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正文 第二千六百三十五章 豢冰

    巴伦王子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表情配合的阴沉恼怒一些,但又觉得那样会否太过小气,于是动用心底最真诚的表情若无其事的笑笑……克托这个人的与众不同让他在所有细节上不得不多想想……

    “也许,我们是真的一见钟情了,那不是父汗与你喜欢见到的吗?把我当做礼物送给它们之后,就会得到他们的倾囊相助,表面上看起来这是合适的买卖!这就是我全部的观点,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

    “殿下根本不会去的,是吗?”克托又是一个硬生生的追问。而且一意得到答案!

    巴伦觉得自己非常诚实的回答,有些过分的慈蔼,不过他喜欢这样,既然注定会心狠手辣,偶尔也要享受一下充满爱心的自己,他可不想做一个像克托,这样时时刻刻都漠然,仿佛诸事不关己身的样子,可惜他不是心,他也有自私的时刻,这些全都是他私下问自己的问题,他想做什么?是帮助他父亲鉴别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好儿子,还是帮他自己鉴别他是不是一个好主子,两者都有可能,“不是不会是不想,可是又没有办法,这样的事情我做的多了,我不想是二王子,可是我是二王子!这是多么凄惨的事实”

    “我会派人跟着王子殿下的!”克托的表情沉静是它一贯的冰块而且是在骄阳之下也绝对不会融化的那种冰块表情,但是,他却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句话。不可否认,这几乎是一句在表明立场的宣誓!

    “克托,你真是太直接了,这些事情不用来告诉我,你就直接自己做就好了,紧紧的跟着我,看到我哥哥对我不利的时候,也好好的保护我,那就行了。不过,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件艰苦的工作,我哥哥的人生理想就是要让我在水深火热中煎熬!”巴伦王子可不相信他是真心的,他的心有多硬他能猜得出来,进入他的目光里试试,就知道了!这家伙什么事情都会按着他父汗的想法走,他已经忘记为自己思考多年。现在,他说他想救自己,除非他疯了!而自己想要获得他这样忠诚的帮手的想法,才是在发疯呢。转过身,想要拂袖而去的时候又忽然转回身,“不过,我们如果只说这种事情的话,根本不用来这里神神秘秘的。克托大人应该知道那些监视我的眼睛,不只是大人派出来的这一些而已。大王子殿下一直是在我身上花大价钱的!所以,最近,我一直活得很安心!也不需要豢养太多的奴才!不过,我觉得疙疙瘩瘩的那些家伙们,身手都不太好,克托大人要找那些眼睛的时候,记得让他们力大如牛才是,这样我有什么马高凳短的,还可以找他们帮帮忙。对了,你可以事先告诉他们,我会付给他们酬劳的!虽然他们是专业出卖我的人!我这个人就是如此的讲道理。对待任何人都会一视同仁,只要他们为我出过力。”

    克托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他看,“殿下真的相信大王子殿下的失踪,只是简简单单的带着那面鼓逃走了吗?”他那双坚定的目光里,摆明了不相信事情这样简单。

    这家伙又问到重点上面了,而且现在克托的眼睛很有看头,里面像是找起了熊熊大火,各种各样的光泽,不断的变换,在其中分开各种层次的不停流动,那种黑色又夹带着蓝色的光,在他的眼眸最深处蔓延,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眼睛真好看,长在女人身上也很适合,而长在他的脸上却带足了英气,良久,巴伦王子才从他的眼睛之中回到现实,除了那双眼睛,因于常人的美丽之外,他并没有透过那双眼睛进入他的心田半分,这个人的心防很重,愚蠢的卫士才没有能力守好他们自己的心声,巴伦王子给出了他认真思索之后的答案,“我相信不相信并不重要!”但,这其实是一个谎言。他明明动用了千般万般的努力,要成为其中最重要的抉择者。现在却向克托表示他不在乎其中的是非变化!

    克托的眉毛拧了拧,他也一定也感觉到了,这地方干燥的寒冷让他的眉毛觉得不舒服,巴伦王子不想猜测他到底如何理解自己对他看似真诚的安慰给予的谎言,克托不会有正常人拥有的那种愉悦表情,当然也不会有不满的表情,甚至连发怒也是,他只会为可汗的安危而发怒,其他时刻他只是一个木头人,“暗人的确是我们的朋友,巴伦王子可以暂时退居那里休养生息,这没有什么不好!”而这个木头人现在居然在发表他自己的看法。但是,这个办法为什么会与他有关?

    巴伦王子能够感觉到寒冷,随着夜色的即将降临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因为他的呼吸当中已经产生了那种冻结的声音,一点一点的由近及远,让人本能的产生战栗,“那可怎么办?我总是觉得,上神送给我哥哥的那份礼物比送给我的礼物要好得多。我们还是说这些没有办法改变,而且,彼此之间因为不信任,又不会说太多的事情了,要不然,我们就一起诅咒这个天气吧,这可真是个坏天气,如果我们一直向前走的话,真的有可能冻死在那里,你说呢!”巴伦王子说完之后,盯着克托的剑瞧了一会儿,阳光此时正好落在克托剑柄的那颗宝石上面。让巴伦王子不得不眯起眼,打量那块宝石散发出来的超过七种颜色的光泽。它们如此美丽光彩摄人,残忍过后尤甚!

    巴伦王子伸手指了指那个方向,也就是那块宝石的存在,“这东西真不错,当你拿着它的时候,它的强大炫彩光线也会晃伤对手的眼睛。连它们也愿意为大人效劳!”伴着他的话音,朔风突起在他们前面的沙子发出更大的结冻的声音。他们在此之前从来没听说过沙子会像这样被结结实实的动作,但是第一次听,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巴伦已经很明确的表示,他们应该各回各家各干各的事,可是,克托就像是没听懂他的意思一样,依然固执而紧张地重复着他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殿下知道大王子殿下去了哪里,应该尽快的告诉我们!”

    这家伙会紧张,其实,挺让巴伦王子意外的,他说这段话时的情绪里面,紧张的成分真的不低,但他还是在最后的时候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他又想在他父汗面前乐立功了,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