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长青令

    “咳咳,二公子,时辰到了。”

    正当秦易纠结的时候,庭院外忽然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线,伴随着几声轻微的咳嗽。

    秦易怔了怔,经过那道苍老声音的提醒,这才想起,原来是自己使用长青灵泉的时限已经到了。

    “多谢根伯提醒,小侄这就出阵。”

    秦易朝外面喊了一声后,连忙起身,也不拖泥带水,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什么东西遗漏,转身便朝庭院外走去。

    到达院门前,他小心翼翼地从随身携带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纹有青木纹路的玉质令牌,另一只手放在围墙上不断摸索,随即啪嗒一声,找到了那处隐藏的青石凹槽。紧接着,双手掐诀,火红色真元萦绕其上,向令牌中打入一道奇异法诀,而后将令牌严丝合缝地放置在凹槽中。

    令牌一放,青石上的金色纹路渐渐消退,空气泛起一道道涟漪。

    三阶聚灵阵法遮掩的迷雾悄然消散,最后浮现出庭院大门的模样。

    秦易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心下感慨道:“不愧是老祖布置的三阶聚灵法阵,以我如今练气七层的修为,即便是手持长青令,打出这道启阵法诀,都有些略微吃力……”

    聚灵法阵的第一要义,便是锁住阵中灵气,所以寻常时刻是完全封闭的,唯有进入与离去时,才会开启。

    而秦家的三阶聚灵法阵,因是金丹始祖所布,又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秦家家主巩固,阵旗阵枢等异常稳固。进出除了需要与之相对应的启阵法诀,还要特制的阵法令牌,才会允许修士出入。

    这特制的阵法令牌,名为长青令,上面镌刻有秦家独有的青木标识,不可伪造,即为进出凌云峰顶三阶聚灵阵的唯一凭证,便是整个秦家,也只有三枚。

    其中一枚,由家族修为最高的家主秦瀚海常年持有,以便其随时进入长青泉中修行;另一枚位于家族魂灯供奉堂中,供家族子弟突破筑基之用。

    这最后一枚,便是秦易如今手中的这一枚,位于家族任务大厅,由现任的秦家大长老,也就是秦易的大伯秦愁云掌管,专门提供给家族中尚未的筑基小辈修行所用。

    只不过,因为长青泉主要是供给家族为数不多的筑基长老修行,一般小辈也没那个本事弄到足够的家族贡献值,来兑换这第三枚长青令,所以很少出现的状况,正好让秦易赶上了。

    想想也是,唯有身份尊贵的秦易秦二公子,才有这个资源与魄力,能够待在长青泉中整整修行一个多月……换做旁人,没有足够的贡献值,顶多是突破筑基时,待在其中旬日,那便已是家族开恩了。

    ……

    秦易推门踏出小院时,门外站着一位身躯佝偻,行将朽木的迟暮老者,老者拄着拐杖,身着一袭灰袍,面色蜡黄,还时不时地咳嗽一声,看上去似乎寿元将尽,极为老迈,好像早就等在那里。

    他便是秦易口中的根伯。

    却听根伯轻咳一声,温声笑道:“不知二公子这一个多月的修行,感觉如何?”

    言语间,似有调侃之意。

    “根伯莫要笑话小侄了,长青泉乃二阶上品灵地,更有始祖布下的三阶聚灵法阵,灵气氤氲,几欲化液,即便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在其中修行,灵泉也可提供足够精纯的地脉灵气,不见干涸,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修行宝地。”

    秦易摸了摸自己干瘪的储物袋,苦笑道:“小侄也想在其中多待几日,可奈何在长青泉里修行,花费资源实在太大,即便是小侄,也负担不起啊!”

    话毕,秦易先是朝老者躬身行了一礼,而后小心翼翼地取出法阵上的长青令,交还与老人。

    根伯虽是口中称呼秦易为二公子,可当秦易向自己躬身行礼时,却也不回避,只淡淡的笑,堪堪受了他这一礼,随后接过秦易手中的长青令,翻手一转,一道淡青色光华闪过,这枚珍贵的玉牌便被他收入储物袋中。

    “资源乃是身外之物,没了再赚便是,能够在长青泉中待上月余,利用长青灵泉的精纯灵气,为日后修行打下坚实基础,怎么算也不亏。”

    根伯爽朗一笑,温声劝慰,转而神色略显严肃道:“不过,二公子,老奴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修行路漫,需急缓有度,量力而行,切忌也不可操之过急,伤及根基,虽然此次冒险,不仅愈合了战伤,还破而后立,但下一次,您或许便没有这么好运了。”

    “毕竟不是谁人都似大公子那般,天生三品水火双属性灵根,相辅相成,世间万般功法皆可可修习。要知道而公子你的灵根,乃是五品赤火单属性,与秦家的祖传功法《青木参天诀》属性天生相悖,前不久又身受重伤。”

    “如此一来,即便《青木参天诀》是西岭唯一的一部玄阶上品功法,盲目吸收海量精纯灵气,贪图修行速度,一个不小心,便有走火入魔之危!”

    秦易神色一凝,心下略微思索,随即了然。

    看来是自己这几日催动大哥传回的无名法诀,吸收灵气的动静太大,惊扰了守护此地的根伯,还让他误以为自己是过负荷吸收灵气,妄图用灵气弥补内伤,这才出言提醒。

    不过秦易深知说多错多的道理,为保守大哥的秘密,也不解释,只顺着根伯的思路,颔首正色道:“小侄明白,谨遵根伯教诲。”

    根伯闻言,拄着拐杖,掩口轻咳一声,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欣慰之色:“二公子能明白老奴的苦心就好,下山去吧,希望不久之后,老奴还能在这凌云峰顶,看见二公子您。”

    听着根伯真挚关切的话语,秦易心中忽然流过一股暖流。

    根伯虽然一直以秦家家奴自称,可秦易知道,根伯对于秦家的贡献,丝毫不逊色任何秦家族人,甚至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念及于此,秦易再次无声弯腰,朝根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这才转身下山。

    “聪慧知礼,勇而不骄。只月余,便突破至练气七层……”

    看着秦易渐行渐远的背影,根伯站在满是风雪的凌云峰巅,佝偻着身躯,浑浊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欣慰之意。

    “西岭众人皆言,秦家大公子秦枫是秦家麒麟儿,却不知二公子秦易,也是一条蛰伏深渊的真龙种!有朝一日,这真龙种,也必将如那麒麟儿一般,翱翔腾跃,啸傲九天!”

    根伯的身影,渐渐隐去,只余下一声低语,在风雪中飘散。

    “有此二子,秦家此脉,当兴啊!”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