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全球异变

    2025年7月1日,华夏突然成立国家特别行动小组,原华夏考古研究所、京都大学考古系研究生俞七,原华夏战神特种部队队员刘宇正式加入国家特别行动小组。

    与此同时,欧洲、北美等地区纷纷成立神秘专项机构,消息一出,人们都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清晨的京都龙腾街,车水马龙,人潮拥挤,上班族纷纷快步而行。一位冷酷的西装男正快步的行走,引得少女纷纷侧目。其后,还有一位学生样貌的西装男子在后面追向那冷酷男子。

    “阿宇,你等我一下,走那么快干嘛。”俞七跑到刘宇前面,气喘吁吁地将刘宇拦了下来,“阿宇,不是我说,我们稍微休息一下怎么样,我是真的跑不动了啊。”

    刘宇停了下来,没有说话,倒也没有继续走,静静的等在那里。

    等到俞七稍微缓过一口气,才到:“我们走吧,不过这次我走前面,你跟在我后面就行。”

    刘宇没有说话,但还是站在了俞七的身后。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向前不急不缓的走着,一个青春阳光,一个冷酷凌厉,到不失为一处风景。

    “阿宇,你说这个国家特别行动小组是干嘛的。”俞七在前面走着,一边说着话,“你说把你招进去就好了,我去了要本事没本事,要颜值没颜值的,招我进去给他们写作业吗?”

    “不知道”刘宇依旧淡漠的说了一句口头禅。

    俞七翻了翻白眼,不过这两天都相处俞七倒也习惯了。

    不大一会儿,二人便来到了一处古朴的院落前,掉漆的大门预示着这里已经有了不短的年份了。

    俞七拿出手机看了眼,又看了看门牌号,确认无误后,呆愣的转过头,“阿宇,是这个地方吗?”

    刘宇眼中也流露出异样,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大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来到俞七他们面前说道:“是俞先生和刘先生吗?”

    俞七和刘宇对视一眼,俞七开口道:“我是俞七,他是刘宇。我想你说的俞先生和刘先生应该就是我们吧。”

    那中年人微微一笑,并没有在乎俞七调侃的话,伸手道:“二位请跟我来吧。”

    于是,俞七他们两个就进了这间看起来破烂不堪的院子。

    等到俞七他们进门以后,中年人将门关山,才开口道:“二位先生,虽然这里地方不是很好,人也少,但是待遇却是不错的。”

    “待遇?待遇有多好?”俞七顿时充满兴趣,开口问道:“别太小气啊。”

    “是部级干部的待遇。”中年人微微颔首,回答道。

    俞七听到这儿,顿时笑的合不拢嘴,也不再问其他的呢,一心想着一定要好好干。

    只不过一会儿后,俞七看看周围的环境才反应过来,“你说的人少,是有多少?”

    “加上我们三个,一共有五人。”中年人开口回答,面带微笑。

    “啥,你是说一共才五个人?”俞七惊讶的问道。

    中年人笑了笑,“准确来说只有四个人,我只是负责这里的后勤工作的。”

    俞七呆滞的转过头,看了看刘宇,发现这家伙也是一脸懵逼。

    “还有两位二位应该是认识,我们还是快走吧,组长还有事情要说的。”中年人说完,快步向前走去。

    俞七和刘宇无奈,也只能跟上他的步伐。

    “老师?!”

    “李队?!”

    没错,剩余的两个人正是俞七的老师佘浩民佘教授以及之前见过面的李魄飞李队长。

    “来了,快坐吧,还有事情要商量商量。”佘教授点了点头,伸手示意俞七两人坐下。

    俞七和刘宇虽然惊讶,但是想到这也是情理之中,便也坐了下来。

    “小李,你说说情况吧。”佘教授看向李队长,让他说明下情况。

    李队长点了点头,道:“我们国家出现的石柱并不是唯一一个……”

    “什么,难道还有?”俞七惊讶的道。

    “小俞你先别急,先听李队长讲完。”佘教授示意李队长继续说。

    李队长点点头,又说道:“5月25日,在非洲的撒哈拉之眼突然出现一根巨石柱,至今流沙已经剥落三十米,方圆十里植被茂盛,其中还有还有许多未知生物。当然,全世界都一样。

    6月1日,欧洲英国巨石阵,出现一根石柱,沙石已经剥落二十五米。

    6月6日,中美洲阿兹特克金字塔,出现一根巨石阵,沙石剥落二十米。”

    李队长喝了口水,又说道:“这些都是我们最近才得到的消息,他们将消息封锁的很好。”

    “那南极北极呢?”俞七开口问道,他相信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这时,佘教授开口了:“南极极点附近不知何时出现巨石阵,于六月二十日才发现,沙石剥落近百米。周围不仅出现未知生物,北极熊等动物也发生了变异,危险程度未知。

    北极情况差不多,也是六月二十日发现的。不过北极地底大陆上升,实则出现了一座不小于南极大陆的大陆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啊?”俞七有些无语,搞不懂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世界要变天了啊。”佘教授也是无奈叹了口气。“明天我们要前往罗布泊,大家回去都收拾一下。”

    “老师,我们明天又过去?”俞七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前不久自己可是差点死在那里了。

    “总有人要去收集一下那里的情况的,我们去也好看看情况,不然我们特别行动小组还有什么特别的了。”佘教授说道。

    俞七无奈只能点了点头,站起来离开了,刘宇紧随其后。

    “阿宇,你说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着修行?”俞七在前面走着,问道。

    “不知道。”刘宇依旧冷漠,似乎这与他关系不大。

    “也是,关心那么多做什么,还是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情吧。”俞七笑了,也不去想那些东西。

    “阿宇,你说我们也认识没多久,你怎么就那么听我的话啊。”俞七疑惑的说道。

    刘宇沉吟片刻,还是开口说道:“你救了我的命,在别人都离开我的时候,这些我都知道。”

    俞七不在意的笑笑,“其实当时我也不想去的,只不过我脑海里忽然有一种声音呼唤着我,我就去了。”

    “你还是去了。”刘宇跟在俞七身后漠然说道。

    “也是,反正咱们两个现在算是同生共死过了吧,这么说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有我一口肉,就必有你的一口汤。”

    刘宇听着这话感觉哪里怪怪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外面的世界依旧车水马龙,繁华无比。上班的年轻人形色匆匆,上学的孩子嬉闹玩耍。时而一对一对的情侣从刘宇眼前闪过,或是一对老人相互搀扶前行。

    这世界多么美好,只是,以后还会这么美丽吗?

    俞七不由想到了莫问天,一个生活在虚化中的人。他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值得他一生去守护。还有一位身死的兄弟,他深受重伤仍要咬牙将他的尸体背回来。只是这个莫问天是否和那天刘宇口中的莫问天是否是一个人呢?

    “阿宇,你有父母吗?”俞七突然问道。

    刘宇看了一眼俞七,语气依旧没有波动的说道:“没有。”

    俞七见状笑了笑,“好巧,我也没有。”说着,伸出手搭上了刘宇的肩膀。

    刘宇身形微微一滞,随即便放松了下来,和俞七一起回家去。

    有时候,这就是兄弟吧。

    ………………

    “哥哥,哥哥,你怎么这么烫啊,你怎么了哥哥,你别吓我啊,我买了鸡腿回来,你说过会和我一起吃鸡腿的,呜呜呜……”俞七耳边又传来了莫子月的声音,又做梦了吧。

    “小丫头,别哭了,你把头压我胸口我都快喘不过来气了。”莫问天缓缓开口道。

    “哥哥,你醒了。”莫子月顿时绽放出笑容,说着从身后取出一直鸡腿:“哥哥,看,鸡腿。”

    “小丫头,只知道吃。”莫问天慢慢爬起来,宠溺的揉了揉莫子月的脑袋。“东西买了多少钱?你就这么大方了。”

    莫子月闻言连忙从后面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一脸开心的说道:“我卖了一百金币呢。”

    “一百金?”莫问天皱起了眉头,心道莫非是李阿良骗我了,只是他没道理啊。

    莫子月见哥哥皱起了眉头,顿时焉了,“哥哥,是我做的不好吗?哥哥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莫问天闻言又露出了笑容,一脸的宠溺:“小月做的自然是最好的。你有没有买米回来,哥哥饿了,想吃点东西。”

    “我买了有十斤好米,哥哥你吃鸡腿,我去给你做饭。”莫子月将鸡腿塞到莫问天手中,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噗”莫子月刚刚出门,莫问天一口鲜血就从嘴中喷出。

    “道极诀?修仙的法门吗?道体?”莫问天喃喃自语,也不擦拭嘴角的鲜血。

    俞七心中一滞,莫非世界上真有修行之法,莫非……

    还没等俞七有所反应,一本书凭空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俞七又失去了意识……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