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狮子大开口与慷慨而赠

    秦易却一脸的无所谓,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灵石。

    他淡淡道:“我秦家灵农身上的伤要想完全治愈,起码得三十块下品灵石,伤是你打的,这损失,当然你来出。”

    “放你娘的狗屁,她一个狗奴才,配用灵石疗伤?!”

    王鹏程终于忍不住,纨绔本性暴露,破口大骂道:“三十块下品灵石,像她这样的伪灵根练气二层灵农,在我王家都能培养出一手之数,你就是把她卖了,也不值这么多!”

    秦易面色骤冷:“你说什么?”

    “我说放你娘的狗……”

    王鹏程连话都没说出来,就被秦易闪身上前,一拳捶在了面门之上,鼻梁骨都被打断,鲜血狂喷。

    秦易咬着牙问道:“谁给你的胆子,敢侮辱我娘?”

    “呜……”王鹏程被扼住咽喉,不得发声。

    秦易单手拎起王鹏程将近三百斤的肥硕身躯,就和拖死猪似的将他拖到小灵农跟前。

    噗通一声,扔在地上。

    王鹏程嘴中含着血沫,含糊不清道:“秦易……你想做什么……”

    秦易冷冷的吐出四个字:“给她磕头,道歉!”

    “你休想……”

    王鹏程死鸭子嘴硬道:“她是奴才,是最低劣的仆役,我却是王家公子!我怎可能会……”

    王鹏程话还没说完,便被一脚跺在他肥硕的后腿上,只听一声凄厉惨叫,肥硕如猪的世家公子双膝跪地,正对着小灵农。

    看着秦易凶神恶煞的模样,王鹏程终于慌了。

    他仰面不断喘气,哼哧哼哧道:“就算……就算先前是我不对,但你今日向我出手,便是公然违背西岭世家盟约……”

    “你……你是想让我王家和你秦家开战吗!””

    秦易冷笑一声,拎起他的猪头,直接砸在地上,又拎起,再度往下砸!

    “开战?”

    “论年纪,你我年龄相仿,可若是论地位,我秦易是秦家家主之子,比你王鹏程高上万倍;若是论修为,我秦易已然练气七层,比你更是高出数个境界!”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对一个女子出手……”

    “你不是嘴硬吗,来,有胆再说一句啊!”

    王鹏程满脸血污,头破血流,软绵绵的躺在地上,已然说不出话来。

    “呼……”

    秦易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

    他刚有动作,却吓得王家仆役哗啦啦地后退一大截。

    秦易摇摇头,不屑的笑了笑。

    他弯腰拾起地下散落的四枚下品灵石,掂了掂,随后一把扯下王鹏程腰间的储物袋,逼着他自己解开了储物袋上的阵法禁忌。

    要知道,私人的储物袋若没有主人的神识印记或法诀要门,旁人一旦贸然打开,储物袋中内设的空间阵法便会坍塌,恐怖的空间之力会在瞬间将储物袋中的所有东西泯灭。

    所以秦易才会让王鹏程自己解开,若是他动手,这储物袋怕是就没了。

    谁知王鹏程储物袋一打开,里面尽是些花花绿绿的肚兜、亵衣等女子贴身衣物。

    还有一些光看名字就极为刚猛的虎狼之药,和非常有意思的小玩意儿……

    看到这,秦易嘴角微微抽搐。

    玛德,这狗东西修为那么低,花样到不少,还挺会玩……

    “二……二公子……”

    正当秦易准备好好刮刮这蠢猪身上的肥油时,人群中突然有一个王家仆役连滚带爬地跑出。

    “二公子,求您给小的留条生路吧……”

    他伏地跪拜,颤颤巍巍道:“少爷被你打成这幅模样,我们已经不好交代,若是……若是您再拿了少爷的储物袋,待我们回到家族,怕是要被大长老活活打死啊……”

    秦易闻言,微微皱眉。

    “放心,我只拿我该拿的。”

    秦易努力无视那些自己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儿,东找西翻,从王鹏程储物袋里挑出二十六块下品灵石,合计共三十块下品灵石,而后将王鹏程的储物袋再度扎紧,随意的扔往身后。

    三十块下品灵石,在地上都堆成了一座闪闪发光的小山,可面对如此诱惑,无一人胆敢上前。

    看到灵石,秦易的心情也好了许多,道:“你们回去可以告诉王鹤松王长老,就说他儿子是我打的,不过是小辈过家家而已,与你们无关。”

    说到这,秦易似笑非笑道:“不过,他老人家若是想替他儿子出头,欢迎来我秦家,到时候……我秦易定亲自上门道歉,赔这头蠢猪的医药费。”

    那王家仆役闻言,如蒙大赦,手忙脚乱的接住自家少爷的储物袋,嘴里还止不住道:“多谢二公子,多谢二公子……”

    很快,一群人抬着自家被打成死猪的少爷,匆匆忙忙的返回家族,与来时的那般嚣张模样截然不同。

    期间,就连那只矮种马都被看得紧紧的,生怕它再踩到秦家的灵麦田……

    等王家一行人走远后,秦易才收起地上的灵石,而后又默默多添了一些东西,将其装进自己一个另外空白的储物袋里,一并递给小灵农。

    小灵农一脸茫然,良久才反应过来,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

    秦易笑问道:“不用?你忘了刚才他们是怎么欺负你的?”

    小灵农一听这话,忽然眼眶发酸。

    原来,二公子这是在替自己出气啊……

    可小灵农还是连连摆手,弱弱道:“那……那也用不了这么多灵石的……”

    她方才可是亲眼看见秦易将那三十枚下品灵石装进了储物袋中,不说灵石,单是那储物袋,就能值至少十五枚下品灵石了。

    而自己在这昌泉灵圃看守灵田一个月,也不过两枚下品灵石而已;更别说储物袋了,那可是灵地管事才有资格领取的事物……

    秦易的奖励实在太过厚重,厚重到她这个小灵农实在不敢接受。

    “拿着,无论多少,都是你应得的。”

    秦易笑了笑,温声道:“你是我秦家的灵农,恪尽职守,却因此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本就是没有道理的事。再者,我秦家向来赏罚分明,你能做到不畏强恶,竭尽全力维护家族的灵田,单这一点,便怎么奖励也都不为过。”

    小灵农被秦易这么一通表扬,脸都红到了耳根。

    她支支吾吾道:“我……我其实也没想那么多……”

    秦易顿时被小灵农这副实诚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你啊你,这么诚实,还让我怎么给你向大伯邀功。”

    小灵农顿时急了,认真道:“不用不用,二公子已经给我够多的了,若是再要,连晚晴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好好好,不逗你了。”

    秦易笑得更欢了。

    他摸了摸小灵农的头,叮嘱道:“不过,你也得好好修炼啊,等修为上来了,下回遇到王鹏程那头死猪,不用别人帮忙,自己就能直接打回去,多解气。”

    不知怎的,小灵农听到这句话时,明艳的脸上,忽然生出一丝落寞。

    她轻轻的摇头,似乎觉得就算是自己打回去,也肯定没有二公子帮她打回去那么解气。

    秦易并没注意到小灵农的细微变化,正色道:“对了,我在这储物袋中还留了一枚传信玉符,事情的经过已经全部通过神识记录在上面,待会我还要完成家族任务符诏,没有时间,你帮我把这玉符交到秦家刑罚堂我大父手中,就说是我给的,没人敢拦你,大父看完后自会了然。”

    “至于你,记得千万不要其他人透露你的行踪,更不用王管事报备,记住了吗?”

    小灵农一听秦易接了家族的任务符诏,心立马乱了,一脸焦急道:“任务符诏?是不是那只铁鬃野彘?那二公子岂不是会有生命危险?”

    秦易爽朗一笑,也没多想,安慰道:“区区铁鬃野彘罢了,我练气六层时,便可越阶斩杀练气七层金岩狼,如今已然练气七层,那只铁鬃野彘,又怎会是我的敌手!”

    小灵农这才放下心来。

    她没来由的相信秦易,坚定的点了点头:“嗯!二公子放心,我也一定会完成二公子交给我的任务,把玉符完好无损的交到太上长老手里!”

    小灵农嘴中的太上长老,即秦易的大父,上一代秦家家主,秦山,现如今主管秦家刑罚。

    也不知秦易在传信玉符中说了什么,一定要小灵农把传信玉符亲手交给秦山。

    “这储物袋中的阵法禁忌未触发,待你开启后,将你的神识烙印其上,日后便可运用自如了。”

    秦易与小灵农挥手作别,临走前,还特意将开启储物袋的法诀要门传授给她。

    小灵农依着秦易教她的法子打开储物袋后,意外的发现,里面除了王鹏程的三十枚下品灵石和秦易所说的传信玉符,竟然还有两瓶价值十五枚下品灵石的愈伤膏和止血丹。

    她没想到,自家二公子竟然如此心细。

    等她回过神来想把储物袋还给秦易时,却发现自家二公子此时已然走远。

    望着秦易远去的背影,小灵农轻轻抚摸储物袋上金线绣着的小小易字,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心田里悄然萌发……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