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雪绒兔

    众所周知,妖兽已开灵智,而越强大的妖兽,领地意识便越强,智慧也越高。

    根据这一特性,西岭众世家在万兽山脉前九山联手布下三阶困阵后,筑基长老悉数出动,每隔一段时间便按等级驱逐高阶妖兽入第六山至第九山,前五山中留下的妖兽等级只能是练气一层至练气四层。

    久而久之,在潜移默化中,每当有妖兽突破练气四层后,便会自觉前往第六山至第八山,就像是修行界中修行有成的修士,向往更广阔的天地。

    不过妖兽不入筑基,无法炼化喉间横骨,就算开了灵智,灵智也高的有限。他们的意识大多是刻在骨子里,通过血脉一代一代的传下来,不会像修士那样主动的选择,只能被动接受。

    这只练气四层的雪绒兔,情况又有不同。

    看它那模样,应是被修士追杀,想直接跳进第六山里。

    第六山对于修为在练气五层以下的家族子弟有阵法屏障,但是对于妖兽却没有,只有许进不许出。

    如此一来,雪绒兔便能最快的解决眼下的性命之危。

    至于进入第六山后的前途未卜,就不是它那脑袋能考虑得到的了。

    只可惜,兔算不如天算。

    “何人!”

    秦易眉头一皱,反应不可谓不快,神识扩散,感觉到身后有一团阴影迅速降临,还以为是有人偷袭自己,电光火石间,飞快的从储物袋中祭出一张二品神行符,贴在腿上,火红色真元灌入,身形向一旁横移半尺。

    而后猛然转身,拎起手中长剑一把劈在那团阴影之上!

    “嘭……”

    雪绒兔还没来得及躲避,便还未出窍的赤火剑劈中脑袋。

    它眼冒金星,晕的七荤八素,摇摇晃晃地摔进厚厚的雪堆里。

    “我道是谁,原来是一只练气四层的雪绒兔。”

    看清对手是谁,秦易这才松了一口气,庆幸道:“还好没来得及拔剑,不然回去又要受罚了。”

    万兽山脉里规矩有很多,其中一条,便是练气高阶修士不准对低阶妖兽出手,以等级修为差距两层为限。

    在秦家,更是如此。

    秦家练气修士一旦将低于自身两层境界的妖兽带回家族中,不但不会领到相应的家族贡献值,反而还会被扣家族贡献值;情节严重的,还会被罚没家族月俸,无偿修整家族灵田。

    道理也很简单,要是个个高阶修士都拿低阶妖兽练手,那还叫什么试炼?万兽山脉的低阶妖兽,还怎么成长?

    怕是还没等到妖兽成年,万兽山脉的妖兽就被虐杀完了。

    “不过,这只雪绒兔才练气四层,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正当秦易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道带有女子惊喜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是……二公子?!”

    秦易抬头望去。

    只见不远处,一位身着一袭红色战裙的妙龄少女腿上贴着神行符,神色匆匆的赶来,等看到秦易后,脸上的焦急却转化为一股惊喜,隐隐还升起两坨红晕。

    她停住脚步,先是将自己身上的雪泥打掉,整了整略微凌乱的发髻,而后才走上前来。

    “原来是小柔啊!”

    秦易笑问道:“你怎么也跑到这来了。”

    眼前这位红裙少女,名为秦永柔,是秦家第六代家族子弟,练气四层修为,和秦易在家族任务大厅里遇到的秦永宣、秦永承两兄弟一样,都是永字辈,按照辈分,她还要喊秦易一声族叔。

    不过大家都年龄相仿,秦易比他们也大不了多少,一般都是以二公子代称。

    “嘻嘻,二公子,我这回可不是偷偷溜进来的,喏,这是我的任务符诏。”

    秦永柔笑嘻嘻的从储物袋取出一块精致令牌,放在秦易眼前晃了晃。

    谁知道秦易还真的把那令牌拿了过来,放在手里仔细打量,确认无误后才还给少女。

    秦永柔气得直跺脚:“哎,二公子,你就这么不相信我,还真的拿去看啊!”

    小女儿的娇憨之态,在此刻尽现。

    秦易轻轻敲了敲少女的脑袋,笑骂道:“你个小妮子,又不是没有过前科,去年刚满十六岁,就偷偷拿了永宣的任务符诏溜进第三山,要不是我和景行恰巧路过,你就一直和那只赤尾蛤对峙吧。”

    秦永柔抱着脑袋,也不躲,只晓得傻乎乎的直笑。

    当初她不懂事,为了好玩偷了自家哥哥秦永宣的任务符诏,来万兽山脉追杀练气三层的冰魄鼠。

    守山的陈家老祖见她小小年纪,修为虽然只有练气二层,但是拿有家族任务符诏,法符、灵器、宝甲等保命之物更是一大堆,即便遇见练气四层妖兽也能从容面对,还以为她是受了家族长辈准许才进来的。

    陈家老祖也没多想,只是感慨了一句秦家果真是财大气粗,而后就放她入了第三山。

    谁知入山之后,练气三层的冰魄鼠没抓到,反倒是看见了一只练气四层的赤尾蛤!

    少女当场就被吓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连灵器法符都忘了拿,只记得自己曾在家族妖兽宝鉴里看到过介绍:“赤尾蛤,练气四层,貌丑形鄙,视静者如无物。”

    然后便老老实实的站在那一动也不动,和赤尾哈对峙,秦易看见她的时候,小脸都哭花了。

    秦易当时已有练气五层修为,见状,只用一剑便将赤尾蛤劈成两截,将少女解救了出来。

    “嘻嘻,亏得易哥哥还记得这件事,你不说,我都忘了。”

    “咳咳。”

    秦易轻咳一声,佯怒道:“什么易哥哥,按照辈分,你可要叫我一声族叔的!”

    秦永柔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知道啦,知道啦,易族叔。”

    秦易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束手无策。

    他是真拿秦永柔没办法,自从自己救了她,秦永柔仗着自己年纪小,就和个跟屁虫似的天天跟着自己,还一口一个易哥哥。

    这不扯淡么,自己是秦家诚字辈第五代修士,而秦永柔却是第六代永字辈修士,虽说二者几乎没有血缘关系,但也不能这么乱来啊。

    幸好后来秦永柔偷拿任务符诏的事情败露,被家族刑罚堂关了半年禁闭,秦易这才得了清净……

    ……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