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世家之耻

    当年秦枫提着剑,一身血污的站在北域大试的擂台上,报出家门时,不知受了多少人的讥讽与嘲笑。

    有人问:“什么时候北域大试,来自西岭的泥腿子,也能参加了?”

    也有人说:“西岭秦家真是寒酸,自家的嫡亲长子,却连一件像样的玄器法衣都没有。”

    更有甚者,大言不惭地让秦枫滚下擂台,叫嚣道:“北域大试的一众天骄,身份个个都尊贵无比,又怎能和乞丐过招,脏了他们的手?!!”

    对此,秦枫一言不发。

    他掷剑不用,单以练气九层修为,赤手空拳,便将白鹿书院前挑衅的筑基一个修士,打得鼻青脸肿,毫无招架之力!

    他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这些人的言行究竟有多么幼稚,荒唐!

    而后大大小小数十战,秦枫更是皆以全胜之姿完败对手,至于那些筑基之下的北域天骄,在他手下,甚至连一剑也撑不过去!

    大比还未结束,北域第一天骄之名,便稳稳地落在了秦枫的头上。

    秦枫,终于走出西岭,崭露头角,正式走上属于他的崛起之路!

    与此同时,有关西岭秦家的所有资料,陆续出现在一些北域大人物的书案上。

    可在摸清秦家的底细后,这些大人物皆发出了不屑的嗤笑,那一段段关于秦家的描述,看在眼里,最后只剩下四个字:明珠蒙尘。

    无他,西岭秦家实在是太弱小了。

    按照他们原本的想法,还以为这位绝世天骄,是北域哪个大家族避世不出的天才道子,出世历练;再不济,也会有个超凡的师承。

    可谁知道,秦枫竟然只是出自蛮荒之地的一个小家族,寂寂无名,使人大跌眼镜。

    嗤笑之余,这些大人物,也动起了小心思。

    你说,即便出身于这样一个废物般的家族,秦枫也能逆势崛起;要是能让他入赘自己的家族,再花上一些资源去培养,日后对于自己的家族,岂不是一大助力?即便他不幸陨落,这样的绝世天骄,只要能在自己的家族里留下血脉,也稳赚不赔啊!

    于是有人开始暗中许以光明前途,朝秦枫抛出了橄榄枝。

    保证自己会倾全族之力培养秦枫,只希望他能够弃暗投明,交还家族姓氏魂灯,脱离秦家,做自己家族的一柄绝世利刃。

    哪里知道,秦枫竟然不肯,悉数回绝!

    并在世家大族的胁迫下,毫不妥协,毅然决然地放弃前往东泽天圣书院求学的机会,孤身一人回到西岭秦家。

    一时间,北域那些世家大族的家主们,无不扼腕叹息,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周天书院的铁律摆在那里,秦枫既然不愿,那明面上,谁也不能强求。

    唯独北域皇族独孤家,无耻之尤。

    在招揽秦枫无果后,独孤家主恶由心生,不惜花大价钱抹黑秦家,扬言西岭秦家这颓弱的八等世家,不配拥有秦枫这天资绝顶的世间麒麟儿;

    又说秦家家主,自私自利,连给予这绝世天骄最基础的成长资源都不够,却依旧把秦枫绑在家族里,只会成为秦枫前行路上的绊脚石!

    暗地里,独孤家还通过家族掌握的大丰王朝,不断向秦家施压,削减秦家的家族俸禄,剥夺秦家的家族资源,甚至暗中派遣金丹家奴挑起西岭的世家纷争,让秦家在本就资源匮乏的北域西岭,更加寸步难行!

    那时的秦家,几乎到了五百年来最为危难的时刻,灭族之危,近在眼前。

    幸运的是,秦枫借助大比魁首的上品洗基丹,铸就了绝世罕见的紫色完美道基,得中州第五世家元婴大儒青睐,收为关门弟子,一年之内,修为便从筑基前期突破至筑基后期大圆满!

    速度之快,举世无双!

    而独孤家做的那些蝇营狗苟之事,随即也被公之于世。

    第五世家的那位元婴大儒,本就是个极为护短的性子,知晓自家这般出众的徒弟受过这等委屈后,特地从中州敬敷书院,为秦枫请来书院化神掌院的敕令法旨,将独孤家的元婴老祖好好痛斥了一番,并削了独孤皇族近一成的王朝气运,以儆效尤!

    秦家的危险局面,终于得以缓解,迎来转机。

    可惜,好景不长。

    自那以后,秦枫的所有潜力仿佛全被榨干,足足四年,修为一直停滞在筑基后期,毫无寸进。就连曾经盛赞他有化神之姿,特意请来掌院敕令法旨的元婴大儒,也渐渐失望,开始对他不闻不顾,放任自流。

    这时,与秦枫同在敬敷书院修行的一位至交好友,却忽然爆出一件惊天秘闻!

    说以秦枫的天资,早在三年前便可突破筑基,结成金丹,只是他为了家族发展,将历练得来的资源与书院的奖励,全部通过家族姓氏魂灯传回,自己只留下十之一二,以供修行。

    最后导致自身修行资源不足,才迟迟不得结丹。

    就好比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本就饭量极大,一顿能吃几大碗;可为了贴补家用,节衣缩食,硬生生从嘴里省下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口粮,养活一大家子人。但这种节衣缩食的后果,不仅会遏制孩子的成长,更会对孩子的身体机能造成极大的损害,十几二十年后,即便生活条件好了,也永远无法弥补。

    同样的道理,秦枫的这种做法,明显是自断根基,不仅会导致修为毫无寸进,严重的,经脉长期得不到温养,会枯竭萎缩,甚至还会影响自身道源!

    那位元婴大儒知晓后,更是一掌拍碎了身旁的紫玉香案,勃然大怒。

    像秦易这种天赋异禀的绝世天骄,修行路上,本就需要比寻常修士多上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海量资源。这些资源,家族提供不了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家族子弟反过来将修行资源回馈给家族,助家族发展!

    天底下,哪有这般不知廉耻的世家!

    其家主,还有和颜面存活于世间!

    于是乎,这位极为护短的元婴大儒,先是关了自家小徒弟秦枫的禁闭,封了他的姓氏魂灯;而后直接以敬敷书院的名义,从中州发回一道元婴法旨,勒令西岭秦家第四代筑基家主秦瀚海,于百日内抵达中州。

    他第五志学,要当着敬敷古圣神像的面,亲自质问这位厚颜无耻的秦家家主,是从哪来的胆子,贪墨书院资源,自毁绝世天骄!

    秦枫不懂事,身为家主,你秦瀚海难道也不懂吗?!

    就在此时,当年有关秦家的流言蜚语突然死灰复燃,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就像是一把熊熊燃绕的火焰,愈演愈烈……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