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主角在行动

    “我们是来求财的,希望大家不要进行无畏的反抗,我们绝对无意杀害任何一位船上的游客,但如果你们不合作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我手上有一份名单,凡是被我叫到名字的,立马站出来,要是不出来的话,就格杀勿论!要怨,你们就怨那个不肯出来的人吧!那么,接下来我就开始叫名字了,罗有才先生!”

    麦当奴话音刚落,一个中年胖子立即站了起身,他不敢去赌,赌自己要是没有站起来的话,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

    接下来,麦当奴一共念了三十多人的名字,这些念到名字的人都被身穿红衣服的劫匪给带走了,看到麦当奴放下手上的名单时,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的观众心头都松了口气,以为事情应该到此为止了。

    没想到麦当奴却再次开口了:“很好,谢谢各位的配合,不过刚才只是前菜,真正的游戏,现在才正式开始,接下来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赌局,在这之前,还请各位先生女士们把你们身上的现金和珠宝,全部都拿出来,放在你们身前穿红衣服的人的袋子里。”

    麦当奴单手一挥,久候多时的红衣劫匪立即拿着黑色的袋子上前,收缴着游客们身上的贵重物品。

    “然后麻烦大家一个一个的排好队,来这艘船的,都是喜欢赌钱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做一回庄,跟你们好好赌一回,看看到底谁是赢家。”

    麦当奴看着舞台下的游客,像是在看一群待宰的羔羊,接下来的赌局,他只会赢,不会输,麦当奴似乎再一次预见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就在这时,一位白衣黑裤,留着长发的男子拿着手枪走到了麦当奴身前,凑到他耳边说道:“boos,船上出现了漏网之鱼,疑似是有着‘城市猎人’之称的私家侦探孟波。”

    麦当奴听完后眉头一皱,他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节外生枝了,眼看一切进展顺利,却突然冒出了个搅局者,麦当奴是又惊又怒,当下就下令道:“你立马带人去把他给我抓回来,尽量生擒!”

    他并不知道,除了孟波外,就在舞台下,也同样藏着几个准备给他捣乱的人,不管是芽子还是惠香,如今都在台下,至于顾家俊,则在他的视线之外。

    顾家俊看到芽子跟高达只差几个身位的距离,心中一动,一个计划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他用芽子预先留下的通讯器偷偷的给她发了条消息,让她联系上高达,在接下来的赌局里,尽量的拖延时间,他相信以高达的技术,如果不是故意放水的话,就凭麦当奴那两下子,一辈子都得在他身后吃屁。

    发完消息后,顾家俊又悄悄的离开了大厅,来到走廊的时候,发现有个红衣劫匪正在来回巡视着。也许是因为这次的行动太过顺利,这人显得有些粗心大意,根本没发现顾家俊出现在走廊尽头的身影。

    顾家俊努力的平静着呼吸,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待到其中一个红衣劫匪走到他身侧的时候,顾家俊迅速的伸手抱住了他的头,毫不犹豫的用力一扭,将这个劫匪送进了地狱。

    解决掉这个劫匪后,顾家俊将他拖到了一个游客居住的房间里,将死去劫匪身上的衣服扒下后,穿到了自己身上,虽然穿着不是很合身,倒也看不出破绽,面罩一戴后,更加没人认得出来。

    为了不节外生枝,一身劫匪打扮的顾家俊重新回到了娱乐大厅里,此时赌局已经在进行中,就刚才顾家俊走进来的时候,已经相继有两具游客的尸体被拖了出去,这个麦当奴杀起人来,果真是毫不手软啊。

    这让顾家俊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个麦当奴,当杀!一个不懂得尊重生命的家伙,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至于抓他回去交给上边,顾家俊从来没想过。就算把他给抓进去了,相信以麦当奴的手段,过不了多久就会脱困。

    这群劫匪在麦当奴的带领下,几乎是无往不利,很少出现翻车的情况,现如今整个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他们的警惕心自然而然的放松下来,换上了劫匪衣服的顾家俊,理所当然的被他们当成了同伙,眼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向麦当奴,也只当他是有事汇报,并未想过这层衣服里边已经换了个人。

    就这样,顾家俊顺利的来到了麦当奴身边,如同戏剧般儿戏,只见他,作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凑到麦当奴耳边道:“BOOS,不好了,外边来了很多人,我们的兄弟已经阵亡七八个。”

    麦当奴听完后,顿时吓得站了起身,连手中的牌也被一把丢到了桌子上。

    “你说什么?”

    趁着这个空档,眼疾手快的顾家俊一把抓过了放在赌桌上的手枪,用枪口顶着麦当奴的太阳穴。

    这下不只是麦当奴,他的那些手下也知道这是有外人冒充了同伴,立即调转枪口指着顾家俊,但谁也不敢开枪,因为顾家俊很鸡贼的将麦当奴挡在自己身前。

    在这时,被顾家俊劫持的麦当奴却突然淡定了下来,脸上再不见先前的恐慌,出身不俗的他自然已经明白顾家俊先前的话不过是在诓骗他,就以顾家俊现在的行动来看,很有可能外面并没有什么警察,甚至劫持自己的这人就是单独一人也不奇怪。

    “你是什么人?”

    “一个路过的警察罢了!”

    “警察?”麦当奴晒然一笑道:“这里是公海,请问你是以哪国的名义来抓捕我的呢?”

    “这并不重要,我是兵,你是贼,官兵抓贼,合情合理,不是么?”

    “警官先生,我似乎得提醒你一下,现在整艘船都被我控制了,如果我有什么意外的话,你觉得你自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吗?就算你杀了我,依然会有我的同伴来代替我,就凭你一个人,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是吗?”顾家俊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