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章 青云宗事

    当俞七知晓这一切的时候莫名感觉有点狗血,这不就是自己看的那种玄幻小说里的套路吗?

    只是很快,俞七就关心不了别人了。他的意识在莫问天的体内,同样也要受这风吹日晒之。一天不到,俞七就焉了。

    “有没有搞错,这管我啥事啊,为什么要我来承受这苦啊。”俞七欲哭无泪,连仰天长叹都不可以。

    青云宗内不时有修行者走过广场,看向莫问天时,不时露出鄙夷不屑的目光,只是他们可能嫌看莫问天觉得脏眼睛,也迅速看向前方。

    “呵,我刚入青云时外门长老说我天赋极强,虽不知我是万里无一的道体,可哪位弟子不是畏我惧我。只是如今,真是好笑。”莫问天嘴角露出一丝嘲弄,像是对自己的不满。

    俞七也不知过久,每次醒来不是天黑便是天亮,以至于那老人来到之时自己也不知道,若非弟子山呼海啸的呼喊,俞七还是在沉睡。

    俞七通过莫问天的眼睛,算是看清了眼前之人是怎样的。一身青衣着身,不是神仙就是穷。总而言之就是仙风道骨。

    此时那老人立于莫问天身前,双目圆瞪,怒视着面前的众人。

    “君前辈,我们实在是不知他是您的弟子,还望君前辈恕罪。”只见前方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人,双手合拳,行礼说道。

    “哈哈哈,你说你不知他是我的弟子,那他也是你青云宗的弟子。”君长风怒极反笑,身体气息暴涨,仿佛要爆发一般。

    那中年人见君长风发怒,额头人上竟然冒出了汗水,颤颤巍巍的说道:“君前辈莫要生气,我这就为莫贤侄解开锁链。”

    说完,中年人眨眼就来到莫问天前面,在君长风眼前颤颤巍巍的解开了莫问天身上的锁链。

    莫问天被放开,直接往下落去,不过君长风衣袖一挥,一股柔和的风拖住了他,使得他平稳落地。

    “问天,你没事吧。”君长风来到莫问天身边,一脸关切的问道。

    莫问天强行裂开嘴的笑了笑,说道:“长老,我没事。”

    君长风正是之前那个外门长老。

    听到莫问天的话,君长风顿时露出慈祥的笑容。

    只是瞬间,君长风的脸色便变了,语气冷淡的对着中年人问道:“那个长老在哪里?”

    中年人瞬间脸色难看起来,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道:“君前辈,这就是小辈间的矛盾,我们没必要……”

    “你确定只是小辈间的矛盾?”君长风脸色阴沉,一双眼直直盯着中年男子。

    “实在是莫问天他违反了宗规,我们才不得已如此啊。”中年人被君长风盯得头皮发麻,余光瞥见身后微微颤抖的一位老年长老,心里直骂娘。

    君长风闻言脸色发青,怒极反笑,指着中年人的鼻子骂道:“好一个青云宗,不愧是九州倒数第一的宗门,真是蛇鼠一窝。好,你要护着他,那我今天就宰了他。”

    说罢,君长风以掌为剑,身体化为一道罡风,直冲那长老而去。

    中年人大惊失色,刚要有所反应,却见那长老已经口吐鲜血,倒飞而去。

    “君前辈,莫非你是要和我青云为敌吗?”中年人也不再唯唯诺诺,身上气息骤然攀升,一脸阴沉的质问道。

    “你少在那里摆什么臭架子,要不是当初答应你们那老不死的来护你宗门百年,你以为我会来这里当个长老?”君笑天也不管此时脸色铁青的中年人,依旧骂骂咧咧的说着,“你也少在我面前瞎胡闹,你不是我对手,让你家那个老不死的来还差不多,今天我要杀他谁也拦不住。”

    说完,君笑天手掌抬起,周围空气都凝固了。只是这时,原本依靠在石柱上的君笑天突然开口说道:“前辈,还请手下留情。”

    听到莫问天的话,那长老长长出了一口气,对着莫问天投去感激的目光。

    而君长风气息骤降,一脸疑惑的道:“莫非你不想杀他报仇?”

    莫问天扯了扯嘴角,艰难的笑道:“我并没不想,只是想让他死在我的手里。”

    那长老闻言原本的感激瞬间化为了恶毒,早知道就早点杀了他。而那中年人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莫问天,不明白一个先天小子为什么会有勇气对凡人境强者说出这样的话。

    君长风闻言顿时大笑起来,“不愧是我看重的小子,有前途。这小小青云宗,我们不待也罢,等你修为强大之时,亲自回来一次就好了。”

    说罢,君长风卷起莫问天便腾空而去。中年人见状顿时脸色大变,冲向前去问道:“君前辈莫非是要不顾约定了吗?”

    君长风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我过得不顺心了,还不让我走了?我要带走一个人,你还不让我带了?”

    中年人顿时语塞,心中后悔不已,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让莫问天受到伤害了。

    君长风带莫问天遁虚空而去,虚空中悠悠传来一句话:“万载无一的道体如今居然被缚于石柱之上,青云落魄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句话好似在提醒,又好似叹息。只是落入青云宗门人耳中,却掀起来了轩辕大波。

    “道体?莫问天是传说中的道体?”

    “天啊,我们宗门居然放弃了道体,而且还将他绑在了通天石柱之上。”

    ……

    一时间青云宗的弟子心思各异,下面皆是议论纷纷。

    而那中年人闻言一时间愣住了,比君长风离开青云还难受,毕竟君长风是迟早要离开的。“道体?莫问天居然是道体?”

    过了半晌,中年人才回过神来,脸色难看异常,沉声对那长老说道:“你进来,把这件事完整的说一遍。”

    那长老此刻也是脸色难看,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这一步了。只是此刻他也无可奈何,无奈的跟着掌门进入大殿。

    ……

    莫问天离开青云没多久便昏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才幽幽的睁开眼睛。

    此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完全陌生的环境,不过细看之下才知道这只是一间普通的茅草屋子。

    “长老,这里是哪里?”君长风疑惑的问道,他没有看到君长风,当是他可以感觉的到,君长风就在这屋子里。

    果然,君长风的身形立马来到莫问天床边,关切的问道:“问天呢醒了,这里是玩的一处修行之所,很久没来了,不过倒也清净。你感觉怎么样?”

    莫问天从床上爬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还不错,便回答道:“长老,我已经没事。”

    “没事就好。”君长风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你以后也不要叫我长老了,我已经不是青云宗的长老,而你也不再是青云宗的弟子。”

    莫问天听到青云宗,眼神一凝,不过很快就散去,弯腰抱拳施礼道:“是,君前辈。”

    “嗯,你以后可愿意随我修行。”君长风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问道。

    “弟子愿意,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莫问天闻言急忙跪下,有如此高人相授自然是求而不得的。

    君长风见状急忙挥手将莫问天扶起,一脸严肃的说道:“我之意非要你拜我为师,而是助你修行。”

    “您教我修行自然是玩师尊。”莫问天再欲跪下,只是被君长风扶起。

    “好了,你以后还是叫我君前辈。”君长风一脸不悦,吓得莫问天急忙点了点头。

    “你可知你是道体?”君长风问道。

    “我从一本书中知晓了。”莫问天回答说道。

    “这是一门修炼之法,书中说道:‘非道体不可修炼’,而我当时不太懂,莫名其妙就修炼成功了。”莫问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那修炼之法叫什么?”君长风又问道。

    “《道极诀》”

    此时的俞七已经被惊得呆住了。

    “道体?道极诀?我也是吗?”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