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章 王家的奴才

    王五凑上前,看到小灵农的模样,有些不忍道:“张管事,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好歹也是一条性命啊,万一被秦家人发现……”

    话还未说完,便听久久未曾出声的世家公子,打马上前,马鞭一扬,不耐烦道:“废什么话,既然怕被发现,那就做的干净点!”

    王五被吓得一激灵,忙道:“是,是,小的明白……明白……”

    倒是一旁的灰衣老奴,眯着眼睛,皱巴巴的老脸上皮笑肉不笑,奉承道:“鹏程少爷莫要生气,王五这小子没在外面闯荡过,又无少爷这般天生果断,自是有些妇人之仁,多敲打敲打,日后便晓得其中真意了。”

    那肥硕如猪的世家公子,听了这句话,眼睛都被脸上的肥肉挤成了一条缝,高兴的哈哈大笑。

    “哎呀呀,张伯这话听得,舒坦,不愧是在外历练过的好奴才!放心,等我此番打猎回去,就去找父亲求一颗筑基丹,包你稳稳筑基,日后也方便更好的保护我,哈哈哈!”

    灰衣老奴听着他一口一个好奴才,脸色瞬间黑得和锅底一般,讪讪道:“多谢鹏程少爷。”

    他自然不会相信,王鹏程能为自己求来筑基丹。

    不说这丹药有多珍贵,整个王家都没几颗;即便有,又会肯给自己这个外姓家奴?

    糊弄鬼呢!

    王鹏程王公子显然没听出灰衣老奴的弦外之音,笑得更欢了。

    “哈哈,不谢,不谢。”

    一听这话,灰衣老奴脸色更黑了。

    说这贱婢不识相,你这头肥猪,还王家大长老之子,白费那么多资源,简直比这贱婢还不识相!

    老夫练气九层的修为,放在这西岭散修里,也算是一方人物,就连你爹当初,也对我客客气气。若不是寿元将尽,想要在你王家祠堂落下一盏外姓魂灯,下辈子好轮回入世家大族,我又岂会入赘你王家,受你这小儿的气?

    名义上唤我张伯,实际上不还是拿我当奴才!

    看着王鹏程那蠢笨肥胖,不可一世的姿态,灰衣老奴心中怒火更甚,却又没地方发泄。

    恰巧此时,王四、王五两人,架着小灵农从灰衣老奴身旁走过。

    小灵农依旧是那副凄惨模样,小脸上泪水混着血污,看上去可怜极了。

    但她始终不求饶,反而像是在给自己打气般,弱弱道:“不怕……不怕,家主知道后,一定……一定会给我做主的……”

    “你说什么?”

    灰衣老奴正好没地方出气,闻言将小灵农一把摄过来,反手又是一巴掌,而后一脚将小灵农踹翻在地!

    明明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也不知这灰衣老奴怎么下得去手。

    不过这回,他倒是没用真元。但小灵农的面颊却更肿了,抱着肚子,小脸疼得发白,像一只可怜的小兽,蜷缩在雪地里。

    她面颊上淋漓的鲜血,一滴一滴,落在皑皑白雪上,晕散开来,宛如盛开的蔷薇。

    灰衣老奴似是出了气,心情极为舒畅,大笑道:“你们秦家家主,如今在中州,恐怕都自身难保;你一个小小灵农,指望谁不好,还指望他?”

    围在一旁的王家家奴,见到小灵农的这番模样,有人面露不忍,但更多的,却是如同报了仇般,轰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张管事说得对,打得好,这秦家的贱婢,就应该这么打!”

    “依我看,秦家就是一个虚伪透顶的世家,嘴里说的好听,现在却连一个奴才都护不住!”

    “就是,就是,平日里,看那秦家人一个个比谁都傲,就连这贱婢也是,我就搞不懂了,那么傲,装给谁看啊!”

    言语中,似乎对秦家人有着天大的恨意,但他们显然奈何不了秦家人,现在只能拿小灵农撒气。

    在众人的嘲讽声里,小灵农挣扎着,刚要起身,人群中不知是谁,又踢出一脚,将她踹翻在地。

    定睛一看,原来是那蠢胖如猪的王鹏程王公子,此时也下马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看着可怜无助的小灵农,将她的脸一脚踩在雪地里,讥笑道:“小贱婢,你忠心维护主家的东西,没错……”

    “但你……忘了你的身份!”

    王鹏程一鞭子甩在小灵农瘦削的身躯上,厉声喝道:“你不该挡你王家爷爷的路,更不该不识抬举,作为奴才,就要有作为奴才的觉悟!”

    随后扬起马鞭,一鞭又一鞭的抽在小灵农的身上,抽出道道血痕!

    小灵农蜷缩在雪地里,似乎忘记了反抗,只无助的辩解道:“不……家主说过,说我们是……是秦家的灵农,不是奴才……”

    “呸,虚伪,那不过是秦家拉拢你们这些灵农的卑劣手段罢了,还没有我们王家坦荡!”

    王鹏程不屑的啐了一口唾沫,哈哈大笑道:“你真的以为,你们这些闲散的卑劣灵农,凭着所谓的雇佣关系,就能和我们家族子弟平等平坐?告诉你,痴心妄想!像你们这样的灵农,就是奴才,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说完,张鹏程抬起脚,练气四层的真元运于双腿,朝着小灵农的头颅,狠狠踩下!

    “原来,我……我一直都是奴才吗?”

    小灵农吐出嘴里搀着鲜血的雪泥,终于,呜呜的哭了……

    然而就当小灵农低头认命时,等了好久,王公子那肥硕的胖脚,也没有像预料中降临。

    反倒是一声清越剑鸣,从天边传来!

    “嗡!”

    紧接着,一抹赤红色的惊艳剑光,宛如朝霞,狠狠的斩在了王鹏程小腿之上!

    暴烈的剑气,将那只肥硕的胖脚从脚踝处应声斩断,化作一团火光,远远地飞到了灵麦田里。

    “啊!!”

    王鹏程王公子抱着半截大腿,鲜血如注,嘴里发出杀猪的惨叫,“谁,是谁偷袭我!!!”

    他堆满肥肉的身躯,因疼痛而不断颤抖,只听他怒吼道:“张伯,快把那个狗东西抓住,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张伯却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小灵农努力的睁开眼,面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一袭青衫,光明磊落;

    而他手里的那柄长剑,却染着猩红的鲜血,发出耀眼的光……

    那人持剑而立,将自己轻轻扶起,声音柔和,仿佛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我秦家,没有奴隶;而胆敢在我秦家的底盘上撒野的人,一定会付出代价!”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