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章 任务大殿

    “在凌云峰修行月余,因法阵隔阂的缘故,不知外界发生何事,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外面已是这般光景,真是应了那句:‘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吶!”

    站在半山腰上,秦易纵目远眺,看着这方银装素裹,白雪皑皑的寂静世界,不禁心生感慨。

    一袭青衫,于风雪中傲然长立。

    顺带着,连刚刚突破的心境,都沉寂许多。

    不过秦易也只是在山腰上停留片刻,便再次启程,朝山下疾驰而去。

    ……

    约摸盏茶功夫,秦易的身影便出现在一座青石大殿前。

    大殿高约一丈,建造恢弘,和凌云峰顶的长青庭院一样,通体由青石打造,不同的是,青石上少了那若隐若现的金色符文,门外也并未设置其他任何禁制。

    这青石大殿内,不似长青庭院那般空旷,数千余平米的大厅内,两侧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好几排梨木书架,书架的每一层上,又悬挂着各式各样的玉质符诏。

    正中间,则设一张六尺来长的檀木香桌,并三把白熊皮铺垫的太师椅。

    此时,中间那把象征着地位的太师椅上,正端坐着一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这便是秦家除了供奉堂、刑罚堂以及长青庭院外的第四大家族重地,秦家任务大厅!

    站在大殿外,秦易稍作停歇,轻轻掸走肩上飘落的雪花,这才走入大殿之中。

    或许因为是冬日,天气恶劣,来任务大厅中单独领取任务的人并不多,大多是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

    “咦,这不是秦易秦二公子吗?”

    秦易的身影刚刚出现,便有眼尖的家族子弟发出一声低呼,将他认了出来。

    不过,那人的同伴却也不信,调侃道:“哈哈,永承兄,你莫不是昨日去凝香阁的宿醉还没醒?按照时日,秦易二公子此时应正在凌云峰顶的长青院中修行,又怎么会出现在家族任务大厅里。”

    “再者说,即便如今二公子不在长青泉中修行,满打满算,也不过堪堪出关不到半日,不说别的,就拿你我来说,推己及人,谁会刚刚出关,便马不停蹄的前往家族任务大厅,领取任务符诏?”

    围观众人听及凝香阁,皆会意一笑,气氛好不融洽。

    原来,按照秦家家规,年满十六而未曾加冠的家族少年修士,每六个月,便必须强制前往家族任务大厅领取一次符合自身当前修为的任务符诏,既算是为家族发展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也算是家族给小辈准备的半年一次的修行磨炼。

    需要注意的是,秦家家规严苛,任务符诏也是同等级家族中难度最高,对此,绝大多数秦家子弟怨声载道,家族任务符诏更是能省则省,绝对不会多领取哪怕一枚。

    而就在一个半月前,还是练气六层的秦易,便已经领取了一枚家族任务符诏,前往万兽山脉中试炼。

    谁知道在秦易试炼之时,恰逢西岭第三世家的陈家小公子遇险,为救陈家那个倒霉蛋,秦易不得已越阶斩杀了一只练气七层妖兽金岩狼!

    为此,秦易还受了较为严重的内伤。

    最后不得不花费昂贵的家族贡献点,兑换服用上品疗伤丹药后,又前往家族长青院,借二阶上品灵地长青泉的精纯灵气来修行疗伤。

    所以,才会有刚才那番对话。

    被称作永承兄的秦家子弟,也是个老实人,一听同伴这么调侃自己,连忙上前捂住他的嘴,面庞羞的涨红:“秦永宣你个混球,话别乱说,我才十七岁,敢去凝香阁,怕不是要被我爹挂在房梁上吊起来打!”

    “还有,我真没骗你,不信你自己朝那边看,看那人是不是二公子……”

    说着,秦永承指了指大殿门口。

    顺着门口望去,那一袭磊落青衫,立如芝兰玉树,笑若朗月入怀,不是秦易,又是何人?

    “这……”

    秦永宣看清站在门口的那人面容,明显一愣,随后稍作思索,便明白是怎么回事。

    只听他自惭形秽道:“二公子果然是二公子,如此自律拼搏,我等家族旁系子弟,远不如矣……”

    别人比你优秀,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优秀的人,比你还要努力!

    秦永承、秦永宣两兄弟,看见二公子秦易刚刚出关,便赶着来到家族任务大厅领取符诏后,顿时无地自容,羞愧不已。

    与此同时,一颗努力进取的种子,渐渐在二人心田中萌发……

    这一切,秦易自然不知,在路过二人身旁时,也毫无倨傲之色,甚至还亲切的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

    “小易见过大伯。”

    秦易越过书架,缓步行至那张檀木桌前,躬身行礼。

    原来这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便是秦易的大伯,秦家第三代家主秦山长子,秦愁云。

    “哦,小易,这么快便出关了?”

    原本端坐于太师椅上的秦愁云,在看到秦易的到来之后,拍了拍左侧的一把太师椅,亲切笑道:“来,坐这来让大伯好好看看,你这伤到底恢复的怎么样了!”

    “大伯,这样不好吧……”

    秦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憨憨笑道:“小时候不懂事,总喜欢抢大伯的太师椅,现在小易长大了,才知晓大伯这把太师椅的含义,怎么能再做这种有失规矩的举动。”

    “至于上次与金岩狼搏斗留下的内伤,其实并未伤及肺腑,经过月余灵泉的调养生息,小易已无大碍,多谢大伯关心。”

    秦易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任务大厅的这三把太师椅,象征的乃是家族中修为最靠前的三大筑基长老的身份与地位。

    就像是秦家姓氏魂灯供奉堂里,那位于先祖魂灯最前方的那块唯一的玉蒲团,只有秦家家主,方有资格跪拜。

    秦愁云闻言,微微点头,赞叹道:“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啊,起码比你那不成器的堂兄,要好上千百倍……”

    提及秦易的堂兄,任务大厅的空气,莫名凝固。

    饶是秦易,此时也不敢再出言搭话。

    “哈哈,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秦愁云落寞一笑,随即强打精神,笑道:“对了,小易,怎么刚刚出关,便想起来大伯这儿?莫不是由于长青泉的消耗太大,家族贡献值已经用完?”

    “若是这样,那在这件事上,大伯可就帮不了你,依你这资源消耗的速度,哪怕是你大哥当年,恐怕也不过如此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