来训斥人的声音, 不是廖兵又是谁?

    落在廖兵手里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姚喜飞快地从床上翻下来, 抱着鞋子冲到窗户那儿拿下了缺口的瓷瓶, 轻轻将窗户推开,再将怀里的鞋子丢了一只到窗外, 另一只揣进了怀里。紧接着一瘸一拐地冲回床边,吹灭油灯,搬开脚蹬子躲进床下, 再轻手轻脚地将脚蹬子拖回原位挡在床前。

    拖动脚蹬子时木板与石地面磨得咔咔响, 此时门锁已经被打开了,廖兵一伙人正在推开,门后挡着的椅子被推动的声音完美掩盖了脚蹬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这一长串动作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一气呵成。

    姚喜摒住呼吸躲在床底, 用袖口掩住了鼻子。床下灰尘多,她怕被呛得咳出声来。

    油灯又被点亮了,廖兵说话的声音就在侧上方。

    “妈的, 给那小子跑了!”廖兵进屋一看床上没有人,床前的鞋子也不见了, 窗户又大打开着,就猜那姚喜听到动静翻窗逃了。廖兵走到床前摸了摸褥子,还热乎着, 姚喜肯定刚离开。

    廖兵瘸着腿到窗户那儿往外一望, 草地上躺着只小鞋子。司苑局除了姚喜那个小娘炮, 没人的鞋子会那样小,一定是匆忙逃窜时不慎落下的。

    “他腿被砸伤了跑不远,你们赶紧追出去,天亮前必须把人给我抓回来。我就在这儿等着,那小子没准还会再回来。”廖兵坏了一条腿没法去追,于是坐在姚喜屋里那把堵门的椅子上吩咐底下的人道。

    姚喜正面朝床底躺着,突然床身一晃,落了她一脸的灰,木架子床被什么庞然大物压得嘎吱嘎吱响,随时会散架一般。

    廖兵在椅上坐得腰疼,也困了,索性躺在姚喜的床上睡了起来。

    姚喜在想要不要等廖兵睡着后逃出去?可是逃出去先要推开脚蹬子,动静那么大没准会吵醒廖兵。即便逃出了屋子,外面那么多人在寻她,她脚背又了受伤,被人发现只有被抓的份。

    可一直窝在床底下也不是办法啊!廖兵要是铁了心要收拾她,肯定会死守着屋子。

    先以不变应万变吧!没准明天郑大运过来找她呢?她刚拜托了郑大运把她调去徐美人那里,事若成了郑大运肯定会过来告诉她一声,到时便能出去了。至于以后怎么办,等出去了再想办法。

    廖兵已经睡得像死猪一般了,哼哧哼哧地打着呼噜,姚喜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能把呼噜打出猪进食的动静。她也困了但是不敢睡,怕睡着后打呼或者说梦话什么的,闹出大动静。

    ***

    明成帝都打算就寝了,今晚侍寝的美人儿也洗香香□□地在被子里等着他了。

    宁安宫忽然来人说太后要他过去。

    “告诉太后,朕已睡下了!明日朕仍会到宁安宫给太后请安,有事到时再说不迟。”明成帝虽然从没把万妼当过后母,但礼数还是少不得的。不管人后他和万妼如何口无遮拦互相伤害,在人前他都会敬顺着万妼,也是为了帮万妼立威。

    万妼于他而言,比起后母更像是看着长大的自家丫头,只要万妼不是太过分,他都愿意宠着。他也渐渐明白为何先帝爷敢那么宠万妼,因为有些女子会宠坏,而万妼不会,万妼本来就坏。

    “娘娘说,皇上如果不去,那就她过来。”宁安宫的宫女怯怯地说。她真是命苦,夹在全天下最大的两个人中间,得罪了哪位都是死路一条。

    明成帝还是去了宁安宫。

    万妼正坐在几案前拿小花剪给一株山茶修剪枝丫。“皇上坐吧!你们都退下!”万妼抬头望了眼明成帝,指着炕沿道。

    “太后最好真的找朕有事。”明成帝想到自个儿寝宫里躺着等他的美人,心里就是一顿窝火。

    万妼丢开花剪,掏出巾子擦了擦手道:“朱向昌与甾县县令勾结,在甾县渡口接纳往来货船,再通过暗道让货物避开税卡进出京畿。至于甾县所临泙河沿路的钞关,商贾们的货船打着国丈爷的旗号,畅行无阻,而孝敬朱向昌所费之银,仅国之赋税之半。”

    明成帝被美人勾得游离着的精神瞬间回来了。

    “当真?太后是如何知道的?”明成帝吃惊于此事万妼一个深宫妇人竟知道得这样清楚,而他日夜忙于政事却一无所知。“朕劝太后一句,不要因为与皇后的私怨,给朱家安上莫须有的罪。”

    “人证物证都在路上了,明儿皇上就能见到。至于哀家是如何知道……”万妼抿唇一笑:“因为哀家就是国丈手里最大的商户。”

    明成帝听得一愣一愣的。

    万妼继续道:“皇上知道万福绸庄吧?”

    明成帝点点头:“江南最大的绸庄,与江南织造局合作多年。”

    “是哀家的。”万妼又说回朱向昌之事:“历来官商勾结,官官相护。可惜没有银子到不了的地方,大臣们要做贪官,那哀家就给他们送银子。不管是京官还是地方官,没几个干净的,哀家手里都有他们的烂帐,哪年哪月多少孝敬,一笔笔记得清清楚楚。”

    “那太后知道国丈偷盗关税之事有多久了?”明成帝想算算,朱家大致敛走了大兴多少银子。

    “一年多吧。”万妼笑道。

    “太后蛰伏一年多是为了搜集国丈的罪证?”明成帝没想到万妼能有如此耐力。

    额……罪证早就有了。这么久密而不宣纯粹是因为万福绸庄的货走朱向昌的路子划算啊!进国库的银子又进不了她的小金库。如今把此事掀开来,纯粹是因为皇后太不知好歹。

    万妼当然不会傻到实话实说,只是道:“朱向昌是皇上的老丈人,又是国之重臣,哀家当然要谨慎些,不是铁证如山不敢告诉皇上。”

    “老丈人?呵。天子犯法亦与庶民同罪……”明成帝说完这句话有点心虚。万妼犯的法多了去了,他就没治过万妼的罪。“总之,明日若是人证物证俱在,朕一定办了朱向昌。”

    那可不行。眼下朱向昌对万妼来说就是只会下金蛋的鸡。

    “此事若追查下去,朝中大员多少都会牵涉其中,皇上还能都治了罪?依哀家的意思,此事皇上心里有数就行,由哀家出面以此事相要,让国丈把国库的亏空补上。皇上不正为建河堤的银子犯难么?”万妼又露出了慈母般地笑。

    “你到底背着朕做了多少违法乱纪的事?”明成帝也笑了。他是真服了万妼,这简直是黑吃黑啊!

    “那哀家向皇上透个底。”万妼有些小自豪地说:“以后哪个大臣不听话了,或者国库又差银子了,只管来找哀家。那些大臣,随便抄一个的家都够应付任何天灾人祸了。”

    “就没一个干净的?”明成帝也知道人都有爱财之心,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朱向昌那些人怎么说也是苦读多年圣贤书的人,怎么尽做出小人之行?

    “不多。也有。”万妼回忆道:“皇上记不记得左佥都御史姚和正?就是被你发配南疆那个?先帝爷还在那会儿哀家就用银子试过他几次,是个难得干净的。”万妼也有些惋惜,难得有个清正的竟被治了罪。

    明成帝也叹着气:“朕当然记得。东厂孟德来的儿子孟广深,当年贪扣军饷之案就是姚和正揭发的。当年姚家落罪,朕也猜测他是被人诬陷,无赖没有证据能证明姚和正的清白,只得将姚家发配南疆。”

    万妼也沉默了。

    “能为朕分忧者只有太后啊!”明成帝感激地握住万妼的手。

    万妼嫌弃地抽回手,玩笑着道:“那皇上叫声母后给哀家听听。”

    “疯子。”明成帝笑骂着站起身:“行。朕回了。”

    ***

    朱向昌连夜赶到甾县县衙,衙门口的灯还亮着。这县衙前边儿是公堂,后边儿是甾县县令的宅子。朱向昌来不及等人扶就跳下马车,脚步匆匆地向里边儿走去。

    门口的衙役是见过国丈爷的,一个赶紧把门打开,另一个冲进去向县令大人报信。

    朱向昌进了院子,见院子里摆着个大箱子,里面放了金银条、银票、各种珠宝器物。县令在一旁指挥着:“装上!都装上!”见朱向昌来了,县令苦着脸过来迎他:“国丈爷啊,出大事了。不知怎么的,渡口的事被太后娘娘知道了。”

    “太后的人来过了?”朱向昌听到自己的心呯地一响。

    “咱们在渡口接应船只的人被抓走了,还带走了两个商户。”县令一边回话一边吩咐衙役:“赶紧地呀!别问了,都装上!都装上!”

    朱向昌的心彻底碎了。看来真的要破财免灾了,可是足足三百万两啊!他拿是拿得出,就是像被人割掉了一大块肉。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