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玄器之威

    一剑劈下,锋锐的赤火剑直接将铁鬃野彘脆弱的猪鼻,连带着两只狰狞獠牙齐根斩下。

    “哐当”一声,青木盾与獠牙应声而落。

    淋漓的鲜血,顺着铁鬃野彘脸上根根倒立的鬃毛,一滴一滴打落在雪地之上。

    没了青木盾束缚的铁鬃野彘,终于重获自由。

    它恶狠狠的看了秦易一眼,想上前又不敢,一双混浊的小眼睛里充满愤恨之色,像是要将秦易的样貌记在心里,而后缓缓后退,双目充血,身上根根倒立的鬃毛光泽暗淡,显然是用了什么逃命的手段,趁秦易不备,速度陡然加快,转身一举跃进第六山阵法屏障中。

    “可恶,好狡猾的畜生”

    秦易此时一剑劈出,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铁鬃野彘扭头逃窜。

    他忍不住一拳捶在雪地上,喃喃道“若不是为了完成家族任务符诏,有你这一副獠牙,今天逃便就让你逃了,但是任务在身,我即便亏本,也要将你缉拿”

    铁鬃野彘身上最值钱的,除了体内那颗练气七层的妖兽内丹之外,便是它嘴角外翻的两根狰狞獠牙,与那一身刀枪不入的铁鬃皮毛。

    铁鬃野彘的内丹毫无疑问是用来炼丹或锻打肉身的不二选择,而其獠牙则可以作为炼制上品攻伐法器的主材,皮毛又能拿来炼制上品防护法器,可谓浑身是宝。

    “可惜我还未到练气九层,无法激发赤火剑中附加的第二道属性符文,发挥赤火剑作为下品玄器的真正威力,否则刚刚那一剑即便未击中要害,也可一击毙命”

    秦易遗憾的摇了摇头。

    在周天界,修士兵器分为法器、玄器、灵器、道器、仙器五大等级,每一个等级又有极品与上、中、下品的分别。

    其中,仙器等级最高,也最为虚无缥缈,传说乃仙人遗留之物,内蕴神器仙魂,玄妙非常,即便是中州传承万载的诸多上古世家,也不见得能拿出一件。

    而道器,灵器等,则略微次之,但也是传承悠久的世家大族所属。

    其中诞生灵智,能自动吸收天地灵气,蕴养修复,便是灵器;灵器不断成长,突破与己身大道融合,方可称之道器。

    当然,灵器、道器这等诞生灵智的无上法宝,对于西岭乃至所有北域世家来说,都太过遥远。

    最为普遍的,反倒是法器与玄器,筑基修士便可炼制。

    法器的标志之一,便是能够在炼器主材上成功刻画以供真元运转的一阶阵法主纹,且刻画的阵纹品阶越高,法器的品阶也会上升。

    在刻画一阶阵法主纹的基础上,成功成功刻画二阶阵法主纹,并且在炼器主材上附加属性符文,炼制出的则为下品玄器。

    同理,刻画的阵纹主纹品阶越高,玄器的品阶也会上升。

    不过,筑基修士若是在炼器主材上无法成功附加属性符文,那么即便画出了二阶主纹,炼制成功的也只能称之为极品法器,不入玄器之列。

    像秦易手中这柄刻画了二阶下品阵法主纹,并两道附加属性符文的赤火剑,便是典型的下品玄器,出自自家大父秦山,也就是西岭唯一的一位二阶炼器师之手。

    “呼”

    秦易提着剑,长出一口气,平复心情。

    他用储物袋收取方才斩落的獠牙与破损的青木盾,自我安慰道“算了,有这副獠牙,也不算太亏,待会将那只铁鬃野彘斩杀后,再加上它的内丹与皮毛,也能弥补损失。”

    “实在不行,入第六山后,看能不能找到其他家族中人,联手再斩杀一只任务之外的练气七层妖兽”

    心下这般想着,秦易心疼地从储物袋中再度取出两张神行符,贴在双腿上,真元灌入,身形猛地加快一倍有余,朝着铁鬃野彘逃离的方向奔驰而去。

    他的身形刚刚接触到第六山的阵法屏障,第六山的阵法屏障突然掀起阵阵涟漪,似要阻难他的行动。

    随即,秦易手中的家族任务符诏散发出一股莹莹白光,照射在第六山的阵法屏障上,原本掀起涟漪的阵法屏障这才逐渐平静,只使得秦易身形略顿,而后便畅通无阻。

    “奇怪,这第六山阵法屏障并未失效,为何那铁鬃野彘却能来去自如”

    奔袭途中,秦易感受到来自阵法屏障的阻隔,微微皱眉。

    万兽山脉的三阶困阵乃西陵四大世家联手所布,即便一处阵基被毁,也并不会影响到整座大阵的运行,只不过被毁坏的那处阵基所控制的一部分阵法屏障,会在短时间内失灵,直至被修复。

    秦易刚刚见那只铁鬃野彘从第六山中轻松闯出,而后又扭头逃回,还以为这一处的大阵已然被破坏。

    然而当他穿过第六山阵法屏障,感受到来自屏障的阻隔,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若不是他手中持有家族任务符诏,甚至连第六山都进不来。

    那么问题来了,这只铁鬃野彘,又是怎么在没有任务符诏的情况下,进出第六山而不毁阵基的

    “看来,这铁鬃野彘非捉不可,不仅要捉,还要捉活的”

    秦易面色凝重,顺着铁鬃野彘一路上逃窜所留下的血迹,身形速度再度提升一大截。

    进入第六山,仍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

    然而与初入第三山不同的是,第六山山腰上,在白茫茫的山峰中,有一大片绛紫色的枫叶树林,不受季节影响,就像是第六山上的一块紫色头巾,风一吹,紫色的树叶随风而动,好不美丽。

    这便是铁鬃野彘栖身的枫紫叶林。

    枫紫叶林只是一阶下品灵植,属于第六山独有,本身并无药用价值,也不能用来炼器,然而就是这么一片看似对修真者毫无用处的树林,每一年却能给秦家带来一大笔不菲的收入。

    原因就在于,枫紫叶林的树叶和果实都是天然的紫色染剂,经过特殊处理后,汁液颜色附着力极强,遇火不化,遇水不消,在西岭修士中备受推崇。

    置身第六山再往后看,还能看见另一番截然不同的光景。

    那便是第九山高耸的灰褐色山顶,山体裸露,怪石嶙峋,不似其他山峰皆有白雪覆盖,于风雪中散发一股股热浪,天空的飞雪还未降落,便被热浪烘干,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那股热意扑面而来。

    “唉,第九山里有一条火属性灵石矿脉,置身其中,温度堪比丹鼎火炉,常年累月的驻守,也不知红衣姑姑怎么忍下来的”

    秦易望见第九山,微微摇头,心生感慨。

    至于追杀那只铁鬃野彘,秦易其实并不着急。

    “铁鬃野彘的最大优势在于力量与獠牙冲撞,并不以速度见长,即便燃烧精血,速度也只能堪堪达到练气七层巅峰修士。”

    然而它现在身上有伤,没有獠牙根本无法掌握平衡;再加上我又用了两张神行符,此消彼长之下,估计它根本跑不了多远,追的急了,反而容易生出祸端。”

    果不其然,不多时,秦易便看到了铁鬃野彘仓促逃窜的身影。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