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临死反扑

    只见铁鬃野彘双目猩红,不顾脖颈上狂喷如注的鲜血,挣扎着站起身来。

    它面露狰狞,整个眸子似是被鲜血染红,紧接着,血色从头部开始蔓延,到躯干,到四肢,最后到每一根钢针般鬃毛的末端,全身都化作一片血色的海洋。

    “怎么会,你的天赋不是打破空间屏障吗,为何还会有铁鬃野彘一族独有的嗜血技能”

    秦易满面惊骇,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慌乱的神情。

    每一只突破练气七层的妖兽都会觉醒属于自己的天赋技能,但也有且只有一项天赋技能,以期最后关头保命之用。但是让秦易没想到的是,这只铁鬃野彘不仅有空间系天赋技能,还有传承自家种族的天赋嗜血技能

    铁鬃野彘见状,丑陋的猪嘴咧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它静静看了秦易一眼,眸子里带着愤恨与怨毒,猛地朝秦易冲撞而来,速度比它巅峰状态还要快上数倍

    铁鬃野彘向来以力量见长,速度与灵敏度永远是它最大的软肋。

    然而在嗜血技能的加持之下,铁鬃野彘的速度与灵敏度会在短时间内增加百分之三百,力量增加至百分之一百五十,所有短板都会被补齐,其威力,甚至可媲美练气八层修士

    如果仅是如此,秦易还有逃生的机会。

    只要他能撑到铁鬃野彘的天赋技能失效,在嗜血的恐怖反噬之下,铁鬃野彘便是仍其宰割的羔羊。

    但与此同时,铁鬃野彘身上的血色开始凝练,一点一滴的从体内抽离,往如钢针般浓重的鬃毛上聚集,待血色全部聚集于鬃毛上后,指长的钢针鬃毛从自身瞬间脱离,带着一股恐怖的巨力,朝秦易激射而来。

    血色钢针封锁了秦易所有的逃避空间,逼着他硬接铁鬃野彘这最强一击

    “可恶,你这畜生,难道是不要命了,想和我同归于尽吗”

    铁鬃野彘一身浓厚鬃毛是它作为练气高阶妖兽在第六山安身立命的最大保障,没了这身鬃毛,便是连落毛的鸡也不如,但它如今却直接舍弃,只为封锁秦易的逃避空间,不可谓不狠心。

    “本公子今日豁出去了,就与你这不知好歹的畜生奉陪到底”

    秦易面黑如墨,知道这时候不能再藏着掖着,不然自己的小命可就得葬送在这头已然发狂的铁鬃野彘身上。

    他一咬牙,反手甩掉手中的寒白刃,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净白瓷瓶,瓷瓶内原本一颗就能恢复大半真元的回气丹,却被他仰头就和吃糖豆似的一股脑全部吞入腹中,庞大的药力在体内里聚集,瞬间填补干涸的丹田,继而化为源源不断的火红色真元,几欲撑爆他体内所有经脉。

    秦易涨红了脸,脖子上青筋暴露,强行镇压体内暴动的真元,一连祭出三张淡蓝色法符。

    定睛一看,那法符上的繁杂符篆,竟然是由金粉混合某种妖兽鲜血勾勒而成

    眼见着铺天盖地的血色钢针即将到来,秦易怒吼一声,暴喝道“金光符,开”

    话音刚落,他体内充盈暴涨的真元,仿佛找到了宣泄口,悉数灌入蓝色法符中。

    三张淡蓝色法符因得到真元加持,光华大作,飘浮到半空中,其上由金线勾勒的繁杂符篆,就像活了般,从法符中相继跳出,延展连接,化作一道道金色墙壁,横拦在铁鬃野彘与秦易之间。

    秦易捂着胸口,单膝跪地,强忍着透支真元带来的不适,艰难笑道“我就不信,这三张大伯精心替我准备的金光符,还治不了你这小小的铁鬃野彘。”

    金光符,二品中阶防御性法符,由金粉作引,混合练气九层妖兽玄甲龟的鲜血为墨,在特制的蓝色符纸上刻画二阶篆文所形成,足以抵挡练气九层修士的全力一击,一张便价值十五块下品灵石,相当于一次性的上品法器青木盾。

    这三张的价格,在秦家甚至能兑换到一件品相上佳的极品法器,算是秦愁云送给自家侄子保命用的手段,即便上次越阶斩杀那只练气七层的金岩狼,秦易都没舍得拿出来。

    而这回,秦易竟然一口气便祭出三张,足见他对这头铁鬃野彘的重视程度,究竟有多高。

    事实证明,装备精良的世家子弟,真的能为所欲为。

    铁鬃野彘舍弃一身精血换来的血色钢针,看起来声势浩大,也确实威力十足,但在秦易透支无数真元祭炼出的二阶法符面前,却连第一张金光符化作的金色屏障都没闯过去,只堪堪突破大半,便被截留在半空中。

    按照眼下的情形,那铁鬃野彘的嗜血技能增幅再强,也不可能突破第三张金光符,顶多在突破第二张金光符后,便会力竭而亡。

    果不其然,双目充血,状若癫狂的铁鬃野彘,甚至还未突破第二张金光符,便轰然倒地,硬挺挺的躺在地上,再无声息。

    “可惜了,不应该为了保险起见将金光符全部用掉的,这下倒好,又浪费十五块下品灵石。”

    秦易见大局已定,终于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一脸心疼,气息萎靡道“前前后后算起来,即便不看寒白刃与赤火剑战斗磨损与后期保养的花费,此行光是神行符、青木盾、以及那一瓶回气丹和金光符的巨额消耗,就掏空了我大半家底”

    越想,秦易越觉得不值,他站起身来,捡起方才慌乱中丢至一旁的寒白刃,跑到铁鬃野彘尸体旁,手起刀落,又狠狠将它捅了好几个透明窟窿,甚至恨不得将铁鬃野彘千刀万剐。

    但最后,秦易还是无可奈何的轻轻叹了口气。

    练气期修士,无论修为多高,功法多强,因无法像筑基修士那般做到轻轻松松便能真元透体而出,故使用不了法术,只能借助法器或符咒施展攻击。

    正是因为这种特性,让一心斩杀铁鬃野彘完成家族符诏的秦易,损失惨重。

    秦易实在没有气力再将铁鬃野彘分解纳入储物袋中了,他提起经脉内仅剩的一丝真元,拎着铁鬃野彘肥硕的猪耳朵,踉踉跄跄地朝来时的那面山壁走去。

    但向来谨慎的秦易,此时却没发现自铁鬃野彘身上流出的鲜血,正被大地一丝一毫的吸收,直至消失不见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