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换位思考

    “小柔姐,你跑得好快啊,我终于追上你了。”

    小胖子跑到秦永柔面前,双手撑腿,累得哼哧哼哧弯腰大喘气,依旧傻笑道:“小柔姐,那只雪绒兔呢,它往哪跑了?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帮你捉住的!”

    周阳歇了好一会儿,结果一抬头,却发现秦永柔身旁站着个一袭青衫,持剑长立的青年修士。

    青年修士面容俊朗,气度非凡,而自己心心念念的小柔姐,则一脸崇拜的看着他,那只被追捕的雪绒兔,此时也一动不动的躺在雪堆里。

    周阳一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苦着脸问道:“小柔姐,这……这是?”

    秦永柔听了秦易的传音,高兴的眉飞色舞,都没在意周阳说了什么,一脸的无所谓,反而一门心思想借机占秦易的便宜。

    她刚想说话,却被秦易抢着上前半步,温声道:“你好,在下秦家第五代修士,秦诚易,按辈分是小柔的族叔。”

    这下,换成秦永柔苦着脸了。

    她还想让秦易装一装自己的未婚夫,谁承想秦易直接抢先开口把她的路全堵死了,根本不给她机会。

    气得秦永柔在一旁扁着小嘴,用二人听不见的声音,小声嘀咕道:“狗屁族叔,就是个大坏蛋,连话都不让我说,就知道骗人……”

    “原来是族叔啊!”

    周阳脸上重新焕发光彩,激动道:“族叔好,我叫周阳,是小柔姐的朋友。”

    他也没有怀疑秦易的身份,毕竟秦家在西岭家族势力庞大,秦永柔有这么一个年轻的族叔也很正常。

    反倒是因为秦易的族叔的身份,让他心底对自己的小柔姐,又升起了一阵希望。

    “哦,你是小柔的朋友,姓周?”

    秦易故意顿了顿,笑问道:“可据我所知,西岭并无姓周的世家啊!”

    很明显,言下之意是说周阳非世家子弟,为什么会缠着秦永柔。

    只不过……换了个委婉的方式。

    “西岭虽无世家之周,却有寒门之周,族叔,我是出身寒门周家的呀。”

    秦易意味深长道:“哦,寒门周家……”

    “对,族叔!”

    小胖子却好像没听懂秦易的话,仰起头,自豪道:“虽然我出身寒门,但是就像小柔姐鼓励我的那样,我坚信,只要我足够努力,寒门子弟,也能与那些傲慢的世家子弟比肩!”

    周阳小拳头紧攥,目光坚定的望着前方,一脸坚毅,朝气蓬勃。

    秦易闻言,不可思议的看向秦永柔。

    这小妮子,到底给这寒门子弟灌了什么迷魂汤,自己做她族叔这么多年,除了为非作歹,调皮捣蛋,把秦家弄得鸡飞狗跳之外,也没看出来她还有这觉悟啊!

    再者说,你就算灌迷魂汤,好歹也灌些正确的,怎么还助长他的错误思想?

    在秦易等众多世家子弟的固有印象里,寒门子弟本就一股酸腐,看不清自己的现状,你再这么一说,怕不是想让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

    “没有,我可没这么说过!”

    秦永柔也呆了,一脸茫然。

    她狠狠瞪了小胖子一眼,咬牙道:“周阳,你个死胖子,把话给我说清楚!”

    小胖子委屈道:“小柔姐,明明就是你和我说的啊,你还用大公子秦枫给我举例,鼓励我。”

    听见周阳提起自己的大哥,秦易忽然觉得,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秦易疑惑道:“周阳,小柔和你说了什么?”

    小胖子满脸,回忆道:“小柔姐和我说过,当初大公子提着剑,一身血污的参加北域大试的擂台上时,就曾被那些金丹世家、乃至元婴世家的家族子弟所耻笑,只因大公子的出身是我南瞻最为贫瘠的西岭,只因秦家当时连一件像样的玄器法衣都无法给大公子配齐。”

    “可这又有何关系?”

    小胖子越说越激动,小拳头紧紧攥住,朗声道:“大公子用事实证明,天下没有永久的寒门,更没有永久的世家!只要有实力,只要付出足够多的努力,即便没有家族资源,即便被世家大族瞧不起,只靠着自己,也能狠狠给那些世家子弟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虽然出身寒门,但在如今西岭的世家子弟眼里,就和当初的大公子在那些世家大族子弟眼里一样,如果我无法出头,固然是笑柄;但是只要我跟紧大公子曾经走过的路,即便失败了,那我起码也为之奋斗过,不丢人!”

    秦永柔一听这话,小脸忽然有些发烫。

    确实,秦枫的事迹是她和周阳说的,但她只是简单一说,没想到周阳会有这么深刻理解……

    秦易面色凝重,上前半步,认认真真地朝周阳躬身行了一礼,久久不语。

    他心中有一种名为成见的东西,悄然破碎。

    周阳被吓了一跳,连忙扶起秦易,慌乱道:“族叔,你这是干什么呀,我和小柔姐是朋友,你却朝我行礼,那我不是乱了辈分了嘛!”

    周阳此时还不知道,他发自肺腑的一番话,对秦易造成了何种影响

    “没有,你说的没错,天下没有永久的寒门,更没有永久的世家。”

    秦易轻轻摇头,认真道:“寒门若积极进取,总有一日可以再次登临世家;世家若不思进取,总有一日会败落寒门。”

    “今日我因你是寒门而轻看你,与当日轻看大哥的世家傲慢子弟又有何分别?”

    “啊?”小胖子瞪大眼睛,苦着脸,语无伦次道:“族叔,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你误会我了,我……这……”

    “无事,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你的一番话,让我忽然想通了一些事。”

    秦易感慨正色道:“怪不得大哥以前总说,人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搬动。”

    “即便是我,自认为做到了家族子弟里一视同仁,可在面对你时,还是下意识的有了世家对寒门的固有印象,也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这……”

    周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憨憨傻笑道:“有吗,嘿嘿……”

    ……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