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7.087

    阿雅文学 ,最快更新妖后的小太监gl最新章节!

    因您的订阅不足, 现在显示的是防盗章节,正文48小时后可阅读

    姚喜坐在床边上打量着满目疮痍的屋子,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太后娘娘下旨叫司苑局的人满宫里拿她, 这些人自然以为她活不过昨夜,急不可奈地把东西都分了。参与此事的少则一人,也可能全司苑局的人都有份。

    眼下要想别给自己惹麻烦,就该收拾好屋子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一个没背景没本事的小杂役,惹不起廖兵那伙人,没准是廖公公的意思也说不准。

    可是她不敢就这么过去,不是她贪财舍不得郑大运送的那些东西。而是欺负人这事, 有一就有二,这一次装孙子忍下了,以后在司苑局谁都敢欺负她了。太监堆里乱七八糟的事多, 只是让她多担些差事倒也罢了, 最怕有惦记她这副皮相的人趁着她被人欺负排挤的时候乱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姚喜能从宁安宫里活着回来,廖兵在司苑局掌印廖耀明的面前晃来晃去, 直晃得廖耀明眼晕。

    “有事就回。早上采买来的东西入库了吗?就在这儿瞎晃悠。”廖耀明看着自己不争气的侄子, 再讨厌也不敢把人撵回老家去。只因他当年净身进宫是为了换点银子给家里过活,在老家还有老母亲的,进宫后离家千里,平日里老太太只能指着哥嫂照顾。

    本来有他的接济, 哥嫂不至于卖儿卖女, 但那廖兵眼红京中富贵, 自愿进宫做了太监。为了荣华富贵舍得一刀切,廖兵那小子野心是够大的,可惜眼界太窄,一点小利见不得。

    “叔,您知道吗?咱们衙门那个姚喜,一早从宁安宫回来啦。”廖兵哈着腰。

    “回就回。多大点事!”廖耀明坐在案前核对昨日的帐目,批完了还得赶紧给司礼监送去,没功夫听侄子白话。但廖兵这话倒提醒他了,手下的人在主子跟前犯了错,他也脱不了干系,便对身旁的小长随道:“吩咐管姚喜的人,教导下那个毛头小子,别再给司苑局惹祸了。”

    长随领命后问道:“是口头教导还是……”

    “说几句就好了。太后娘娘都没发落的人,轮不着咱们。”廖耀明是人精,那小太监能活着从宁安宫回来总是有缘由的。

    廖兵等叔叔吩咐完了才小声地说:“事儿坏在侄子以为那小子回不来,把他房里值点钱的东西都……”

    廖耀明停下批帐的笔,瞪向廖兵。“你私吞了?”

    “诶。”廖兵凑上去讨好地说:“都是好东西啊!本想今儿一早就孝敬给您的。”

    “你当人人都像你眼皮这样浅?”廖耀明气得反手一耳光甩翻了廖兵:“底下人的东西你也贪?我是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没出息的东西。你不知道那小子房里的东西是谁送的?你不知道郑公公和那小子走得近?”

    廖兵捂着脸,苦兮兮地说:“我知道啊。真没想到他能回来嘛。”

    “郑公公那边还好,我还能替你说上话。”廖耀明有更大的担心:“昨晚宁安宫那么大的动静,结果那个姚喜毫发无伤就回来了。不是讨了太后娘娘的欢心他回得来?”

    “那我……赶紧把东西还回去?”廖兵也被说得怕了。

    “蠢货。怕别人不知道是你拿的?”廖耀明顺了顺气,嘱咐道:“东西拿去扔了,留着命再好的东西也会有。事要闹大了有人来问,就说你那里的钥匙被人偷了。”

    “好好好。”廖兵忙不迭地应了。“那个姚喜,咱们得当祖宗供着了?”

    “不至于。等那小子真得了太后娘娘的宠再巴结不迟。”廖耀明想起兵荒马乱的昨夜,叹气道:“那姚喜也是个惹事精,最好找个由头撵去别的衙门。”

    廖兵若有所思地点着头,急得廖耀明狠狠一脚踹向廖兵的屁股蛋:“你个小王八犊子。还不赶紧把东西扔了去!等着姚喜带人搜你屋子不成?”

    “是是是。”廖兵小跑着去了。

    ***

    万妼醒来时屋里昏暗暗的,以为自己一觉睡到了天黑。

    “什么时辰了?”万妼不常熬夜,这么日夜颠倒地睡了一觉,头昏昏沉沉的,瞧什么都是两个影儿。

    一旁伺候的宫女看了看更漏,回话道:“娘娘,还没到午时呢。”

    “大晌午的屋里怎么这么暗?也不把灯点上。”万妼揉着额头坐起身。

    有宫女赶紧把灯点上了,被问话的宫女继续道:“回娘娘,今儿天阴。皇后娘娘说国库吃紧,也让各宫省着些用度。”

    “国库吃紧?”万妼皱了皱眉,吩咐道:“不点灯就不点灯吧,把窗户打开,伺候哀家洗潄更衣。”忽然想起了什么,万妼望了眼殿外的方向道:“司苑局那个奴才回去了?”

    “回去了。”宫女道。

    “告诉他今晚守冷宫了?”万妼露出期待的神情。

    宫女点了点头:“芫茜姑姑同他说过了。”

    更衣洗手准备用午膳时,万妼坐在桌前冷眼望着桌上的菜肴。今儿这午膳真是够朴素的,才十几个菜,而且绿油油一片,大荤的就只有两道。

    整个宁安宫的宫人瞧主子的脸色这么差,都不敢大喘气。

    “呵~”万妼冷笑一声:“谁去传的膳?全是菜叶子,把哀家当牛马喂?”

    宁安宫的太监不许近身伺候,满屋子的宫女都吓得跪了地。

    万妼睃了满室的宫女一眼,抓起眼前的茶杯用力往没人的地儿一扔,大喝道:“哪个奴才传的膳!”

    一个小宫女将哭未哭的模样,向前跪了两步解释道:“奴婢……奴婢传的。皇后娘娘说,打今儿起宁安宫每顿十八个菜,皇后娘娘宫里十五个菜,各宫主子都降了不少……”

    后宫之事是皇后在打理,万妼是个不爱操心的,平日里嫔妃间争宠吃醋也好,奴才们勾心斗角也罢,她都懒得搭理。但皇后为了讨好皇帝和人争宠,竟然要连累得她住不好吃不好?做梦去吧!

    “把皇后给哀家叫过来!她爱吃这堆菜叶子就给哀家一口不剩地吃干净!”

    万妼不反对节俭,但极度反感皇后这种装模作样讨欢心的行为。真要为大兴国省钱,皇后该先劝劝她那挥霍无度的老爹,即便要拿后宫开刀也该减对地方。后宫最大的开销是灯油吗?是菜肴吗?都不是。是各位娘娘小主的首饰衣裳胭脂水粉。有本事减这些去啊?看那些爱美如命的女人不和皇后撕破脸。

    各宫主子的饭菜其实少有浪费的,瞧着好几十个菜主子们只吃了两口,但用完膳都会赏给底下伺候的人,真正浪费的是极少的。

    皇后朱氏一听太后传她去宁安宫,正用着膳呢忽然没了胃口。“母后有没有说找本宫何事?”

    来传旨的太监摇了摇头。

    朱氏知道不会是好事,明明她管理后宫诸事,偏偏被太后压得死死的。那些夜闯宁安宫的刺客也够窝囊的,每次杀的都是宫女太监,连万妼的头发丝儿都没伤着。她是真心盼着万妼死,这宫里要不是有万妼处处掣肘,她早把那些个惑魅圣心的小妖精收拾干净了。哪里犯得着装贤淑,吃不好用不好地省银子。

    “走吧走吧!”朱氏拎起巾子沾了沾嘴,反正该来的躲不过。先帝爷真是做到了保万妼一世无忧,人都死了还留了遗诏护着万妼。皇上对她要有这份心,她也不必和人斗来斗去了。

    朱氏进了宁安宫的用膳间,见桌子上的饭菜没被动过,地上还有碎瓷渣子,就知自己料想得不错。大幅缩减各宫用度,不满的人肯定很多,但敢和她对着来的只有太后。

    “儿臣见过母后。看样子,母后是请儿臣过来陪着用膳的?”朱氏打着哈哈给万妼行了礼。

    万妼脸上带着一丝笑,吩咐朱氏坐下了:“可不,今儿尚膳监送来的菜太多了,哀家一个人哪里吃得了?”

    “儿臣已用过饭了。”朱氏也没什么胃口,为了讨皇上欢心难免要吃点苦。其实宁安宫的已是最好的了,她传膳还比太后少三个菜,好在馋了可以自个儿掏银子叫小厨房做,不至于亏着嘴。

    每每后宫裁减各宫用度,就是大家拼家底的时候了。

    银子多的该怎样过照样怎样过,只需在皇上跟前装装样子,用好东西时背着些人就是了。苦的是那些穷家小户进宫的,本来就没什么银子,月银一缩减,日子就更难过了。可是各衙门办差的奴才要赏银,自家宫里的人平日里不必说,逢年过节的更得赏,你没钱?那就怪不得奴才们伺候得不用心了,甚至怪不得有的奴才为了换个主子勾结人阴你了。

    所以朱氏不明白万妼为什么要闹,苦也苦不到她太后娘娘头上,虽说万妼的母家没了,但思虑周全的大兴情圣先帝爷,可是给太后娘娘留了小金库的,又不是指着宫里每月那点份例过。

    “听说皇后裁了各宫的用度,要给皇上省银子?”万妼望着绿意盎然的菜品,笑着对朱氏道:“皇后也是年轻。你这样省能省出多少银子?亏你有心只可惜不得其法。”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