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4章 尊檎翻脸

    慕容幽在外头等着,等着时机一到,便要去“撞破”姜沅芷与尊璃的丑事,心是煎熬的,但一想到将要扳到姜沅芷,心里又跃雀不已。

    可当她看见姜沅芷慢慢悠悠屋后走来时,脑中“轰”的一声,仿佛晴天霹雳。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你…你…你怎么会在哪。”

    姜沅芷歪了歪脑袋一脸无辜道:

    “如厕不去茅房该去哪?怎么,广化寺的茅房不许上?”

    “你不是去换衣裳了?”

    “喏,换了啊。”姜沅芷伸手跟瞪大双眼的慕容幽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慕容幽愣住了,那…方才那人扛走的是谁?

    那么此时,璃哥哥房里是否有别人?

    想到这儿她有些崩溃,疯了一样的朝正厅去,宁晴如何拽都拽不住,甚至被甩在了地上。

    姜沅芷陡然拔高了声音道:

    “慕容小姐去哪啊?出什么事儿了?”

    这声音成功的吸引了各个房间里的人,林清妍第一个冲出来,看见姜沅芷时也是满脸不敢置信。

    邬南毓拖着有些醉了的童语汐也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司欢,看来惜言已经回来了。

    “沅芷你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邬南毓见姜沅芷平安无事也就没那么关心其他事了,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紧接着尊檎、尊琰与项准也走了出来,姜沅芷这才开口道:

    “慕容小姐急匆匆的朝正厅去了,恐是出了什么事。”镇静的面庞上那双眸子不经意流露出担忧的神色让林清妍险些信了这幅面孔。

    众人一听,也忙朝正厅去,姜沅芷看这情形,跟在后面,邬南毓走到她身旁。

    “沅芷,没事吧?你这丫鬟的脚怎么了?”

    “无事,去马车上给我取衣服时,扭了一下,不碍事。”

    “那就好,也不知正厅出了什么事,唉。”邬南毓叹了口气,此次出门实在不尽人意。

    一旁童语汐在丫鬟的搀扶下,艰难前行,原本就有些醉,加上下雪路滑,走的更是艰难。

    “哎呀。”童语汐的丫鬟惊呼一声,眼看就要摔倒,邬南毓眼疾手快的将快摔倒的童语汐捞起。

    姜沅芷搭了把手索性把童语汐挂在了邬南毓身上。

    已经到了正厅门口,她们将童语汐放在正厅的椅子上,二人才一起上了楼。

    还没到楼上,二人便被尊琰身边的芸沫拦住了。

    “郡主、邬小姐请留步,皇子说上头有污秽恐要脏了眼,且先楼下歇息吧。”

    芸沫的表情怪异到姜沅芷猜出了场面有多混乱,可慕容幽怎么丝毫没有动静呢?正想着,楼上爆出一声撕心裂肺怒吼。

    “慕容嫣,我杀了你!!!!”

    “德全,快拦住慕容小姐。”尊琰急匆匆喊到,毕竟他是男子,且已有婚配,不方便也不愿意出手。

    德全是练家子,三两下便治住了慕容幽,宁晴丝毫不敢上前,更何况屋内的情景也让她羞得不敢抬头。

    不论屋外几人如何闹腾,屋内二人丝毫没有反应,最终林清妍与慕容幽也被强制送下了楼。(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房门被关起,门外的三个大男人听着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也尴尬不已。

    楼下。

    慕容幽被自己所看到的那副画面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两眼发直,喃喃自语。

    忽然她双眼上移,望向了不远处的姜沅芷。

    “是你…是你!是你做的!”

    撕心裂肺的吼声连醉酒的童语汐都喊醒了,姜沅芷看着慕容幽怨恨愤怒的表情有些想笑。

    “慕容小姐再说什么,我不懂。”

    “慕容小姐,切莫妄言。”林清妍害怕此时的慕容幽失去理智说着不该说的,赶紧开口。

    谁知慕容幽的失常已经不是她三言两语所能控制的了。

    “是你!就是你,哈哈哈哈哈,姜沅芷,就是你做的!!!”

    慕容幽一步步走向姜沅芷,眼中露出可怖的目光。

    邬南毓起身挡住了慕容幽。

    “慕容小姐在这儿发什么疯?”

    也不知慕容幽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邬南毓,冲向姜沅芷,两手撑在椅子的把手上,邬南毓转身想要制止时,姜沅芷伸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你说,是我害了她,不知你口中的她是相府二小姐还是三皇子呢?他二人两厢情愿发生苟且之事为何叫作害呢?况且,与我何干?害他们做这样的事对我有什么好处?慕容小姐是真疯魔了。”说到这儿,姜沅芷朝前靠了靠,在慕容幽耳边轻声道:

    “这被害的,其实是你自己吧,害人之人也是你慕容幽自己吧。”

    慕容幽看着姜沅芷那张面庞,突然很想毁了它。

    手起手落,只在一瞬间,姜沅芷白嫩的脸上留下三道血痕,勾出了几缕发丝凌乱的飘落而下,显得有些狼狈,

    “嘶~”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邬南毓反应最快,可将慕容幽推开时,那三道血印已经赫然出现在了姜沅芷的脸上。

    “哈哈哈哈哈,姜沅芷,我看你还怎么和我抢璃哥哥,哈哈哈哈哈。”

    宁晴赶紧上去抱住慕容幽,一边跟姜沅芷赔礼道歉。

    “郡主恕罪,我家小姐是疯病犯了,郡主恕罪。”

    邬南毓狠狠的瞪了一眼主仆二人作势就要冲上去,姜沅芷一手拉住邬南毓一手掏出帕子轻轻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看着发狂的慕容幽道:

    “相府大小姐这幅德行,今儿在广化寺看在佛祖的份上,便不多追究了,待她明儿清醒了再说。”

    说罢,转身走出了正厅,邬南毓扶起一旁歪着的童语汐也离开了。

    林清妍皱眉看着还疯疯癫癫的慕容幽,自从遇上姜沅芷,似乎她做什么都做不好,哪还有当初京城第一贵女的一丝风采。

    大皇子等人下来时便看到只剩两人了。

    “怎么还不回去?”尊檎有些不悦

    林清妍福了福身子道:

    “这就回去。”

    她转身正扶起慕容幽,向屋外走去。

    尊檎又喘着粗气看了一眼楼上,眼中流露出一丝意味不明随后甩袖离开了。

    二楼不可见人的场景没有停下来,雪停了,晃晃悠悠露出半截儿月亮来。

    次日一早,众人被一声锐利的尖叫声吵醒。

    “啊啊啊啊啊啊!!!!”

    是尊璃房里传出来的,不用问,慕容嫣醒了。

    只见她可怜巴巴的抱住被角,不敢置信的看着尊璃。

    尊璃还算镇静,下床穿上了里衣。

    原来昨天夜里那个梦是真的,可她明明梦见的是二皇子,怎么会…怎么会…是三皇子!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昨夜之事…”尊璃正想说什么,谁知门“嘭”的一声被推开,慕容幽闯了进来,直直冲向慕容嫣,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小浪蹄子,贱人,勾引谁不好你勾引璃哥哥!”嘴上骂着,手上也丝毫不留情,揪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手不停地落在慕容嫣的脸上。

    原本就折腾了一夜浑身酸疼,对于慕容幽的蛮横她毫无招架之力。

    一旁尊璃看不下去,一把抓住慕容幽的手甩开她道:

    “慕容幽!别胡闹!”

    尊璃手劲大,这轻轻一甩也将毫无防备的慕容幽甩的后退了几步,慕容幽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尊璃,眼中泪花转动。

    “璃哥哥,你竟然护着这个勾引你的贱人。”

    “慕容幽,她是你亲妹妹!”

    慕容幽失神的跌落在地上,尊璃捡起地上散落的衣裳递给慕容嫣道:

    “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个名分的。”

    说罢走下了楼,刚出了正厅,正巧遇上往这边来的尊檎与尊琰。

    “三皇弟好精神,相府两姐妹一举拿下?可这佛门净地你也能如此意气风发!”尊檎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大哥就别打趣我了,是有人做了手脚,一查便查的出。”尊璃强装笑容紧了紧拳头,他当然知道自己是被人下药了,且很有可能就是他眼前这两人。

    尊檎冷笑一声道:

    “哼,打趣?做手脚?自从被父皇叫去密谈后,你这行为是越发放肆了!还想查广化寺?莫要为你的行为找借口!我都会一一禀明父皇的,”

    尊璃有些急了,正想说什么时。

    “吱呀~”姜沅芷推开房门就看见正在对峙的三皇子与大皇子,她想:自己的计划就该开始了吧。

    尊璃下意识的望向姜沅芷。姜沅芷佯怒的瞪了他一眼,“嘭”的一声又将门关了起来。

    尊檎也注意到了,冷哼一声道:

    “三皇弟好艳福!”说罢,阔步离开。

    姜沅芷的那一眼留在了尊璃心上,像被野猫挠了一样,盯着那扇紧闭的门一时忘记了反驳,就连尊檎与尊琰何时离开都不知道。

    他想,姜沅芷这是在意自己了吧,她在吃醋,想到这儿他心底竟然有一丝窃喜,也更想去征服这个令人魂牵梦萦的女子,若昨晚在他身下承欢的姜沅芷就好了。

    但也不然,若真是她,那她也不是那般吸引人了。

    晌午时,宁贵妃的马车来到广化寺,长公主接走了云安郡主与邬家大小姐还有童家小姐。

    尊檎的手脚也足够快,一份书信将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送到了尊烜昙面前,随后广化寺来了许多贵人的马车,皇后厉嵘派来的、德妃慕容钟筠派来的、林贵嫔派来的、相府派来的还有御史府派来的。

    在姜沅芷与邬南毓童语汐等人离开后,众人也相继离开,最后空落落的院子只剩下林清妍一人。

    她平静的看着这荒凉的院落,一些僧人在忙碌的打扫着,太阳已经出来了,可这冬日里的阳光是化不了积雪的。

    她知道自己会被抛下,不论多远,她都要自己走回那个冰冷的家,或许对于林清月来讲那是温暖的港湾,可对她来说,冬日的护城河里都比那温暖。

    她要离开林府因此她要嫁给永宁王尊烜焓,既离开了那里又有了靠山,因此为了嫁给永宁王她找上了德妃,又或者是德妃为了毁掉林府让二皇子失去依仗从而替三皇子清路而找上了自己。

    为了帮助三皇子,她处心积虑的接触慕容幽,帮助慕容幽,然后小心翼翼的苟活于林府,找寻或者制造林家可以灭门的罪证。

    不过是大家为了达到目的互相利用罢了。

    原本一切都顺理成章,她借永宁王挚友德妃的便利嫁给永宁王,毁掉林家,从而助三皇子登上皇位,一切都是那么圆满,可谁知…

    姜沅芷的出现,搅乱了一切,但林清妍却并不感到生气,而是产生了一种对强者的敬畏,还有对这个神秘女子的好奇。

    姜沅芷,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正想着,一个中年男子跑了进来,直直跑到她跟前。

    “是林大小姐吧?”

    “是。”

    “我家小姐叫老奴来送您一程。”

    “你家小姐?”她有自知之明,性格孤僻从不与毫不相干的人多说一句,也没什么手帕之交,这种时候没人来落井下石也就罢了怎么会有人想的起自己?

    “是啊,我家小姐,姜府大小姐。”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