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秦家麒麟儿

    秦易被自家大伯说的,一愣一愣的,感觉他分析的好像还挺有道理……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啊!

    家族藏经阁的万般术法中,除了那部攻伐最强的青木剑诀,其他的法诀,秦易大多连碰都没碰过……

    还敛息术,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有必要这么捉弄自家大伯么……

    不过看大伯那番胸有成竹的模样,怕是也不会给自己解释的机会了。

    “小易,来,练气七层的符诏在这里……”

    秦愁云起身,朝秦易喊了一声,示意他跟在自己身后。

    “哦……”

    秦易轻轻的应了声。

    索性最后也不辩解了,悻悻地跟在自家大伯身后,前往练气七层的专属木架上,挑选合适的任务符诏。

    ……

    秦家任务符诏的等级,大致用修为来区分,比如练气三层的修士,只能领取练气三层的任务符诏;练气九层的修士,只能领取练气九层的任务符诏。

    当然,即便是同一修为的任务符诏,难度也各不相同,所以又有上、中、下品的区别。

    秦易在书架前挑来挑去,最后目光定格在一道练气七层的中品符诏上。

    “小易,其实在大伯看来,你才刚刚踏入练气七层,就要挑选这卷进入万兽山脉的中品符诏,是一件不太明智的决定啊。”

    秦愁云显然注意到秦易的变化,他从琳琅满目的书架上,取下了这道玉质的练气七层任务符诏,疑惑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大伯,我想好了。”

    秦易思忖了许久,缓缓答道:“还有三个月,便是五年一度的北域大比,适时,北域的各大天骄都会汇聚一堂,而以我现在练气七层的修为,远远不够……”

    “以大哥当年的无上资质,都深入万兽山脉,挑战自我;若我还满足于现状,不去挑战自己的极限,恐怕连北域大比前十都进不去,那与混吃等死又有什么分别?”

    “你竟然想参加北域大比,还想着进入大比十强?!”

    对于秦易这般异想天开的想法,秦愁云微微露出惊骇之色。

    惊骇之余,又感到一丝丝的荒诞。

    “怪不得,寻常家族子弟都视如洪水猛兽的家族任务符诏,而你一出关,便想着来此领取下一道,原来是想和你大哥当年一样,借万兽山脉妖兽之手,来磨砺自身剑道……”

    “可你知不知道,当年你大哥在这个时候,已是练气九层大圆满,秦家藏经阁的诸多术法,更是融会贯通,距离筑基仅一步之遥?正因如此,他才敢参加北域大比,夺得白鹿书院赠给大比魁首的那一枚上品洗基丹,铸就完美道基!”

    秦愁云在一旁劝道:“而你现在才练气七层,修为堪堪抵达北域大试门槛,又何必为了参加大试,去万兽山脉中磨炼,去与那些练气九层,甚至已然筑基的天骄小辈拼命,博一个莫须有的排名?”

    北域大比,又名北域青年大试,是由南瞻北域的玄级书院,白鹿书院发起,北域治下的各大中高级书院联合举办的一场青年盛会。

    每五年一届,参试者年龄要求在十八至二十五岁之间,修为最低为练气七层,意在筛选出最有潜力的十大青年小辈,送往中州、西渊、东泽等地的四大地级书院修行,学成归来后,报效北域大丰王朝。

    秦枫当年,资质修为皆是西岭第一,然而他生性淡薄,本无意于功名利禄,只是一心扑在修行上,对于席卷整个北域的青年大比,根本毫不放在心上。

    但苦于秦家势弱,又位处于资源最为匮乏的北域西岭,即便是整个家族的修行资源,全部砸在他身上,也无法助他铸成完美道基。

    无奈之下,秦枫只好拎着那柄三尺青锋,深入万兽山脉,准备以筑基妖兽之血磨砺剑锋,在生与死的拼杀中,打磨出最完美的大道之基!

    谁知道,正在此时,发起北域大比的白鹿书院,竟然拿出了一枚可以无视修行境界,强行提升道基等级的上品洗基丹。秦枫得此喜讯,便拎着剑,不顾一身血污,兴冲冲的就从万兽山脉赶往白鹿书院参加大比。

    期间连败无数天骄,夺得魁首之名。

    后又借那枚上品洗基丹,铸就完美道基,得中州敬敷书院元婴大儒青睐,一路平步青云,扶摇而上……

    很显然,在秦愁云看来,此时的秦易,也生出这般念头。

    “大伯,正是因为堪堪抵达大试门槛,所以我才更需要提升修为啊!”

    秦易梗着脖子辩解道。

    “不不不,你与你大哥不同。”

    秦愁云摆了摆手,拒绝道:“莫怪大伯说话难听,你今年只有十九岁,比你大哥当年参加北域大比还要小上一岁,却既无你大哥的天赋资质,又无你大哥的一身攻伐剑术,更无你大哥他距离筑基一步之遥的高深修为!”

    “仅仅三个月时间,你拿什么和其他北域众天骄比试?”

    秦愁云缓缓道:“不如听大伯一声劝,换一道下品的任务符诏先练练手,扎实修为,如此再等五年,你必筑基!到时再参加北域大试,岂不一举多得?”

    秦愁云说的很有道理,也很贴合实际。

    言语间,似要对秦易那异想天开,不切实际的幻想,给以沉重一击。

    然而秦易,却有着他自己的理由。

    “大哥当初一举夺得北域大试第一,作为他的弟弟,我自当不能落于人后。”

    秦易攥紧双拳,眼眶微红,终于道出真相:“更何况,我要向北域所有世家证明,我西岭秦家,不是只会趴在大哥身上的吸血鬼;我西岭秦家,即便出身荒野,也能培养出一代天骄!”

    一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这……”

    秦愁云听了这一番话,似是想起什么,古井无波的面庞,也不禁为之动容。

    他轻叹一声,道:“唉,你既有这份心,大伯若是再做阻难,岂不是连你这个家族小辈都不如?”

    秦愁云将手中那道符诏交予秦易,叮嘱道:“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猎杀妖兽的任务最为凶险,如若不敌,任务失败也就失败了,千万别拼命,捏碎这玉符,自然会有镇守在万兽山脉的筑基长老出手相助。”

    “至于家族,别怕,只要你大伯我还有一口气,秦家,便不会倒下!”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