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嚣张跋扈

    第十章

    “付出代价?你当你是谁,秦家家主秦瀚海吗!”

    张鹏程抱着鲜血如注的大腿,堆满肥肉的面庞因疼痛而极度扭曲。

    他一脸癫狂,显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连来人是谁都不认识,便歇斯底里地怒吼道:“我乃王家大长老之子,身份尊贵,别说是秦家的灵农,就是秦家的旁系子弟,我王鹏程也能杀得!而你,今日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奴才,就斩断我的一条腿!”

    “今天,你最好自裁谢罪,不然我定教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鹏程不断的愤怒咆哮。

    言语间,他手下的仆役,却极为忠心的赶上前来,替他止血疗伤。

    “你说,你要让我给你自裁?”

    秦易提着剑,闻言,面若寒霜。

    “你还说,即便是我秦家的旁系子弟,你也能杀得?”

    他冷冷发问,听不出是喜是怒。

    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磅礴威压,就在此时,骤然降临在所有王家人的头上!

    一旁的王家仆役,正想从拿出止血丹给自家少爷服用,却被秦易言语中的那股杀气吓得动作一凝,差点没打翻手中的储物袋。

    “自然是我说的!”

    王鹏程对此浑然不觉,甚至还未意识到自己已经说错了话。

    自幼便嚣张跋扈的他,早就习惯了随心所欲,凌驾于他人之上。

    他一把夺过仆役手中的止血丹,仰头吞下,浑身肥肉直颤,凶恶之色更甚,也不知从哪来的底气,恶狠狠道:“我大哥便是下一任的王家家主,等他继任家主,我便是下一任的王家大长老,你这秦家旁系,逞英雄斩了我一条腿,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当着秦家家主的面,我也可杀!!!”

    直到现在,王鹏程依旧认为秦易是秦家旁系,并且和那些可恶的秦家主脉一样,有着爱管闲事的坏毛病,虚伪至极!

    而且这次,竟然还敢管到了自己的头上。

    一个灵农罢了,命如蝼蚁,纵然死了又如何?可他竟因此便斩了自己一条腿!这事如果传了出去,他王鹏程日后还有何颜面面对家族中比自己小的王家子弟,还有何颜面在西岭立足!

    他一定要让这秦家旁系,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呵,好大的口气,我当是谁,原来你就是那个被王鹏举宠坏的王家蠢货啊!”

    秦易上下打量了一番肥猪似的王鹏程,怒极反笑:“以前总听大哥说,王家在西岭的地位,虽不如我秦家,却也是西岭第二世家,家族气运福缘深厚。”

    “其中佼佼者诸如王鹏飞、王鹏举等王家鹏字辈直系主脉子弟,都算得上是一族之傲,以后未必挑不起王家的大梁,与我秦家媲美……”

    说到这,秦易忽然顿了顿,嗤笑道:“可唯独大长老二子王鹏程,空有一个好名字,本最该鹏程万里的人,却长了一副猪脑袋,蠢笨胖肥不说,还整日里斗鹰走马,流连花街柳巷,不学无术!”

    “想必,说的就是你吧?”

    “你……”

    王鹏程一听这话,脸顿时气得涨红如猪肝。

    杀人诛心,莫过于此!

    “哇呀呀,你这秦家旁系,我今日便要弄死你!”

    王鹏程暴跳如雷,胖硕如猪的他,还断了一条腿,此时竟然还有力气想跳起来反抗。

    “你要弄死谁?!”

    秦易怒不可遏,居高临下,反手就是一巴掌!

    秦易厉喝道:“胆敢在我秦家的地盘撒野,辱我秦家灵农,毁我秦家灵圃,还叫嚣着要杀我秦家旁系,要我给你自裁谢罪!

    “这一桩桩,一件件,我即便将你这头蠢猪剥皮抽筋,一身肥油拿去点了天灯,你父亲王鹤松,也不敢拿我怎样!”

    秦易这一巴掌,显然是混入了真元,将王鹏程打得瞬间面颊红肿,牙都打掉半颗。

    顺带着,还将他练气四层的修为轻松封印!

    “哇呀呀,你以为你修为比我高,就能肆意妄为?”

    王鹏程狠狠啐了一口血沫,满脸不服,根本不听秦易所言,扭头叫嚷道:“张伯,还不出手!本少爷都要死了,你看不见么,怎么还站在那一动不动!!!”

    秦易罔若未闻,面若寒冰。

    一旁的灰衣老奴终于忍不住发声,却是颤颤巍巍,朝秦易求饶道:“还望二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手下留情,老奴这就将少爷带回王家……”

    王鹏程只听了半句,就气得胸膛快要炸裂,朝着灰衣老奴怒吼道:“你他妈的狗奴才,回什么回,我修为比这秦家旁系低都不怕,你练气九层的修为,还向他求饶?给我弄死他,出事我担着!不然等我回去,禀告父亲,第一个就弄死的就是你!”

    灰衣老奴咬着牙,面黑如炭。

    特么,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不识抬举的二世祖?

    你就不能好好想,老夫修为明明比他高,为什么都还要低三下四,求他饶你一命?不就是因为在这西岭小辈中,纵横三千里,论家族身份、论日后地位,就属他秦易最高!

    秦家在这西岭扎根五百年,这一世更是出了秦枫那样的麒麟儿,不出意外,家族日后定会飞黄腾达,但是大公子秦枫已经拜入中州敬敷书院,按照书院铁律,不可参与家族决策,自然与家主之位无缘。

    如此一来,那么秦家嫡亲二公子秦易,未来就极有可能接替秦家家主之位!

    你个死猪,未来最多只是王家长老,又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论?

    而且就你这副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德行,恐怕还没等登上长老之位,就会被其他竞争者暗中除掉!

    心中这般想着,灰衣老奴恶从心起,一道淡灰色真元飘出,封了王鹏程那张臭嘴,不顾王鹏程充满怒火的眼神,直接祭出一绳状灵器将其捆在一旁。

    王鹏程呜呜的喊,还想挣扎,却被灰衣老奴一巴掌掌掴在地!

    “老夫忍你这头蠢猪很久了,整日里不学无术,仗势欺人,心情好,便唤我一声张伯,心情不好,便直接唤我狗奴才!”

    灰衣老奴狞声道:“我是人,不是什么狗奴才;你也给我看清楚,你面前的不是秦家旁系子弟,而是秦家二公子秦易,越阶斩杀练气七层金岩狼的二公子秦易!”

    王鹏程闻言,宛若雷击,僵在原地。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