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7章 玄冰地狱

    顾判和风暴狼将看起来详谈甚欢,狼岐焦急万分,却又无计可施,只能是胆战心惊地继续等待下去。

    狼岐想不通的是,下面的金狼将的意图已经这么明显了,为什么顾千户顾老爷竟然一副看不出来的样子,就那样任由对方在那里说个不停。

    若是让对方后续的援手过来,对他们两个形成包围绞杀之势,万一里面再有非常厉害的高手,那他们又该怎么应对?

    尤其是像他这样战斗力一般,逃命能力也一般的叛族之狼,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他的下场会凄惨到极点。

    如是又过去了一刻钟时间,一直安静听着的顾判忽然开口,打断了风暴狼将。

    “好了,你要等的后援已经到了,就别再挖空心思给我讲故事了,实话实说不打诳语,听你在这里逼逼叨叨真的很累,比打一架都累。”

    一阵微风拂过。

    “你倒是感知敏锐。”伴着一道冰冷的声音,一道纤细的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在大坑另外一侧。

    那人身体被一套晶莹剔透的冰甲所覆盖,只在隐秘部位以蓝色水晶遮挡,声音中性,面容中性,完全分不出到底是男是女。

    “风暴见过寒涟使者。”风暴狼将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一个小小的人之武者都拿不下来,你们北地狼族的战斗力就这么低的吗,真是丢金狼王陛下的脸面呢,也让吾对两族的联盟事宜,产生了些许的怀疑。”

    寒涟叹了口气,目光从顾判身上一扫而过,随后抬头看向了高空中正在迅速远离的纸鸾,“哦?竟然有同类的存在,看来吾倒是有些错怪风暴狼将了。”

    紧接着,寒涟又将目光转回风暴狼将身上,语气淡淡道,“随你一道出来的那些小冰狐呢,她们跑到哪里去了?”

    “回寒涟使者的话,她们都被他给杀掉了。”

    寒涟猛地眯起眼睛,开口时声音冰冷得犹如呼啸而过的寒风,“你杀了吾之冰狐附庸,该当受冰封之刑而死。”

    顾判上上下下打量着寒涟,忽然开口道:“你这家伙看着好生奇怪,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难不成,是个不男不女的人妖?”

    “还有,不久前我刚刚见过了一对寒号鸟兄弟,也是个制作冰糕的好手,你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你找死!”

    顾判没有等来回答,只是等来了一声愤怒尖啸。

    下一刻,不远处冰封的湖面骤然炸开,化作数百上千冰晶长剑,朝着他密密麻麻攒刺过来。

    轰!

    一道混合着碧绿颜色的猩红火焰冲天而起,将顾判牢牢笼罩在内,随即无数冰晶长剑刺入火焰,猛然将湖畔之地尽皆化作一片犹如幻境的水汽蒸腾之地。

    数十个呼吸后,所有冰剑尽数落下,将顾判原本所站立的地方砸出一个泥水混合,又迅速被白色覆盖的巨大深坑。

    “寒涟使者果然厉害,只是用了一招便将那……”

    风暴狼将的马屁并没能继续拍下去,他不得不住嘴,和寒涟一同看向了那处满是冰雪的深坑。

    寒涟狭长的眼睛眯成细缝,死死盯住悄无声息出现在大坑一侧的顾判。

    他看起来毫发无损,就连身上的衣物都没有丝毫破损的痕迹。

    “你竟然能完全躲过吾冰剑的攻击?”

    顾判面上浮现出些许惊讶的神色,有些感慨地道,“那是因为你打偏了啊。”

    寒涟微微皱眉,却又听到顾判继续说了下去。

    “原以为我的精抗已经很低了,没想到见到你这位不男不女的家伙之后,我才发现,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这句话的正确性。”

    风暴狼将的身体一点点绷紧,他直到现在才突然发现,事情发展到现在,似乎已经完全脱离了他所以为的既定道路,开始在另外一条通向危机与死亡的道路上发力狂奔。

    不只是风暴狼将,就连寒涟也如临大敌望着不远处随随便便站在那里的顾判,随后面露痛苦的表情,双臂吃力地向上抬起,无数星沙般的冰屑飞速在两手之间聚集,数个呼吸间便凝聚而成了一柄巨大的冰之战斧。

    顾判默默看着这一切,直到那柄战斧完全成型,才接着开口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也算是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不久前我刚刚见过了一对长着翅膀的鸟人,它们自称是寒号兄弟,同样擅长冰冻制冷,你和它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吾并不知道什么长着翅膀的寒号兄弟,吾只知道,你即将跟随吾一同前往,前往那梦境般美丽的玄冰地狱!”

    寒涟一言既出,风暴狼将顿时面色大变,不管不顾便朝着远离的方向开始狂奔逃窜。

    顾判眯起眼睛,一步跨出,包裹在重重烈焰中的大斧猛然砸落。

    咔嚓!

    咔嚓咔嚓!

    一层又一层的冰晶自寒涟的体内开始向外蔓延,无数冰晶尖刺从地下升起,每一根都有数丈高,顷刻之间便形成了一片晶莹剔透的荆棘森林,将湖畔的一切尽皆包裹在内。

    轰!

    又是一声巨响,随着寒涟艰难抬起双手,其身后的冰封湖泊遽然炸开,一尊直径数十丈的巨大冰块自湖内飞至高空,而后开始旋转加速,呼啸着朝冰刺荆棘林砸落下来。

    就如同一颗流星坠地。

    巨型冰块还未真正落地,庞大的风压与暴雪已经将地上的冰柱吹倒折断,引发了巨大的震动与混乱。

    嘭!

    沉闷到令人心悸的响声爆开,还在疯狂逃窜风暴狼将猛地捂住胸口,惊骇莫名转头看去。

    “这是……”

    “这是什么!?”

    他控制不住地惊呼出声,刚刚看到两柄大斧在虚空中对撞到一处,下一刻视线便完全被突然出现的一片猩红所占据。

    一朵颜色鲜红的小型蘑菇云在湖畔冉冉升起。

    下一刻漫天冰屑洒落,不论是密密麻麻的冰刺荆棘,还是那块从天而降的玄冰流星,都在轰然爆发的火焰中化为大雨,倾盆落下。

    浓郁的水蒸气中,寒涟面色终于大变,刹那间包裹身体的冰甲顿时破碎大半,露出下面白皙的躯体。

    “你,你竟然……”她张口欲言,却见到头顶上又是一道包裹在重重火焰中的寒光猛然砸落,只能是鼓起全身力量,再次硬顶而上。。

    轰!

    红绿混杂的火焰交织纠缠,犹如一道斑斓火柱冲天而起。

    一座小型冰山凭空耸立,在重重寒冰包裹之中,最深处是紧闭双眼,双手掐住一道印诀的寒涟。

    斑斓火柱灼烧在冰面上,顿时弥漫出大面积白色雾气。

    小型冰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缩小着。

    咔嚓!

    一柄大斧重重落在冰山表面,随后破开层层防护继续向下,毫不留情落在了寒涟那修长纤细的脖颈之上。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