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嫌自己命长?

    <r />

    “有圣人降临我归元州了?”<r />

    正在州府享受侍女弹曲的归元州牧,吓得打翻了桌上的酒杯,敬畏的仰头望向上方。<r />

    还有三个地阶,亦是如此,那是源自于生命层次的压迫力,况且,圣人一怒,生灵涂炭,他们极有可能遭到池鱼之殃。<r />

    “该死,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触怒了圣人?”<r />

    “这下整个归元州恐怕都要消失了,我真够倒霉的。”<r />

    ……<r />

    而玄阶以及之下的修士,还有不计其数的凡俗、元兽,更是头皮发麻的跪在地上,觉得自己对于生死无法做主了!<r />

    建筑,也在震颤着,不少都出现了裂痕。<r />

    徐府之内。<r />

    徐地皇拉着妻子,瞬移到了赵凡和徐坤的面前。<r />

    “爹,凡哥,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徐坤呆滞的问道。<r />

    徐地皇隐约间有种不祥的预感,他面色凝重的说道“有天阶圣人降临归元州了,还是带着怒火而来的。”<r />

    赵凡悄无声息的推演了一下,那圣人之怒的矛头,就是冲着自己所在的徐家来的,他大概知道了,应该就是与徐坤三叔私定终身的女子之父,而对方,之前进过元兽山脉,因为自己,心境失衡,打算发泄一场来找回身为天阶那种至高无上的感觉!<r />

    赵凡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便意念一动,改变了自己的相貌,并通过万象法衣,将自己的气息波动、生命气机完全隐藏,不过,在徐家三口的眼中,自己一点变化都没有。<r />

    接着,赵凡就安安静静的站在徐坤身后,没有言语。<r />

    徐地皇眼角余光注意到赵凡位置的变化,便不禁一叹,却也没有说什么,毕竟,降临的是蕴含着怒火的天阶存在,坤儿的兄弟,即便是地阶中期,年龄却很小,畏惧是本能的意识,可自己,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是不能退的,便挡在了妻儿前面,催动着法力来尽可能在小范围内减轻影响,可却无济于事,他的阶位太虚浮了。<r />

    下一刻。<r />

    徐家府邸上方的虚空中,一座移动宫殿现形。<r />

    宫殿之门开启后,百墓宗主率先登场,他脸色得意洋洋的俯视着归元州众生,满满的优越感,随之,他就回身卑躬屈,声音混着元力,传遍了归元州的天地虚空,“众生皆跪,恭迎飘渺宗主降临!”<r />

    百幕宗主话音落下,飘渺宗主便现身了,他双眸透着无尽的杀机,而眸光锁定的,正是徐家族府的方向!<r />

    “好一个徐家,敢诱骗我的小女儿,可知罪?”<r />

    飘渺宗主的话语,就犹如实质般的火焰,扫荡着归元州。<r />

    短短一句,被震死的生灵便达到了十万之数,绝大多数是凡俗,却也有一万元阶和上千玄阶修士!<r />

    哪怕是归元州牧等几名地阶修士,也七窍流血,沦为了重伤之身,这是飘渺圣人专门针对的,在元兽山脉,面对一个地阶的刀,窝囊憋屈,现在就想告诉天下地阶永远都要臣服在天阶的脚下!<r />

    “是徐家?惹来的那位圣人?”<r />

    “飘渺宗主!完了,完了,那可是元界排得上号的天级势力,飘渺宗主,更是名列天榜前五十的存在!”<r />

    “我归元州之劫啊,该死的徐家,怎么就敢诱骗那位存在的女儿?连我们都遭到池鱼之殃了……”<r />

    一众地阶绝望不已。<r />

    赵凡原本打算暗中施展手段保护徐家三口的,却发现,飘渺宗主的怒火,避开了徐府,看对方这架势是不准备一上来就直接令徐家覆灭,想以残忍的方式来彰显天阶的威严。<r />

    百墓宗主现身的那一刻。<r />

    徐地皇的心就充满了寒意,他知道,今日过后,徐家乃将不复存在,可想不明白,为何之前的十几年,那位存在仅是通过域内的地级势力来针对徐家,一步步的让族力没落,可今天,却直接亲自下场了?<r />

    紧接着。<r />

    百墓宗主率先降落在徐家族府的地面之上,他讥笑着看向徐地皇,“想不到吧?徐家,马上就没了,让你在徐家势大时想吃独食,不让我百墓宗分一杯羹,该!!!”<r />

    徐地皇脸色发青。<r />

    同时。<r />

    徐坤艰难的转过头,看向站在身后的赵凡,便满眼愧疚的传音说道“凡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之前,根本就不该让你进府门的!”<r />

    “事已至此,说这些没意义。”赵凡无所谓的笑了下,“我们一天是兄弟,一辈子就是兄弟。”<r />

    徐坤心中一暖,“凡哥,要不然,你将纯儿嫂子的身份搬出来,说不定,那飘渺宗主,也许会看在大千院长的面子上,任由你离开。”<r />

    赵凡无奈的摇了下头,“弃你于不顾,可不是我的作风。”<r />

    徐坤的记忆中,不禁闪起了初入大千学院在食堂的那一幕,自己,被欺负了,那时就是前者强行出头的,更是创造了奇迹,此后再无人敢惹他们。<r />

    可是,眼下的形势,不一样了,降临的是至高无上的天阶圣人,哪怕是地阶大巅峰,也无异于螳臂挡车……<r />

    “好了,你不要动用元力传音了。”赵凡语气不容拒绝的说道“天阶的压制力下,催动元力会令根基损伤的。”<r />

    “根基……”徐坤心中苦笑,命都要没了,还在乎修炼的根基么?<r />

    此刻。<r />

    飘渺宗主的身影,也落在了徐府上方五十米的低空中,他望向徐家三口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三条随意就能捏死的蚂蚱般,心中无比的舒畅,地上那徐家之主,才是真正的地阶后期,而元兽山脉那个,绝对不知通过什么手段营造的假象!<r />

    失衡的心境,在渐渐的恢复。<r />

    “跪下!”<r />

    飘渺宗主冷冷的吐了两个字,欲要多在地阶中期面前耍耍威风,再铲除徐家!<r />

    徐地皇夫妇和徐坤的双膝,如同条件反射般,开始松软。<r />

    可就在这一家三口即将跪地时,却莫名其妙的停下了,身形又重新站直!<r />

    “大胆!”百墓宗主怒斥道“敢违抗圣人口谕!”<r />

    而飘渺宗主,怔了一下,按理说不可能啊,自己可是天阶中期的顶峰,随便一句话,地阶大巅峰的意识也得言出法随,可这徐家三口,跪到一半怎么就没效果了?<r />

    “我让你们跪下!”<r />

    飘渺宗主冰冷的字字回荡在归元州之内。<r />

    所有的生灵皆是跪地,头颅贴着地面!<r />

    可徐家三口,非但一点动作也没有,还疑惑的面面相觑。<r />

    这种表情,落入飘渺宗主眼中,就像被挑衅了一样,他抬起手掌,随意的释放了一道元力,欲要斩断徐母的头颅来立威震慑!<r />

    瞬间。<r />

    徐家三口的后方,响起了一道戏虐的笑声,“我说飘渺宗主啊,你就算嫌自己命长,再想不开也不至于这么急着找死吧?”<r />

    “谁?谁敢对圣人如此口出不逊?”<r />

    百墓宗主想抱紧飘渺宗主的大腿,便当先厉色问道,而他的目光,也发现了声音的来源,竟然是一道站在徐家三口的身影,长得相貌平平,生命气机不到半百之数,气息波动是地阶中期,应该就是负责监视徐家的手下汇报的那位了。<r />

    但是,不对啊,对方何时出现的?为何直到现在才注意到?<r />

    而那些关注徐家的归元州地阶们,也纷纷疑惑,究竟是谁,敢对飘渺宗主以这种语气说话?<r />

    赵凡开口之时,就解除了一切遮掩手段,抬手分开了徐家三口,像散步一样轻松的站在了徐地皇的身前。<r />

    “你……你……你……”<r />

    飘渺宗主瞠目结舌,眼珠子瞪的凸出了眼眶一半,而他的天阶圣躯,更是出现了源自于灵魂深处的颤抖。<r />

    赵凡淡定自若的将手搭在徐坤肩膀上,然后面朝飘渺宗主笑而不语。<r />

    “扑通!”<r />

    飘渺宗主坚持了一秒,就再也抵抗不了心中的恐惧,冲着那气息波动仅为地阶中期的年轻身影,跪伏在地,他身上冷汗在逆流,声音如同虚脱般说道“凡……凡爷!”<r />

    <r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