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穷途末路

    我这是成功了”

    看着身后泛起一阵阵涟漪,而后逐渐平静的山壁,又看了看前方不知名的漆黑甬道,秦易面露喜色。

    “看来我猜的没错,这铁鬃野彘既然可以打破空间屏障,它的獠牙自然也可以”

    兴奋一会后,秦易面上的喜色渐渐散去,有些疑惑不解。

    “只是我也有些不明白拥有如此天赋的铁鬃野彘,为何会出现在西岭第六山这片小小的天地”

    西岭的资源在整个北域中可谓是最为匮乏,论灵石矿脉,储量比不上北域的荒川;论灵地品阶,不如罪恶滔天的北域孽林;论修士修为,更是被拥有北域白鹿书院坐镇的云江给甩出一大截。

    秦易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连身处中州的秦枫都没见过几次的空间系妖兽,竟然能让自己碰到。

    “不管了,想这么多作甚,纵使它天赋再高,不还是逃不了被我斩杀的命运”

    秦易轻笑一声,摇摇头,甩去脑中多余的想法。

    他收起那两根雪白獠牙,左手微微收缩,真元汇聚,自掌心蓬然升起一股淡黄色的普通火焰,另一只手自储物袋中取出一只干燥火把后,将其点燃,借着火把的光亮,秦易开始仔细观察起周围环境来。

    眼前的场景,像是在一座山洞的底部,四周全部是封闭的山体,昏暗,潮湿,唯一的出路,便是前方一条永无止境的漆黑甬道。

    甬道正对的山洞中央,还有一口黝黑水潭,半丈见方,里面有一块巨石般的阴影之物,时不时还有水珠凝结、坠落在地上的声音,滴答,滴答,在耳边轻轻回荡。

    “奇怪,我明明是跟着那只铁鬃野彘进来的,怎么我进来了,它却不见了”

    秦易摸了摸下巴,疑惑的望了望山洞中央的水潭一眼。

    起初他还以为自己是被铁鬃野彘带进了第六山的山腹中,但是仔细一想,又感觉不对。

    哪里有山腹中空,还存在水潭的道理

    再者说,自己看似是一口气穿入了第六山的山腹,但实则并非如此。

    秦易曾听大哥粗略谈起过有关空间阵法方面的理论阐述,据大哥所言,他们目前所存在的世界空间,并非像看上去那般完整无暇,反而是由一个个数以万亿记的虚无空间节点组成,这些空间节点与修士修为一样,有强有弱。

    天赋异禀的妖兽与精通阵法的强大修士,可以通过外物或自身修为强行打破薄弱的空间节点,无视距离,毫发无伤的向预定好的另一个空间节点实现跃迁。

    这只铁鬃野彘,便是如此。

    但是秦易却不知道铁鬃野彘这一撞,打破的是哪一处空间节点,连接的地方又是何处

    “地点方面,问题倒也不大,大哥说过,只要空间节点不被破坏,别乱跑,便可以按照原先的路径原路返回,放稳心态,权当游历一番就好。”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捉住那只铁鬃野彘,完成家族符诏”

    秦易一手举着火把,另一只手取出炭笔,转身在方才进入的山壁上做上标记,以免记忆出现偏差,记错空间节点的位置。

    然而就在秦易转身的那一刹那,水潭中的巨石阴影忽然一动,猛地窜出

    只见那黑影浑身被钢针似浓厚的鬃毛覆盖,通体漆黑,有首有尾,四蹄粗壮,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巨石,分正正是那只从秦易剑下逃窜的铁鬃野彘

    此时的铁鬃野彘,面目狰狞,双眸中充满怨毒之色,至于它獠牙处被剑劈的伤口,在没有疗伤药物的作用下,竟然奇迹般的愈合。

    它死死盯着秦易的身影,找准时机狠狠扑了上来。

    眼见着粗壮的铁蹄即将踏在秦易后腰之上,大仇得报,秦易的身形却诡异向左飘移数尺,继而翻身一转,手中多出一柄七寸来长,寒光湛湛的白刃匕首

    秦家特制攻具寒白刃品阶法器极品

    “呵,你这畜生,真当我是傻子不成”

    秦易轻笑一声,讥讽道“这山洞虽说黯淡无光,但通往外界的甬道全无蹄印痕迹,根本不能藏身,唯有这半丈见方的水潭,暗流涌动,然而我却怎么也找不着你的踪迹,如此情形下,怎能不防你一手”

    原来,在秦易点燃火把的那一刻,就注意到山洞中的水潭不对劲,稍加思索,便特意留了个心眼,腿上的神行符连摘都没摘,就等着铁鬃野彘自己送上门来。

    铁鬃野彘闻言,似是能听懂秦易的话,丑陋的猪脸上露出拟人化的憎恶之色,眼中的怨毒更甚。

    在它看来,眼前这可恶的人族不应该是只能在第三山的低阶修士吗,不过是仗着兵器之利罢了,才能重创它,为何还能突破第六山阵法的练气五层修为屏障为何还能进入自己最为隐秘的巢穴

    铁鬃野彘怒不可遏,双目充血,目眦欲裂,它抬起头颅,想凭借自己强大的力量优势,强行将秦易撞死在山壁上。

    但秦易的反应显然比它还快,也更为灵活,利用铁鬃野彘身法迟缓的缺点欺身上前,手执锋利的寒白刃,火红色真元不要命的灌入其中,一举捅在铁鬃野彘脆弱的脖颈之上

    “吼”

    铁鬃野彘发出一声哀嚎,前肢跪地,与此同时一道殷红血箭从它脖颈的动脉上飚射而出,溅的秦易浑身是血。

    秦易一击建功,迅速后退数米,苍白的脸上毫无恋战之意。

    “你有一身钢针似的浓厚鬃毛,刀枪不入,唯有双眼、脖颈与肋下心脏这三处最为脆弱,然而你的冲撞力极强,正面抗争之下我根本无法用剑刺伤双眼,反倒为此还毁了一面青木盾;至于你肋下心脏之处,则更为凶险,除非舍命与其相博,掀翻你这只重达千斤的畜生,不然我同样无法成功击杀。”

    秦易艰难的笑了笑。

    “思来想去,还是攻击你的脖颈才最为明智,虽然第一次失败了,但是刚才那一刀也恰恰证明,我的思路没有错”

    秦易抹掉脸上溅射的鲜血,脸上逐渐升起一抹欢快之意,也不上前,只在一旁静静等待这只铁鬃野彘走到生命的尽头。

    死到临头,铁鬃野彘肯定要殊死一搏,与其和它搏命,不如多等一会,争取自身伤亡最小才是王道。

    突然间,秦易不知看见了什么,面上的喜色戛然而止。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