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心术不正

    他不是不知道现如今的秦家二公子唤做秦易,也知道就在上个月,秦家二公子还越阶斩杀了练气七层的金岩狼;甚至他的父亲王家大长老王鹤松,也经常带着称赞在他耳边提起秦易的名字,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听说过是一回事,真正见过是另外一回事。

    像他这样整日里斗鹰走犬,流连花街柳巷的二世祖,和秦易这样一心提升修为,过着如苦行僧般生活的家族子弟,哪里能有半分交集。

    更别说现在,他秦易仗势欺人就罢了,你个狗奴才,竟然也敢临阵变节!

    王鹏程满脸怨毒的盯着灰衣老奴,怕是在心里已经将他凌迟了成千上万次!

    灰衣老奴拎着捆得严严实实的王鹏程,朝秦易恭恭敬敬弯下腰,谄媚道:“二公子,这头口出狂言,有眼无珠的王家蠢货,已经被老夫制服,请问该如何处置?”

    言语间,还隐隐释放出自己高达练气九层的修为,看上去也颇有一番声势。

    这是他的明示,王鹏程便是他的投名状!

    秦易却毫无所动。

    灰衣老奴见状,又贴上来,似商量般,阴惨惨的笑道:“二公子若觉得棘手,那便无需出言,老夫现在就可以替您了结了王鹏程的性命,事后二公子只需在秦家主面前替老夫美言几句。就说……是王鹏程指使老夫刺杀您,老夫不肯,而后在二公子的教诲下幡然醒悟,弃暗投明……”

    “若是王家上门讨说法,二公子也无需劳神,老夫自可任由家族处置,只要最后关头,二公子能出面保住老夫性命即可。”

    灰衣老奴扯了扯手里的王鹏程,似是智珠在握,满脸自信。

    “如此一来,二公子既能出了这口恶气,又可以兵不血刃,还能得到一大助力,一举夺得,二公子觉得此计如何?”

    听到这番话,随行而来的王家仆役,一片哗然!

    就连一旁的小灵农,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谁能想到修为最高的灰衣老奴,身为王家护道者,竟然会临阵变节?若是秦易答应,别说是王鹏程了,怕是在场所有的王家人,都得被灰衣老奴杀人灭口。

    更何况,灰衣老奴的提议,听起来好像确实不错……

    秦易冷冷瞥了一眼王家的灰衣老奴,轻笑道:“张辉,亏你还认得我这个二公子?”

    面对修为高达练气九层的灰衣老奴,秦易摇摇头,表示不屑。

    “看来父亲当初的选择没错,你空有一身修为,却心术不正,入我秦家不成,现如今,发现做王家的走狗不顺心,又想通过歪门邪道近我身侧,着实可笑。”

    “我秦家人做事,光明正大,又何须行此蝇营狗苟之计!”

    灰衣老奴闻言,满脸震惊,还未出口的话语戛然而止。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直深入简出的秦家二公子,竟然也能一口道出自己的名字!

    他难道见过自己?

    不,不可能。

    自己已然易容,用的还是凡俗江湖中的手段,除非修为已臻至筑基,能验出自己的灵魂烙印,不然就算曾经见过自己数面的人,也没人能一口道出自己的真名。

    可若是这样,秦易又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难不成,他如今已然开始接受家族事务,能调出秦家历年封存的家族卷宗?”

    灰衣老奴心生疑惑……

    原来,当初的灰衣老奴,也就是张辉,虽寿元将尽,但凭借着练气九层的修为,放在西岭散修里,也算是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他曾荣耀过,也曾辉煌过。

    但散修终归是散修,不依附于世家,没有筑基丹,没有可供突破的二阶灵地,那么便永远无法晋升筑基,寿元便永远只能被死死的遏制在一百二十载!

    而在西岭众世家中,秦家的声望最高,名声也最响,是出了名的善待散修,只要能通过秦家散修考核,进入秦家,所得一应待遇几乎能与秦家子弟不相上下。

    灰衣老奴本以为以自己的深厚修为,入秦家,那还不是小事一桩,易如反掌?

    谁知道,与他一同前往秦家的散修中,有练气六层的、有练气七层的,他们都有人通过了秦家的家族测试,可唯独修为最高的自己,堂堂练气九层修士,却被秦家家主当场否决!

    最为可笑的是,秦家家主秦瀚海否决自己的原因,竟然是自己曾欺凌霸女,且心术不正,不符合秦家“己身持正,待人至诚”的家族祖训!

    这是什么可笑的道理,修行界里尔虞我诈多了去了,不多用一些心机,不会能屈能伸,那还怎么在这乱世中立足?

    至于欺凌霸女,呵,凡人罢了,生来便就低微下贱,玩玩,又能怎样?

    秦瀚海那老狐狸,与其说是自己没通过秦家的家族考核,还不如敞亮点,直接挑明是因为自己的寿元将尽。

    以自己的寿元,恐怕替秦家做不了太多的事,就会一命呜呼,秦家到头来没落得多少好处,还得将自己的外姓魂灯放入秦家祠堂,根本不划算。

    除非秦家拿出筑基丹帮助自己筑基,这样,只要自己能够成功筑基,便能打破寿元桎梏,再平白增添寿元一百二十载!

    不过,灰衣老奴扪心自问,即便搁自己,也不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且不说自己年老体衰,血气亏空,能不能筑基都两说;即便自己筑基成功,一介外姓,秦家拿什么束缚自己,拿什么保证自己的忠心?

    想必秦瀚海拒绝自己的真实原因,就在此处!

    抱着这般想法,张辉只觉得秦家太过虚伪。

    恰巧此时,受王家大长老王鹤松之邀,他便来到了王家,做了这王家蠢猪的护道者。

    这才有今天这般风波。

    “二公子说笑了,我只是一山野散修,姓韦名宁,自知时日无多,所以才接受了王家大长老之邀,特来做这蠢货的护道者罢了,至于二公子口中的张辉,老夫实在不知。”

    灰衣老奴矢口否认,面色阴沉道:“另外,二公子若是觉得老夫此番行径为您所不耻,不答应便是,为何还要污蔑老夫曾被你秦家所拒?”

    “……老夫现在已经捆了这头蠢猪,你却不肯收留我,传出去,老夫便是连丧家之犬也不如,定会被众世家唾弃,你让老夫日后如何在这西岭立足?”

    说着,灰衣老奴狠狠的朝王鹏程身上又踹了一脚,踹得王鹏程浑身肥肉乱颤,惨叫连连。

    与此同时,他那一身练气九层修为全部释放,激荡的灰白色真元将灰袍鼓起,无风自动!

    好像真的是因为被秦易污蔑而恼羞成怒,想要……

    杀人灭口!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